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七旬以上老年人被非法判刑迫害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有一段时间了,经常有报道哪个地区的七旬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了,哪儿有八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了等等,最令我震惊的是,四川巴中市巴州区法院对九位法轮功学员诬判,包括两位八旬老人、四位七旬老人,其中一位竟然八十九岁了。

中共邪党对好人的种种迫害,一方面暴露了邪党的邪恶、残暴、阴毒,但是另一方面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应该向内找什么心?悟什么?

看到这类报道后,我曾向内找自己,让我看到,我有什么心?我回顾自己被迫害时的心理状态和心中想什么,从中悟到当被邪恶迫害很痛苦时,看到有年龄大的同修可以减轻迫害(表面上看少受点罪),年龄大的常人可以受到一些所谓的照顾,人心即起,想我如果年龄到了这么大该多好啊,没有用正念反迫害,反而用人心想减轻或躲过迫害,这是多么不好的人心啊!

有一段时间了,看到过相当多的一些报道,这些报道的迫害都在一定的时间内,带有一定的普遍性,曾有一位同修说过:“我都这么大了,它(邪党)能把我怎么样,怕什么?!”言外之意,因为年龄大了,邪党不能把他怎么样。

我身边曾有一位这样的老年同修,八十多岁了,讲真相的过程中,也多次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派出所多是因为年龄太大了,吓唬吓唬,就把人放了。

我悟到这是一个强大的执著和人心,不是因为在法上正念正行,邪恶不敢动你,而是利用年龄大了,常人中对老年人的照顾或优抚之类的,而躲过了,一次、两次可能行,而形成了执著和观念却没意识到,这可不行!

从另一角度来看,我们是否在利用人的可怜、怜悯心,甚至是否有在钻人的善良的空子,去躲过迫害,而没有实修心性,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我们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在依赖常人反迫害?!我们是在修炼,而修炼不是常人的理能衡量得了的。

我曾与同修交流过对此事的看法,同修也有同感,并且有同修也对同修说过:“你都这么大了,它(邪党)能把你怎么样?”我也曾听到周围有类似的言论。看到前一段时间,很多这类老年同修被迫害,那么这种想法、人心,在今天的大法弟子中,应当有一定普遍性了。

而据我分析,在师父初期传法的时候,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为止,三十岁至五、六十岁的弟子应该占了相当大的一部份,到今天反迫害走过了二十年了,这部份弟子都到了大陆退休的年龄,而且年龄都在五十往上,直至七、八十岁,并且这部份弟子起到了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主力作用(个人认为)。

这部份都是老弟子,师父对老弟子是倍加珍惜的,而邪恶对老弟子的迫害那更是严重的,每一个人心都会带来相当大的迫害,甚至损失,那么作为老弟子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到了正法快结束的时刻,哪一次大面积或带有普遍性的迫害都不是偶然的。大家对这种迫害,相当多的弟子还找不到根源所在,大家甚至对邪恶这么迫害,感到无可奈何:怎么会这样呀!到底怎么了?!

师父在法中明示我们:“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1]

修炼人是不分年龄大小的,是不看重年龄大小的,过去的修炼文化中的修炼人有很多都是七、八十岁甚至是更大年龄才开始修炼的,修成的也比比皆是,跟世间的年龄大小无关。

那么一个人这么想,两个人这么想,这么多同修都这么想,是不是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我们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在依赖常人反迫害?!旧势力看见了,那么邪恶也看到了:这么多大法弟子在这方面没有修啊、没跟上啊,还认为与己无关啊,还是一团糊涂啊!那不正好利用你们糊涂强加迫害吗?这不正是邪恶玩弄法律大搞迫害的借口和把柄吗?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在给邪恶提供下手机会吗?不是我们在滋养邪恶吗?为了去你们的心,为了你们修上去,它有借口啊!

真正的修炼是修心性,直指人心,这点对大法弟子来讲、对真修者来讲,是非常严肃、严格的。在现实社会中修炼,尤其是现今中国大陆已進入了常人所说的老龄化社会,对老年人的照顾、优惠、优待、优抚等等,包括现今邪党的所谓法律中,也有对超过七十五岁的老年人都有所谓的减轻处罚等。那么作为大法弟子,尤其是老年大法弟子,不能混同于常人中的老年人,修炼中连“老”的概念都应该去掉,更何况用我年龄多大了不能把我如何如何、怎么样怎么样了的人心,修炼是有标准的,大法的标准永远不变!

一点浅见,在同修的鼓励下,写了出来,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还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7/关于七旬以上老年人被非法判刑迫害的思考-384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