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能背诵《转法轮》的耄耋老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很早就听说一个学法小组中有一位耄耋老人李大姐,那年她八十五岁,一本《转法轮》能从头背到尾,天天上午去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坚持十几年了。

去年仲秋的一个月末,我早早来到这个学法小组,见到这位李大姐。李大姐看上去象六十来岁,精神矍铄,微胖,面颊白皙,没有明显皱纹,带着和蔼、慈祥的微笑。背不驼,腰不弯,双盘稳坐。那天学《转法轮》第四讲,李大姐那带有女中音的语调,不急不缓,每个字都清晰准确背诵出来,两个自然段背完,一字不差!

李大姐怀着深深的感恩的心,讲述自己得法的经过。

(一)绝处逢生

二十年前,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李大姐把遗书都已经写好了,她向每天都在暴虐她的病魔屈服了。当时她每天失眠、多少天睡不着觉;经常光临的眩晕症,每次犯都得在床上躺一个礼拜不敢动。这些病来的还挺早,二十多岁她就在病苦中煎熬了。

早在一九九六年就有两位同事在炼法轮功,知道她是“林黛玉”一样的身体,劝她炼法轮功,她当时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回绝了。现在遗书写完了,没了牵挂,突然想起了那两个红光满面、充满生机活力的老姐妹。一个电话打过去:“我要炼法轮功!”

同事很高兴,请她到家里来。她立即出门,坐上公交车就去了。那天的天气很好,根本就不冷。她到同事家前还好好的,進门后就冷得不行了,从来没经历的冷,浑身颤抖不停。这架势,把同事也吓的够呛,不知如何是好。同事情急之下,给同是修炼人的丈夫打电话。同事的丈夫一语道破天机:“不用害怕,师父管她了。给她一本《转法轮》看吧!”

从看《转法轮》开始,李大姐一天比一天好。那久违了的、少女时代才有的无忧无虑的感觉回到了她的身上。说到这儿,李大姐老泪纵横,但脸上是满满的幸福与微笑。

一个修炼的新人生开始了。但接踵而来的中共的邪恶迫害也开始了。原来天天带着喜悦的心情,其乐融融的修炼环境,一夜之间荡然无存了。她手捧《转法轮》发愿:修炼不能停,一天读三讲,早晨炼动功,晚上炼静功。天天如此,数年不变。她老伴说,你这是专业的了,和庙里一样啊!他看老伴身体越来越好,他的心里也充满了对大法的感激之情,对老伴全力支持。

在自己家的楼道里发现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手写真相标语后,她也买了很多专业笔,一声不响的也默默去写了。她觉的自己应该去做,恩师和大法被诽谤,自己应该让世人知道真相,不能跟着恶党跑。在那段时光中,她感到自己活的充实、舒心。

后来和同修渐渐形成一个整体后,李大姐和大伙一起学法,一同做真相资料,一同爬高楼送真相。和同修一同精進的日子真好。

(二)魔难中的坚持

二零零四年快要过年的时候,派出所警察進了她家门,把李大姐劫持到一个离家很远的旅店。夜已经很深了,進来一老一少俩警察,那个肥胖的老警察说:“怎么的!你不写呀?送她!(指市公安局看守所)”警察把李大姐的丈夫找来了,丈夫一進门,李大姐一把拽住他,第一句话:你千万不要管我的事儿!你啥也别替我写!丈夫出去了,警察留在了房间里,李大姐面对着警察,从自己得了要死的病、遗书都写好了开始讲,讲自己得法后是怎么变好的,怎么过上欢乐舒心的日子的。她想说的话太多了,最后李大姐没签字、没画押,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她回到家,这好心情仅维持了三个小时,家庭中所有成员都变成了她修炼路上的一道道沟坎。老老少少的都表态:要坚决看住她,她要不服气,还要打断她的腿,儿子拿出一副六亲不认的架势,手指着母亲的脑门子说:你怎么这么顽固,我饿死你!我不让你出这个屋!面对这些威胁,李大姐一笑,心中无怨无悔,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丈夫和儿子气得把她撵出了家门,让她自己出去过日子。

很快,李大姐就把房子租好了。临行前,她对老伴和儿子说,我这辈子什么事儿都没有做错过,尤其是学法轮功,更是无比正确的!我先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你们心里最清楚。我的遗书还在那儿摆着,我决不会做忘恩负义的人!再说,大法是教人慈悲向善、做好人的,何罪之有?!

真要走了,李大姐的老伴态度逆转,又不让大姐走了。李大姐说,房租全都交了,我得去住。咱们分开几天,都冷静一下,也没坏处。

李大姐在外面住了三个月,老伴态度诚恳的把她硬拽回家去了。李大姐的家庭关过了,家里没有人再反对李大姐修炼了。随着家人对大法真相的深层理解,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又回来了。

(三)读、抄、背 把法嵌入灵魂深处

一个能安心做三件事儿的环境建立起来了。李大姐培育的“小花”,枝繁叶茂。她做的各种真相资料美观、精致,形式多样,同修们都喜欢。资料制成后,她和大伙儿一起出去发放。每次为有缘人送福音,她比别人多带了一支大号笔,她那书写在楼道适当处的隽秀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长时间给看过的人,留下永恒的记忆。

在李大姐的日常生活,除了吃饭和睡觉,所做的一切事儿,都和大法弟子严遵师命,必须要遵行的“三件事”有关。李大姐在“三件事”中,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大的是学法。学法,在李大姐这儿分成三种方式。即读、抄、背。在早期,她在抄写大法上,下的功夫很大。《转法轮》,她工工整整,一笔不苟的抄写了五遍,全部新经文她抄写一遍。

抄写之余就是背记。李大姐在记忆的时间上虽长一些,但遗忘现象最终也难免在她身上浮现。她正为这个现象焦虑的时候。抄大法书和大法书的改字,帮了她一个大忙,正版《转法轮》她有两本,她手抄写的《转法轮》有五本。改正版的《转法轮》,按图索字,很快就做好了。而手抄本《转法轮》没有规律可循,一本一个样。在认真查阅的过程中,几乎就把原书背下来了。她背法,不论段,论页。记忆追索是页码。眼下每天的自学和集体学法就是在重复记忆,有效的摒弃了遗忘。

背熟《转法轮》的感受很多。李大姐最大的受益是,遇到事儿的时候,能立即用法来对照,师父那句有针对性的话,或以文字形态在脑中映现,或以语音模式在耳边鸣响!

二十年来,她感到师父每天都在自己的身边,激励着她,保护着她!多少次有惊无险的关难,在她第一时间用法去审视时,全部瓦解,烟消云散。无论好事儿、不好的事儿,都化为实实在在的好事儿。

(四)广传真相救众生

在恶党对大法加重迫害的第三个年头,李大姐就开始投身资料点的工作。无论什么险恶信息传到她的耳中,她只是微微一笑,该干什么干什么。印制真相资料的打印机依然有节奏的吟唱,李姐同时在低声吟诵《洪吟》。打印的资料数量从未少过,和同修们一起救人的脚步,从未停过。

多年朔风雪雨、酷暑严寒。从广传真相资料救众生,到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大法弟子的责任越来越重大,内涵越来越深远。讲真相、劝三退,是中国乃至世界的一件大事!李大姐对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的理解也有一个升华过程。她的三件事中关于救度众生一项是制作真相资料,自己也散发一部份。多年坚持,她也习以为常。而且直到今日,大量的讲真相资料还是出自她的手。

在十多年前,同一学法小组的同修们,学法后的心得话题多和面对面劝三退相关。当然,她也被同修们劝退世人后的喜悦所感染,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在精進之中?她注意到,师父的每篇新经文,无论长短,都提到劝三退、救众生。师父还强调:“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1]足见此事之重大,作为大法弟子,就应全力以赴的把这件事儿做好,这也是大法徒建立更大威德的修炼过程。李大姐开始加大自己的修炼步伐。她不把制作真相资料当成唯一的救人措施,她也要和其他同修一样,走出资料点,面对面救众生。

李大姐合理安排真相资料的制作时间,在保证供应的前提下,和同修一起走入劝三退救众生的大潮中。

她和一位同修第一次走出去,来到一个公园。在一个长条椅上,东头坐了一对老年夫妻,西头坐了一对中年夫妻。李大姐心中发着正念,带着祥和的微笑走过去。东头的老者见李大姐走来,还和李大姐打招呼呢!落座后,李大姐象老熟人一样和老者攀谈起来:从生活环境的险恶到社会上的人心劣变、中国人生存的艰难,都是中共邪党恶意造成的,令人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大难将临而不自知。老者同意李大姐的观点,不住点头。李大姐感到这个头开的好,师父在帮她,她立即话锋一转,转到三退保平安上,转到“法轮大法好”上。令人欣喜的是,老者更加认同,还招呼西头那对夫妻往这边来坐一坐,一起听李大姐说法轮功的真相。五个人很友好的围聚在一起,李大姐从她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起,她所讲的法轮大法的美好、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使两对夫妻不停的赞叹。讲到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他们震惊、愤怒,立即要退党、退团。

开局大吉,坚定了李大姐面对面劝退救人的信心。她切身的体验到师父就在身边,那绝对是真的!当然,她也曾碰到她救不了的人,辱骂她,甚至还要打她,李大姐也不生气,只是更加为这些人叹惜,为自己没能把他们救下而伤感。在这种状态下,不断向内找的修炼过程,李大姐体悟到:能真正把人救下来,是善的力量,是师父的加持!

李大姐从多年的大法修炼中体会到:在真修弟子面前无难事。难,来自我们自身的观念与执着。要从根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听师父的话,何难之有!

李大姐说:我是师父给延续的生命,那还有啥可说的呢?就是做好“三件事”呗!现在我每天出去劝三退,我不求数量,但我要保证质量。也就是说,每个被我劝退的人,一定是明真相后的真心退,而且能真心认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言行一致,表里如一的李大姐,每天都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