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得法的前前后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二十一年的修炼中,我不知道师尊为我承受了多少,也不知师尊为我操过多少心,但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付出与呵护,才使我走出家庭魔难,才使我还能继续走在修炼成神的路上。对师父的感恩太多、不知从何说起,在这里想说的是近两年来我与儿子之间心性的摩擦以及儿子得法的前前后后的心路历程,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和儿子之间的间隔与摩擦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我与丈夫离婚,还背上了五万元的债务,唯一的存折上只有几千元钱。离婚后没有住房(当时儿子大专毕业在外打工),只能回娘家与母亲同住,一时间从130多平米的大房住進了一个4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晚上睡觉也只能睡在沙发上,不由得一阵阵心酸……

那段艰难的岁月里,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与同修的帮助下,我的修炼环境才一点点归正,每天学法、炼功平稳的做好三件事,以崭新的面貌对待周围的一切,整个人都脱胎换骨。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儿子突然从北京辞职,要求回来发展,可住房就成了问题(离婚后前夫有了新的家,儿子与他父亲一直没往来)母亲家又太小,儿子回来住很挤,给我学法炼功都带来不便。儿子本性不坏,但从小就不愿与人沟通,对人很冷漠,在上初、高中时因上的都是寄宿学校,每星期才回家一次,就更不答理人了,与他说话象是没听到一样,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初中毕业后就没再叫过我一声妈,没叫过他爸。

自儿子从北京回来,我们虽然同住一屋,他与我之间还是和从前一样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他还是不叫我妈,也不怎么与我说话,更不说他回家后有什么打算。儿子回来不久的一天傍晚,我试着与他沟通。我说:“我们俩现在都住外婆家,很不方便,我与你父亲离婚也快三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在外面打工,拿双份工资省吃俭用的存了一些钱,勉强能买一套大一点的二手房,但是还缺点装修费……”儿子正玩着手机,半天也不答话,顿时我的心很惆怅……但过了一会,儿子突然平静的对我说:“我这还有七万元的存款,你给我个账号,我把钱汇到你的账上,钱随便你怎么用都行。”稍后也就不再多说话。

当我收到儿子近七万元的存款后,顿时百感交集,我做梦都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儿子会伸出援手。要知道,自二零零九年九月儿子到北京上大专,毕业后就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既不往家寄一分钱,也不从家拿一分钱,每年回家一次,来去匆匆,不会主动往家打电话,我每次打电话给他,他总是不耐烦的问:“有什么事吗?”常常是不等我把话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就连基本礼貌都不懂。我时常想我与儿子前世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因缘关系。突然间儿子给我这么多钱,那个心情可想而知了。

随后我一下飘飘然,常人心全都冒出来:觉得儿子回来我有了依靠了,想着儿子能找个体面的工作,多赚点钱好买房结婚生子,最好找一间大的公司,能包吃包住那就更好。总之希望儿子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也让我扬眉吐气。

可事与愿违。接下来的日子,我与儿子之间的间隔并没有因儿子拿了钱给我而消除,相反儿子不再理我,整天在家还是看电视、玩手机、睡懒觉,就是不出去找工作,而且还不让说,不管你好说、歹说,只要一说就来气。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的,要照顾好母亲又要做家务,还要到外面打工,每当看到儿子闲着没事干、心理压力很大,看了就烦心,但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忍着没发火,心里却很难受,急得我只想着要儿子出去找事做,哪怕是做小工我的心也会好过一点,儿子这样下去别说买房,就连吃饭都成问题。我每天胡思乱想,晚上都睡不好觉,唉!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五十多岁的人了,又离了婚,还没住房,儿子又不上進,就老想着要与儿子好好沟通,可儿子就不买我的账。

一天我心平气和的对儿子说:“外面到处都在招聘,你怎么就不去应聘呢?”儿子说:“不去!”我又接着说:“你父亲单位也在招子弟,只要你去报名基本上会被录取……”儿子听了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到他单位去?我到他单位去做什么?”我一下提高了声音 :“那你总不能靠我养吧!你出去随便找点事做,哪怕做苦力、做小工都行,就是不能在家闲着!”儿子突然大声喊着 :“我就要吃你的、穿你的、用你的!怎么样?!”

类似这种情况发生好几次,互相之间常常闹的不可开交,可我就是不悟,也不知道向内找,更是变本加厉的一有机会就与儿子论理,直到一次儿子魔性大发在家乱摔东西,还把冰箱推倒,当时冰箱里的菜、碗、砸的满地都是,母亲看到后骂我:“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要住在我家里!”后来二姐来看母亲时,当看到这个情形后也凑热闹的和母亲一起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都说我没把儿子教好,一时间家里闹的鸡犬不宁……

我一下被骂醒了,我忽然间平静下来。我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我还是修炼人吗?师父不是要我们遇事向内找吗?儿子变成这样不都是自己的执着心促成的吗?才过几天平静日子,就生了欢喜心,认为自己已经修的很好了吗?就想过安稳日子?还想重蹈覆辙制造新的魔难吗?

二、我变、儿子变、环境也变

此后,我虽然表面不再与儿子争吵,但也没完全放下对儿子情的执着。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自己的修炼历程,自己所经历的魔难不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实修,执着于情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而造成的吗?

这些年我与前夫之间总是吵吵闹闹的,到现在连个住房都没有,没让儿子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疼爱,每天只知道恨铁不成钢似的指责儿子的不是,总是想左右儿子命运。我怎么就不能象个修炼人慈悲的对他呢?反而象个常人似的埋怨儿子冷漠、不孝顺,他能不烦吗?其实这些都是对儿子的情的执着。

想到这些,我深深的明白只有学好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打开自己的心结。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静下心学法,一点点向内找,发现执着,去掉执着,在法中不断地升华自己。

师父在法中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师父讲:“我们还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空间当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说,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该干什么,那里边都有。谁安排他的一生啊?很显然,就是更高级的生命做的这件事情。比如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他出生后,这个家里有他,学校有他,或长大了单位里有他,通过他的工作和社会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联系,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布局都是这样布置好了的。”[1]

从师父的法中使我深深的明白,自己所产生的这些名利心、自私的心、求安逸心、怨恨心、忿忿不平的心,全都来自于对儿子的情,只有放下一切对情的执着,才可能修成正觉,功成圆满。如果我还固守着人的思维,不发生一个根本的转变,就无法逾越这个关卡。从法中我还明白了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的一生不都是定好了的吗?我为什么还要和常人一样执着安排儿子的一切呢?我这不是明摆着没按师父的要求做吗?我一下明白儿子为什么对我不理不睬,其实都是冲着我的执着心来的。

从此不管儿子怎样不理我,我都不气恼。每天,儿子就象我的一面镜子,我只找自己的不足,就修自己。我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改变儿子。慢慢的我发现儿子有很多的优点,儿子很实在,不夸夸其谈,不抽烟喝酒,也很节俭,对外婆也很好。

随着我的改变,我与儿子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逐渐缓解。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二零一六年底我买到了满意的住房,新房装修后,在临近二零一七年新年期间,我与儿子终于搬進新房居住,最高兴的还是儿子,那段时间儿子总是忙上忙下的搞卫生,脸上笑容也多起来,因新房装修还差五千元钱,儿子就对我说: “你不要找别人借钱了,我这还有五千元钱你拿去吧!”

儿子与我之间的话还是不多,但间隔却消除不少,这时我还是没提他工作的事。可就在过完新年后不久,也就是二零一七年二月底,儿子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已经找到工作了,在本地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并且包吃包住,待遇也可以,三月一日正式上班。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心情很平静,并没有表现出激动或兴奋,但就是想流泪,费了好大劲才控制住没让眼泪流出来。儿子不工作在家整整待了七个月,七个月的时间不算太长,但给我的感触却太多,我能从中提高上来,那不就成好事了吗?

三、儿子得法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有的当人当不了,没有那么多人身,那就当动物,当植物,为什么当今社会对这个动植物保护的要求那么高,这些年,都是有原因的,是神在安排,在带动,没人看的清楚这些事情,但是都不简单。”[2]

每当读到或想到师父的这段法,我的心就会很沉重,因为我儿子是一九九一年出生的,正好是师父说的这个年龄段,他能选择投生做我儿子,就是为得大法来的,儿子虽然没有反对我修炼大法,并不是他有多明白真相,他只是习惯于对我不闻不问,但也不让我过问他的事。很惭愧的是由于我们之间关系不融洽,我根本就没机会给他讲真相,我每天总是把救人、救人的挂在嘴上,可自己的儿子都不明真相,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我就这一事与同修交流,很多同修都要我对他发正念,并且要我平衡好家庭。

从此我每天发正念清除他背后阻碍他明真相的邪恶生命及因素,有时也会引导他看新唐人电视,也会对他说一些常人因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的例子,只要有机会我都会给他讲真相,可儿子就是不答理我,但我并不气馁,一直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在二零一七年过完新年不久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去一个学校报名注册需要填表,正在我准备填表的时候,看到一个桌上有一些已填好的表,我顺手一翻,从中拿出一张表来,我一看表的右上角正是儿子的照片,表中所填全是儿子的个人信息,在梦中我就在想难道儿子跟我上的是同一所学校吗?不一会儿我便从梦中醒来,我想这个梦是要告诉我什么呢?可我半天也没想明白,但总觉的是好事。

说真的,一直以来我从心底里就没想过儿子会得法修炼,我当时的最大愿望就是儿子能够明白大法好,能从内心支持我修炼,并且能通读《转法轮》,我就很满足了。所以做了这个梦时,我也没有悟到这个梦是告诉我:我与儿子同校,实际是指同修一部法,也就是儿子要得法了。可就在做完这个梦的第二天,儿子就找到工作了,于是我便认为这个梦是要告诉我,儿子变好了,去工作了。

儿子工作后,再加上又住進了新房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心情也好起来,有时也会跟我说起他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而我自然而然就会给他讲真相。刚开始儿子并不怎么听真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也会隔三差五的看新唐人电视节目了,有时也会问我法轮功的一些事情。但让儿子改变最大的,那是在临近二零一八年除夕前的一个傍晚。那天儿子站在客厅里很开心的样子,突然很愿意跟我说话,他谈到了他在单位的一些情况,也谈到了他的一些想法,那天我们谈了很多。在这之前他从来就不会主动对我说什么,以前我们之间的谈话只限于我问到他什么,他就回答什么,而且不会超过五句。这时我又把话题转到了法轮功上,随后我又趁机把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的部份内容讲给他听,他听了感触很大。见他很愿意听,我就对他说:“马上就要过新年了,今年除夕你就看神韵吧,不要再看央视晚会了。”儿子说:“好!”

自从儿子在新年除夕夜看了神韵晚会后,他好象变了个人似的,对人礼貌多了,不象从前那样冷漠,我与他之间的间隔基本消除,就连我的两个姐姐都说儿子变好了。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晚,我坐在客厅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本来在书房用电脑上会计课的儿子,忽然一下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手机上课,他突然问我:“炼功一定要每天炼吗?”我说:“原则上每天都要练,除非特殊情况外,”我又说: “要么你也来看师父讲法吧,看了你就知道怎么做了。”儿子说:“那我明天和你一起看吧!”

从五月十日起,我便与儿子每天一同看一讲师父广州讲法录像,九天后,又用三天的时间看完一遍《转法轮》。这时我便对儿子说:“明天是五月二十二日,黄历四月初八,是师父的生日,你就从这天正式修炼大法吧!”儿子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我炼完功后,就和儿子一起给师父敬香。也就从这天起,儿子每天下班回家后便学一讲《转法轮》,然后就开始跟着师父教功录像学炼五套功法,几天下来儿子基本学会了炼功动作。

这样学法、学功持续了几天后,正当我准备让儿子每天晨炼时,五月二十五日我的母亲却突然病危,(母亲患老年痴呆症近一年)这天晚上我便同儿子与姐姐、姐夫一起连夜把母亲送到三十公里以外的乡下。等一切安排好后,姐夫便对我说:“这几年你照顾妈也辛苦了,这乡下也住不了这么多人,你就先和你儿子跟车回去吧,今晚就让我与你姐一块照顾妈。”

当我们回到家时正赶上发半夜十二点正念。第二天早上七点,我刚炼完功、发完正念不久便接到姐姐、姐夫打来的电话说是母亲已去世,丧事就在乡下办。五月二十六日当天我就和儿子家里、乡下的来回跑、因路途遥远坐车很不方便,晚上六点后就没有公交车了,出租车也很少,还好那晚我们好不容易坐到出租车,及时赶到家学法、发半夜十二点正念。当晚就我想:儿子刚得法,如果不好好引导,就会影响他今后的修炼。于是我很郑重的对儿子说:修炼是很严肃的,来不得半点马虎,这几天也是对你的考验,你如果真想修炼,就一定要坚定的修,并且要持之以恒!这几天我们既不能耽误学法、炼功,也要符合常人社会当好孝子。“那我们怎样才能做好呢?”儿子问道。我说:“我们求师父吧,只要我们有心,师父都会为我们安排好。”

两天后,我们家又住進了几个从外地赶来参加母亲葬礼的亲戚,客厅也住了人,给我和儿子学法、炼功都带来不便,于是我和儿子就在书房学法、炼功、给师父敬香。那几天不管有多忙,我都能及时赶回家和儿子一起学法,然后发完正念再睡觉。就这样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与儿子那几天都没有耽误学法、炼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坚持才使得儿子能够平稳、顺利的走入大法修炼。

四、儿子修炼后的身心变化

到了六月初,儿子基本戒掉了常人娱乐,不再看常人电视,不上常人网站,不玩手机游戏,无论上班还是在家休息,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分就与我一起晨炼,虽然还不能双盘,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发完正念后,我们一起给师父敬香,然后学师父各地讲法到早上七点左右他就去上班,到单位他也会试着给同事讲真相。为了给他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劝三退,儿子就把他的一个新笔记本电脑装上《九评共产党》、《伪火》、《风雨天地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视频借给同事看,同事看后很有感触,退出了团、队组织。每天下午下班回家后儿子便学1~2讲《转法轮》,有时间他就会与我交流一下修炼体会,然后发完正念再睡觉,天天如此。

儿子修炼不久,从大法中得到了很多很多,以前胃不舒服和爱咳嗽的毛病都消失了,蜡黄的脸也红润起来。大法不但让他有了健康的身体,也让他学会了做人的道理,以前对人不理不睬,自私而冷漠,不喜欢家里来客人,见到客人也不会打招呼,从不知道关心家人,逢年过节看到我楼上、楼下的大包、小包的提东西,就象没看到一样,也不会过来帮忙。如今脸上总是笑眯眯的,看到客人来会主动打招呼,我给家里买东西,只要他知道,不管多远他都会帮忙去提。

儿子已超过十年没叫过我妈了,这已经成了我们俩的习惯,可就在前段时间儿子开始叫我妈了。听到这久违的声音,我感到很欣慰。

时至今日(注:本文成文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儿子修炼已有四个月。可前段时间各种干扰都很大,使儿子学法不入心、并且有很强烈的争斗心与色欲心,晨炼也静不下来,为此儿子很苦恼,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儿子坚持背《洪吟》、《论语》。有天晚上他连续背《论语》十几遍,突然看到《转法轮》书中师父法像金光闪闪,一下红的、蓝的、绿的、金的、五光十色,接着师父打着手印、变换着十几种动作,不一会儿又隐去了,儿子就想:再让我看一遍吧!接着师父又让儿子重复看了一次。顿时儿子惊喜万分,从此在修炼的路上又有了信心。

感谢师尊给予我和儿子的一切!唯有精進实修才能回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