【庆祝513】工伤痴傻十多年 师父救醒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我十六岁就参加工作了。一年后在突发的井喷事故中,我第一个冲上井架抢险,结果被呼啸喷发的气体熏昏,倒挂在井架上。我因吸入硫化氢气体而中毒。

硫化氢是剧毒气体,是一种强烈的神经毒素,吸入少量高浓度气体即可于短时间内致死。它对眼睛、呼吸道黏膜、整个呼吸系统及神经系统都会造成很大伤害,会留有神经、精神后遗症。

傻傻痴痴十余年

于是,之后的约十年间,我辗转于医院、防疫站之间,上级检查团又送我到上海做高压氧舱治疗,疗效甚微,我的工伤鉴定为:工伤中毒,痴呆一级。

当恢复一点点记忆时,我已经被安排到一个招待所去了,为的是如身体突发状况方便直接就医。食堂特许每月给我十斤鸡蛋补助。那时招待所院子里有一大堆翻修招待所用的沙子,我每天都拿吃饭碗一碗一碗的掏沙子,一天到晚的掏沙子玩儿,吃饭得有人来喊。

招待所里住着几个顽劣的小青年老欺侮我,从我头上单腿跨,拿我当鞍马,从我身上跃过去,我时常被摁在沙堆上,一脸一嘴沙子。我在他们的嘲笑嘻骂中,木然的看着他们从我头上身上跨越,却想不起该说什么做什么。到了结婚的年龄,介绍给我的对像有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的都有,有的人品都不好,背着介绍人试探我,戏弄我,侮辱我。尽管心里隐隐的也知道不对,但我还是傻傻的承受着。

二十八岁时,我结婚了。妻子是一个贤惠、漂亮、皮肤白白的农村姑娘。她话语不多,我每天抬眼看见她就笑,除了会笑还是什么也不会说,不会想,不会做。她象对孩子一样的照顾我,给我洗澡,我是叫站就站,叫坐就坐。为了领那补助的十斤鸡蛋,她骑着一辆自行车奔波在乡间十几里地土路上,前面是鸡蛋,后面坐着我。

之后我还有了一个儿子,人家的爸爸会给孩子讲道理,讲故事,我只会与儿子一起满地摸爬着玩,学狗叫。

又傻又残的我成了家,有了妻儿,在亲友眼里这个风雨中飘摇的小家似乎有了希望,虽然有许多魔难与艰辛,总算走上了正轨,还有了些幸福的味道。可是,作为顶梁柱的妻子,却患上了重症肌无力,在儿子只有两岁六个月时去世了。

又没家了,我只好在姥姥家、姨妈家、新婚的妹妹家轮流转。有一次,也不知半夜几点,我被一阵激烈的枪声、喊杀声惊醒,原来是妹妹正在卧室里看电视,是我喜欢的战争片,我就一头冲了進去。妹妹、妹夫俩人是在被窝里看电视呢。妹妹、妹夫人好,没说话也没怪我失礼。也许都习以为常了。

幸运得法

推算起来那是二零零二年,我幸运得法了。我脑子不清醒,不能学法,看不懂、记不住。只是因为从前学过武打类的东西,这对我学炼功动作起了一些作用,我学会了五套功法。

我就脱掉衣服在师父法像前炼功。姨妈讲真相回来,几巴掌打过来,训斥我。可我认定只有这样师父才能看清我身体哪里出了问题,好给我净化身体啊,做B超时不就是这样的嘛!几次三番下来,姨妈非常无奈,只好随我去了。两个月后,妹妹出差来开职代会,我被逼迫穿上衣服炼功。

炼功后,我不怕冷了,麦收季节不用穿棉衣了,倾斜的肩膀平衡了,不灵便的半边身灵便了,都说我蜡黄的脸有血色了,智商也在一年后恢复,只是还不会算账,不认钱,不会用电器,但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为救众生不畏难 师父慈悲保护

在某市,我儿子喷字喷在了小区门口摄像头拍摄最清楚的位置。警方很恼火的排查这件事。我俩只好离开了这个城市。真相币花完了,真相资料也没来源了。我决定自己刻字去喷。不会刻,去找刻字的地方,人家一看其中有“共”字,说:哟,这是共字,刻这干什么?不给刻。问他怎么刻,也不告诉我俩。那只能自己摸索着刻了。刻一遍不行,刻一遍不行,反复刻,反复琢磨,最难的是“撇”的笔画,不好刻,不顺眼,不协调,修改,再刻,反复刻,拿着刻好的字对着光,在墙上、地上投影看效果。憋了十天左右,终于憋出来了,我和儿子俩终于会刻字了,突破了刻字这一关。我们刻的字体很是漂亮,以后可以用这种方式救人了,想想都高兴啊。

一次,我去农村喷字,看好了一个拐角,位置醒目,可总是听见有两个年轻恋人在说话,就是看不到人在哪里。我喷完后才发现五十米外的一棵一人高的泡桐树后躲着一个人正偷偷的窥视呢。我飞身骑车撤离。

一次,我去村里发资料,发到村长老婆的手里,被她告了。路上听见警用的那种三斗摩托呜呜的响,我不明白师父的点化,还继续发资料。警车声更响了,我还不明白,结果被抓了。

我不怕,一直讲真相,讲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的美好。棒子队来了(派出所雇佣的流氓无赖、协警),棒子队头头问我还讲不讲了,我说:咋不讲了,江泽民迫害修大法的好人,我修大法身体好了……他听完我讲的自己的经历后笑了,没叫人打我,还给我买了凉粉说是当地特产,还有烧饼。临走又给了我两个火烧叫我路上吃。

我一路发正念,被送到国保大队,队长喊:谁是某某?我说:我是。他说:学什么不好,偏学这个。我告诉他们自己的经历,我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用炼功动作与王进东的假动作对比,仔细的讲,讲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我们不是不爱家,电视上诬蔑造谣……我还没讲完,旁边的警察说:“快把他送走。”

警察连夜把我关進拘留所。期间有个狱警脚砸伤了,我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脚好的快,他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心,说我与别人不一样,号里的犯人也说:“这里就他最好。”

我的康复证实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伟大

单位每年都来了解我的情况,采录休养状况信息。我康复后回原单位工作。见到现任队长,告诉他我好了。他皱着眉说:“头三个月我还见了你,脑子还不太清楚呢,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我告诉他,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康复了,他震惊得“唿”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明白了,说:“一会儿别告诉别人了,我知道大法好,我对面坐那个女的,你千万别对她说啊!”

之后我在集市上遇见了退休的老队长,他问我:“你还认识我吗?”我说:“你是老队长。”他吃惊的说:“你好了?你怎么好的呢?”我告诉他,我师父都来咱们这里传过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等等,我们一边走一边讲。他一抬头看见了我喷的字(前天喷的),不由得说:“哟,咱这也有‘法轮大法好’,你看!”他满眼的赞同与敬佩。

我给我舅舅讲真相,舅舅听着听着起身去叫他女婿進屋听我讲,他对女婿说:“你看他以前那个样,现在知道的这么多,能记住这么多事情,真是不可思议!从他讲的话看,他师父就是了不起!”

两件趣事

我也经常喜欢对同修讲我讲真相过程中的经历,我实在是高兴啊,曾经那么个痴傻残疾的我成了助师正法的弟子,我太幸运了!我的面前是一条走向神的路啊,我是在神路上走着呢,欢喜中有我太多太多对师父对大法无尽的感恩,有太多太多的幸福与快乐忍不住要与人交流啊!

分享两个小趣事:

在某市,我给一个人讲了真相,他非常接受。我又说我再送你几个字你记住,我拿出“法轮大法好”的模板给他看,每个字高约六厘米,我说:“这字保平安得福报。”他说:“你别喷外面了,你喷我卧室吧,我天天都能看见,天天都能念,多好。”

另一件事是,在一个露天商场里,我正往车筐里发真相资料,一警察的手一把抓住我,我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看着他笑,把他笑糊涂了。我在商场边上找了个清静的台阶,让他也坐下听我给他讲真相。后来他每次见我都热情的打招呼,有一次他还问我:“你们最近有没有最新行动?”

想说的太多太多,弟子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

感谢师父的再造之恩!叩谢师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