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成就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以前我的暴躁性格在十里八村远近闻名,妻子、岳母都害怕我,对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九九七年,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善待他人,我逐渐的改变了以前张口就骂举手就打、得理不饶人的暴躁性格。岳母逢人就说:感谢法轮功改变了我的姑爷,我的姑爷真的变好了。十里八村的人也见证了我的言行,都称赞法轮功太神奇了,把某某某真的变了个好人。我自己也感受到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脱胎换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曾经两次進京上访,被拘留罚款,之后我又被非法劳教。

一、用正念解体“转化”

在劳动教养院期间,本地政府书记见到我说来看看我的思想转变没有。我说我的思想不会转变的。因为我是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个真正的好人,如果你今天想跟我谈你得回去到我村里包括上下两个堡子了解一下,我修炼法轮功后是不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好人,了解完,我再跟你谈,今天我不会和你谈任何问题。

镇书记回去后真的做了实地调查,他第二次来教养院找我谈话时,我向他讲了大法的美好、神奇和被迫害的真相,我又问他你对我调查的结果如何。他说我去了你们三个堡子,都说你修炼后发生了巨大变化,成了一个真正的好人。我说你还有“转化”我的想法吗?他说不存在了。他回到镇政府后,对政府许多工作人员说:这次我去“转化”法轮功某某,让某某给我转化了,那法轮功(弟子)说的句句在理,我根本就答不上当“票”,让人家给我干败了。大家都哄堂大笑。这是政府一名明真相的干部私下和我说的。

劳教院里警察想“转化”我,让我放弃修炼,我给警察讲邪党利用谎言迫害大法的真相。我告诉警察:我们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们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放弃做好人,道理何在?你们能把它说清楚吗?你们是想把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往哪里“转化”,转化成社会上的坏人吗?你们觉的这样做就是你们要的吗?你们的良心何在?!问的他们哑口无言,最后他们说你不用“转化”了。

二、正念制止邪恶

有一次在过年期间,邪恶想利用演出攻击大法,我知道后与同修交流要破除邪恶的阴谋。他们演完第一个节目时,我们都站了起来,大法弟子共同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会立即停止了。

紧接着,在大年期间同修们绝食抵制迫害,要求无条件的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这一行动起到了很大震慑力。这一切也激怒了恶人,他们暗查组织者,并说对大法弟子“打死算自杀”。明白真相的警察告诉我,有人想整死你,当时的气氛很邪恶。我心存一念: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别想动我。

果然第二天,警察把我和另一位同修调到普通犯人大队,叫黑社会的犯人来殴打我,我用正念制止邪恶。他们又叫来教养院最邪恶的外号叫高铁杆的警察,他来了之后不由分说,拳打脚踢把我打得鼻口流血。我毫不畏惧,正告他:“警察打好人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他说不出来啥,调头就走了。我就喊中队长,告诉他:“你们警察执法犯法随便打好人,我知道你们预谋想害死我,我要控告你们八大队长。”中队长一看事情不妙,就给大队长打电话,大队长在电话里说他明天去处理高某,并让大队十几个警察向我道歉。

事后,打我的警察到饭店吃饭无故被人用凳子将腿砸折,还要四万元钱,如不给就卸掉一条腿。警察拄着双拐到教养院找地痞和跟黑道有关系的警察给他说情,最后拿了二万元才算了结。真是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作恶谁偿还,现世现报绝不含糊。更为神奇的是,打我的那晚上教养院当时出现异常,狂风呼啸,地动天摇。许多人知道这是天怒人怨哪,这是警示世人不能迫害修炼人吧。

三、参与迫害的六一零人员三退了

从黑窝回家后,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通过长期学法让我法理越来越清晰,知道了如何在不同的环境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我首先给家人讲清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让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家人都很支持我。在孩子婚礼上与同修配合,我们播放着大法弟子的音乐。我讲真相,让参加婚礼的人感受着大法的美好,启迪着人们的善念。迎来的是人们的觉醒与对大法的敬佩。

妻子同修帮助我做真相资料,我们做真相期刊、护身符和台历。我村有五百多户村民,我把明慧的真相台历给村民每户送一份。

一次,我到镇政府找新上任的六一零人员讲真相,他说他明白真相,他向我郑重声明,领导安排我做迫害你们法轮功的负责人,我只给你们送个信,我决不参与迫害,我是相信善恶有报的。他说:我领你去找迫害你的六一零负责人。

因为以前参与迫害我的三个六一零人员都遭到了报应,两人得了脑血栓,一人成了植物人。我到了上任六一零负责人家。他得了脑血栓,我问他你认识我吗?他晃晃脑袋不认识,我说我就是你天天骂的那个法轮功(弟子)某某,又问他我跟你有冤有仇吗?他又晃晃脑袋,意思没有。我就告诉他,法轮功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不分善恶迫害好人,你这是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到报应了。这是共产邪党的无神论毁了你!他点头哭了。我说大法慈悲让我来救你,为了减轻你的罪恶,有个好的未来,赶快退出党、团、队邪党组织。他用眼神示意手不好使,表示同意,请我代写了退党声明。

四、给家属讲真相 制止犯罪

同修到集市上发放真相台历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此同修的丈夫经常打骂大法弟子,还常跟普通人打架。妻子被抓,他就敲诈和他妻子同去的同修每人给他多少多少钱,不给就把他们都告進去。然后就给我送信,管我要一万元(因为他认为我在当地法轮功学员中很有名),不拿就把我告到公安局,说一切真相资料都是我给的。

我听闻后去和同修交流,我们坚决不配合他,不能让他造业。我们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于是我去了他家,见到他之后,他问我拿来一万元了吗?我说我不会给你的,因为我们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符合国家法律的,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救人的生命的、为人的生命负责的。警察绑架大法弟子、干扰大法弟子救人才真正的是在犯罪。你不信,你不是要告我吗?我现在就可以到公安局去告你敲诈勒索罪。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违法的行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救人的事都合法的,是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在违法犯罪呢!至于我今天来呢,因为你的家人是我的同修,遭受迫害,你家出现魔难,我能帮你什么就帮你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你生活有困难,你就说出来,我会尽量帮你的。

在师父的加持下,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他也没有任何说法了,也不要钱了。至于说真相资料,我说根本是合法的,国家宪法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

五、派出所所长赔礼

同修从冤狱回来说要到派出所去讲真相,也问问黄金首饰丢失的问题。当时陪同修去的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到所长办公室,所长问你干啥来的?同修说我是四年前因炼功被你迫害的某某人。刚讲了两句话,所长就立刻大怒,吼叫:你们法轮功(弟子)好大的胆子!还敢上派出所来讲,还敢到我的办公室来宣传法轮功,还说什么要救我,这就把你们都抓起来。随后所长给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打电话。

派出所所长无法解释黄金首饰的去向问题,就故意采用中共的流氓无赖方法对法轮功学员恐吓、逼迫年纪大的老人说出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强行扣押在派出所進行构陷侮辱、败坏名誉。

这样,我跟他讲他也不听,我就拿出了电话给公安部12389打控告电话,同时制止所长打电话。在所长给国保大队长打电话后一小时,最后他们还是把我们几位同修非法关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要求控告派出所所长。但是拘留所不让告,我就绝食抗议五天,被送到医院。我见到自己的儿子时,让儿子打公安部举报电话12389来控告派出所所长。看守所的所长看要控告,就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派出所所长害怕我告他就要求到看守所见我,之后,答应无条件释放了。

回家后我想到了师父说的:“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2]我想这正好是救度众生的大好机会。

我整理打印了一些控告诉状,到派出所去找所长,所长不在,我就给派出所的那些人讲真相,那些警察都很害怕,告诉我,所长没在家,明天你再来。我要把诉状让派出所的警察给所长,但是那些警察不敢接。出了派出所,我想到镇政府去让他们看看控告状。到了政府他们问我来干什么,我说给你们送一份诉状看看,我要控告派出所所长,我把他非法抓我的经过说了一遍,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抓捕大法弟子是违法的。之后,我又去了别的乡的派出所,给他们送去了控告所长的诉状。

第二天,我又到派出所,所长躲着不见,我对接待的警察说,请你转告所长,我找他的目地是为他好,不要被江泽民利用,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做违法、犯法的错事,以免毁了自己的未来。只要所长能知错改错,我可以不控告他。

当天下午,所长找到我亲属家,让我去和他谈谈,我对他说,你拘留我是违法的,我要告你。所长说,我把你接回来就不错了,你还说我违法,还要告我。我说你不违法我能告你吗?我拿出控告状指给他看:《宪法》第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规定,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的规定,已构成滥用职权罪;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的规定,已构成徇私枉法罪。根据法律规定,是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所长看过,态度立即软下来了,说:这些年你们的真相资料我也看过,我也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但是上边让我们管法轮功,我们不干行吗?我不过是在执行上面的命令。我说,既然你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上边让你迫害好人,那你说这个上边是对的还是错的?上边让你违法迫害好人,同时又规定谁办案谁负责,这不明摆着是个陷阱吗?上边让你为它做坏事,然后由你承担责任,这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卸磨杀驴,几十年了,上边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所长不说话了。我又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迫害修佛的人是要遭恶报的。做什么事,要拍拍自己的胸脯,问问自己的良心,千万不要被人当枪使。多看看法轮功资料,看明白了,支持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你会得福报的。

后来,所长明白真相,赔了礼,说:别再告我,再告你就告公安局。这事就结束了。

在十几年的风雨中,大法弟子们逐渐的走向成熟,我会珍惜利用好师父给延续来的时间,做好三件事,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