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和不执著于修去负面思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修去负面思维

从小时候起,我的负面思维就很重。

一岁多时,随着妹妹的即将到来,我被父母送到了异地的外婆家。那时外婆还在上班,由小姨照看我。等我稍大点儿,小姨就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了。外婆实在没办法,只好带我一起去上班,有时不方便带我,就把我一个人锁在屋里。外婆家不大,只有一间屋,很陈旧,而且光线不好。最可怕的是,时常会有老鼠、蟑螂等虫子跑出来,搞的我整天胆战心惊的。

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我回到父母身边,与他们好象是隔了一个世界,很陌生。一次,我生病住院,父母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来看我,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那些日子里,我感到特别孤独,觉的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因此还产生联想,认为我不是父母亲生的。

从此往后,负面思维就象气泡一样充斥着整个大脑,我时常哭闹着要离家去找亲生父母,有时还会莫名其妙的想到死。直到我走入大法修炼后,这个负面思维才一点点的被修去。可它有时还会冒出来,干扰我修炼。

执著于“修去负面思维”的教训

多年前,我与几位同修一起交流。其中一位外地大姐,谈到她几次遭到迫害,都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而且她家亲戚在当地政法部门工作,也很支持她修炼,因此她那里的同修遇事都往她身上推。这时,我脑中突然闪过一念:一手抓着神,一手抓着人,并感知这位同修将要被抓。我愣了一下,担心同修会说我正念不足,也就没说什么。

两天后,那位大姐因当地同修牵连,遭绑架,被关押在异地看守所,她家亲戚一点忙都帮不上。我痛苦万分,后悔自己当时没把感知到的情况说出来,可一起交流的同修A却说,你要说出来了,不是给同修空间场加了不好的物质吗?应该正念否定。

我想,负面思维太重不就是正念不足吗?今后自己一定要正念十足。一年后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被警察绑架。在派出所,一个警察告诉我,他已经跟踪我好几天了。我恍然大悟,想起了近日来自己所遇到的一系列奇怪的事:几天前,我在单位楼道里,与一男子擦肩而过,当时心一惊,脑中闪出一念“此人是警察”。不一会儿同修C来找我,说他刚才就来过,我不在办公室。我告诉他,他被跟踪了,可他不相信,还说我怕心太重(几天后,同修C就遭绑架)。因一时拿捏不准,我也就闭口不说了。下班后,单位保安告诉我,刚才有一个男子向他打听我的名字,此刻我确信那人就是警察。可转念又一想,自己得有正念哪,不管它。过了两天,我在单位门房,看到了我们社区的一个人,还与她打了声招呼。又过了几天,我走在马路上,突然有人举着相机对我近距离拍照,没等我反应过来是咋回事,那人就不见了。就在我被绑架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家门口又遇到了社区的那个人。

我原本可以在这段时间里,运用师父赋予弟子的法宝,向内找,归正自己,发正念解体迫害。可我却在自我的带动下,一味的担心自己负面思维太重,错失了师父一次次的慈悲点化。但值得庆幸的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很快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

善意提醒,不执著

时隔不久,我无意中感知到本地有两位同修将要遭到迫害,其中一位是同修A.一天,我从同修B那里得知,这两天他要与那两位同修一起去外地办事,情急之下我对同修B说,你要注意安全,他们可能要被抓。同修B不相信,还说我负面思维太重。不久,两位同修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我因此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然而,就在我纠结于该讲不该讲时,又感知到同修B将有危险。说不说呢?我犹豫不决。静下心来,我问自己:什么是正念呢?我想起师父的话:“坚持对大法的正信”[1]。又问:什么是负面思维呢?答:用人心对待修炼。我瞬间明白,自己“负面思维太重”的想法,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目地是干扰我信师信法的正念。

师父讲:“你们中有一部份是带功能在修炼的,有的人可以看的到,有的人可以使用一些功能。我刚才讲,每个人都在走大法弟子应该走的不同的路,你们走出的路对宇宙的未来都是有影响的。如果叫哪个大法弟子带着功能修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给未来的生命在奠定什么,因为大法弟子就是这么大的责任,就是身带这么大的重任哪。很多事情我不给你们讲、不想讲透,就是因为怕你们起各种各样的执著心。”[2]

我悟到,旧势力借口考验大法弟子,让我生出了许多“怕心”:怕自己正念不强,怕给同修空间场加不好的物质,怕自己负面思维太重,怕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正是这些“怕心”,干扰了我们对师对法的正信,从而错失了师父的诸多点化。不信师,不信法,才是我们真正要修去的一层负面思维。

我决定把自己的感知告诉同修B。谁知他听后,根本就不相信,还说我告诉他这些,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面对同修B的责备,我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的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中一切不好的因素。没过多久,同修B遭邪恶绑架。三十天后,他正念闯出。

事后,同修B与我交流。他说,可能你的功能出来了,能提前感知旧势力的一些安排。但无论看到什么,你都要彻底否定,因为师父讲过:“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2]你可以善意的去提醒同修,至于同修信,还是不信,都不要执著。

同修B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让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对待被迫害的同修,没有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去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是在思想中承认了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弟子愧对师父!

几个月前,文章的标题就呈现在脑海中,我悟到是师父点化弟子写出此文,但因种种原因,一直拖拉至今。就在我准备撰写此文时,顿觉思如泉涌,文章的框架、内容一层层的浮现出来,明确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正如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个人层次有限,意在抛砖引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4/修去和不执著于修去负面思维-385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