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嫉心 挡在了我救人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从一九九五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四个年头了,从开始炼功、得法、走入修炼、洪法,再到上访、反迫害、走弯路、从新走入修炼、三退、走入正法中,直至今日。这过程中,有时候觉的时间很长,看不到尽头一样;有时候又觉的时间很短,短到昨日似乎第一次听师尊讲法,而二十四年就这样过去了。

回想起这个历程,眼泪涌了出来,想对师尊说:弟子愧对您,弟子想您。曾经梦到和同修一起从机场接师尊回国,既兴奋又羞愧。兴奋的是,师尊回来了!羞愧的是,自己做的不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师尊。好在还没有结束,这里写出自己的修炼历程,希望能够将自己的不足曝光出来,恢复精進状态,修炼如初,将最后这段路能够走好,以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第一次去“妒嫉心”

发现自己有妒嫉心,是在二零零三年,强烈到让自己无法正常生活,才有了意识。那时大学刚毕业,有一个同事比我晚到公司八个月,我们俩成为了朋友,每日吃住行都在一起。

不久,她成了我的上级,心中开始不舒服,愤愤不平之心日盛,甚至会在她背后一起和同事议论她。可那个被提拔的同事,谨言慎行,为人善良,受再大委屈,都不会抱怨他人。对比之下,我受到了很大触动。自己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连一般的人都不如。因为妒嫉心,和她正常交往都困难了。

于是,我开始面对这个妒嫉心,想去掉它。每日一有抱怨同事的心、一有愤愤不平的心,便忍着压下去:那不是我,我不是这样的。这样坚持了两个多月,有一日发现,那些想法没有了,可以和同事正常交往了。

后来,自己时常洋洋自得:我去掉了妒嫉心,我没有妒嫉心了。以后碰到矛盾,向内找时,直接就跨过妒嫉心,总觉的过得那样辛苦,应该去的很干净了吧。

放低了修炼的标准 错过了救人

后来工作关系,和这位同事聚少离多,但是却成了公认的“好朋友”。只要到了彼此的城市,总是会联系;定期也会到彼此的城市相聚。但多年讲真相,这位朋友一直非常抗拒三退,对大法的态度也不明朗。她不仅心地善良,在“修口”上,做的尤为好,直至今日我都自愧不如。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我的不善,在二零一五年,她有一次情绪很激动的说:我死也不会炼(是指修炼法轮功)。不久,这位朋友在朋友圈中失去联系了,她手机停机,家里座机没人接听,到她所在城市找寻也未找到。

失联之前,她盼了好久才怀上的孩子流产了,又辞了职,遭到婆家嫌弃,夫妻在办理离婚,甚至为了财产要诉讼,有朋友说她曾经有和婆家人同归于尽的念头。我一直为没能救下她而惋惜,却不知这背后是我的妒嫉心在作祟。直至今年才意识到严重性。

后来我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到目前快八年了,表面看过得悠然自得,但外人看来就是“不得志”的那种:工作能力公认的可以,但就是得不到提升,直管的领导总是想法子打压我。我不断向内找,小地方也有所改善,但总不能从根本上扭转状况。后来干脆随其自然,觉的这是常人妒嫉我所致,我能做的就是忍耐。这样的情况下,讲真相成为了障碍,不能在公司坦坦荡荡的讲真相,总突破不出来。

有一次,和一个曾经的老同事讲真相,该讲的都讲了,也和这位老同事一起看了十集的《风雨天地行》,但是这个同事就是不肯三退,什么理由也不讲,和之前那位失联的同事表现极相似。

走入了困境,究竟是什么在阻挡着我救人?非常苦恼,有些惴惴不安。师尊看我不悟,让同修不断的点化我,说我对自己要求太低。终有一日发现:妒嫉心已成为了一座大山,阻挡了我助师正法的路。

我认为能和人正常相处,没有因为妒嫉心而寝食不安,就认为自己没有了妒嫉心,这是何等的放低要求?师父在讲到妒嫉心时举的一个例子中,提到那人在屋里说:“脦瑟什么!谁没打过一百分!”[1] 这是妒嫉心的一个表现,用这个标准来看,针对性的向内找,我才发现自己的妒嫉心是如此之强。

如下是我妒嫉心的一些表现,和大家交流,也希望对大家有所借鉴。

表现1:别人得了好处,不能真心为人高兴

当得知朋友跳槽到一个好公司后,第一反应不是为其开心,而是想着:职位应该没有从前高了吧?当得知确实如此,心中竟然有一些平衡。当朋友说结婚了,带着先生来我这个城市和朋友们聚会时,我不是为她开心,而是觉的那个先生并不喜欢她,是她在刻意维系关系。当朋友说流产了,身体不舒服,我的反应是:让你三退一直不退,看看都啥样子了?

师父明示:“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别人得了好处,会真心为别人高兴,反之,则有妒嫉心藏着,或深或浅。

表现2: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时,便心生恶念

当受邀请到老同事新装修的新居后,一边听她兴奋的介绍,一边想着,人生不过一个旅店,住哪里不一样,人竟为此如此花费心思。后来劝退不顺利,还想着,小日子过得太顺遂了,非要哪天遇到了不顺心的大事,才能退吗?这背后,竟存了希望对方发生不顺心的事,这和修炼人修的善差之千里啊。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2]时常苦恼,我为啥就修不出慈悲心?没有慈悲心,救人就没有紧迫感,不能保持精進的状态。三件事做着,但状态时好时坏。现在才明白,心存着妒嫉,如何产生善?和宇宙特性是相背离的,和环境拧着劲,讲三退就不顺利。总感觉不到提升,却时常觉的在倒退,因为被宇宙特性制约着呢。

表现3:自命清高,认为自己能力比别人强

对公司领导看不上,总盯着她们的不足,认为她们心胸狭窄,容不下能人。于是,形成了我行我素自命清高的样子,拒人于千里之外。

看到她们遇到不顺利的事,就心中舒畅,恨不得早些换个领导;看到她们得了好处时,便心中不悦,觉的老板看人有问题。

一直发愿一定要救了公司的同事,为此不知道发了多少次正念,下了多少次决心,但是一直没有進展,反而公司里还成立了“党支部”。

师尊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1]名利心,说放下了,但一涉及到自己看不上的领导,便想着要去争争那个名利;争斗心,说放下了,领导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自己便花大心思无论如何都要做好,让领导吃瘪,这里除了争斗心,还掺杂了显示心。

这种做法和妒嫉姜子牙的申公豹如出一辙,“《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里就不平衡了:怎么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厉害,我的脑袋割下来还能回来安上,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1]我的表现是,我能力够强吧,你做不来的事情,我都能做的很好,你还来管我?以前学法读到这里,不晓得为啥举这个例子,现在明白了,老认为自己能力比别人强的人,本身就有个对比心,有对比心,就有争斗心,就是有妒嫉心。

表现4:老认为别人妒嫉自己

在公司里面,环境一直不顺,认为人家在妒嫉我能干,实际是自己的妒嫉心在作祟。师父说:“俩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里有不对,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何况俩个发生矛盾的人就更应该看一看自己,要内修嘛。”[3]看到别人有什么心的时候,实际是自己那颗心在那里。师尊不断的用这种形式在点化着自己,利用周围的人的表现帮助弟子提升,自己不悟,反而认为是别人妒嫉自己。更甚者,与环境长期拧着劲,产生无能为力的心,还认为自己能“忍”。

在梦中,师尊也点化,看到姐姐穿了一条漂亮的裙子,心里竟然都会有些不舒服,和日常的我完全不一样。那颗隐藏起来的妒嫉心,在自己刻意的忽视下,层层包装压在了深层的空间,在那里散发着黑色物质,影响着方方面面。

我问自己:那些是你要救的人,你还妒嫉着他们,你要怎么救?!隐藏很深很多年的妒嫉心挡在了我回归的路上,救人的路上。

结语

这篇交流稿,酝酿了一个月,从动笔到完稿用了半个月。过程中,深刻的发现,心里想的和动笔写下来是很不一样的,写的过程就象牵着一个线头导出更多线头的过程,原来没有意识到的,写的时候头脑里清楚了,意识清楚了,另外空间的物质就拿掉了,原来那种愤愤不平的心淡了很多,再遇到事情时,一反映出妒嫉的迹象,马上便否定。完稿之日,对领导没有了不好的念头,领导对我的态度也转变很大,环境随心而变了。

感谢师尊的点化,感谢周围同修不断的帮助!在此也想和同修说,一定要有一个学法点,可以经常和同修交流。自己出现问题不悟时,身边的同修可能会看得很清楚,这样不至于走太长的弯路。

在写这篇交流稿时,除了妒嫉心,其它的自己认为修的挺好的地方,也发现了很多执著心,之前全因放低了修炼的标准才会自认为修的挺好。后面,我会一个个心拿出来晾晾,曝光它们。再次感谢明慧编辑部提供的这个交流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