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深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二零一八年,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依然严重。据来自明慧网的消息和知情者的补充、核实,二零一八年遭绑架和非法批捕的深圳法轮功学员有十一人,遭非法庭审(尚未宣判)的有五人;被检察院撤诉后回家的有两人;二零一七年底和二零一八年遭非法庭审并遭诬判的达十二人。(二零一八年遭骚扰的深圳法轮功学员此文未计在内)

一、二零一八年被绑架和非法批捕的深圳法轮功学员(共十一人,其中三人已回家)

1、廖丹银,深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从香港回深圳,在福田口岸海关入境时,因包内装有两本法轮功书籍,被海关官员扣押、绑架到福田区福强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九个月。

2、刘亚善,深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被景田派出所警察以摄像头拍其贴真相不干胶为由绑架,被劫持到福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3、张可辉和刘佩钦,两人先后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三十日被福田区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被构陷到检察院。南山区检察院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及二零一九年一月两次退侦。两人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山区看守所。

张可辉是湖南衡阳人,约七十三岁,老伴儿去世后来深圳与打工的儿子相依为命。出事时警察闯入母子俩的住处,几个警察掐住张可辉老人的脖子,按住她强行铐上手铐。一警察还用手枪指着张可辉的儿子吓唬,不许动,动就打死你!

刘佩钦是湖北人,六十六岁,于二零一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来深圳仅一周。在得知张可辉被绑架后,于次日去天安派出所问情况,结果也遭绑架。随后十多个警察闯到刘佩钦女儿的住所,刘的女儿拒绝开门,警察遂撬开房门,殴打、绑架刘的女儿。在派出所,刘佩钦母女遭疲劳审讯至凌晨三点,刘的女儿才得以获释。

4、张静璇,汕头市人,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在深圳火车站(也可能是高铁站)讲真相时遭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5、钟萍、胡丽文和保姆,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钟萍去香港籍法轮功朋友胡丽文家做客,福田区香蜜湖派出所警察闯上门绑架了钟萍、胡丽文和胡丽文家的保姆。据悉保姆只是看过大法书,并未正式修炼,妥协后获释。钟萍、胡丽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福田区看守所。钟萍绝食一个月,遭到殴打,凌辱、上刑具、强行灌食,身体非常差。钟萍、胡丽文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山区看守所。

6、李中秋,湖南省沅江市人,到深圳市帮忙带孙子。因发放真相资料遭监控录像。八月三十日晚,被闯上门的十多个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龙岗区看守所。

7、傅秀芳,广东潮汕人,约五十一岁,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傅秀芳在深圳莲花北地铁站出口被便衣警察绑架。当天下午七、八个便衣闯到傅秀芳住处搜家,抄走一些法轮大法书籍、资料。傅秀芳被警察构陷到南山区检察院,现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第三看守所。

8、胡丽珍,深圳市法轮功学员,七十八岁,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南山区看守所。

二、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庭审(尚未宣判)的深圳法轮功学员(五人)

1、杨波、肖颖、豆君,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遭深圳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四名律师为杨波、豆君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为确认法官听进去自己的意见,休庭后律师又去找审判长重申,“你看文书是伪造的,还有鉴定人的问题,你无法回避这问题。”审判长回答,“你提出的意见,如果有效的话,如果确实查明属实,这确实是很大问题。”肖颖的亲属请的律师本来要做有罪辩护,结果被四位律师的出色表现和正念所带动,也没做所谓有罪辩护。

豆君,约六十四岁,原籍甘肃兰州市,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豆君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在南山区高新园附近找出租房时,被便衣诬陷偷手机。豆君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不会偷手机,这样她被绑架,警察在她家里搜出一本大法书和一个U盘,并以此将她非法批捕。豆君看到律师第一句话就问,你做有罪还是无罪辩护?听说是无罪辩护,她很高兴。

杨波、肖颖夫妇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被闯上门的高新派出所警察绑架。

2、张淼,吉林人,在深圳工作已十多年,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上午遭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张淼是个诚实善良的青年,他在单位做销售,工作认真,一丝不苟,从不拿回扣。他于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在住所被龙华区油松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宝安看守所,当年年底被转关到南山区看守所至今。二零一八年二月,南山区检察院把构陷张淼的案卷递交到南山区法院。

3、朱薏,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十二月二十日两次遭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

朱薏是广东省蕉岭县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关押,在劳教所、洗脑班受尽折磨。朱薏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被福田区八卦岭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警察还将她的丈夫和两个双胞胎女儿非法拘留了二十四小时。

三、二零一八年被检察院撤诉后回家的深圳法轮功学员(两人)

1、廖丹银,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后回家。据说南山区检察院开始释放她是“取保候审”。十几天后,廖丹银被告知,检察院对她的所谓案子撤诉了。

廖丹银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从香港回深圳过海关时,因包内装有两本法轮功书籍而被绑架。后警察从她家中抄走法轮大法书籍等物品,遂将她非法刑拘,一月二十一日非法批捕,威胁要对她判刑。廖丹银坚称自己无罪,在看守所饱受折磨。

廖丹银出事后,她的亲属们一直不懈地去办案单位要人,女儿被打,丈夫也一度被抓,亲友们遭严重骚扰。

2、杨观仁,六十五岁,北京某集团公司中国区总裁,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终因南山区检察院撤诉而无罪获释。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杨观仁出差,从广州往深圳办事,途中向司机讲真相遭其恶告,被接送到南山区粤海派出所。当时派出所警察不太想管,司机却执意要告,后案子由深圳南山国保大队负责办理。办案警察张海东多次欺骗家属说会很快放人,不用请律师,但却与“六一零”人员运作,把构陷“材料”送到检察院。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律师和杨观仁都做了无罪辩护,检方根本拿不出法律依据。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南山区法院公布刑事裁定书,准许南山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撤诉。杨观仁于数日后出狱回家。

四、二零一七年底和二零一八年遭非法判刑的深圳法轮功学员(十二人)

1、朱大江,被宝安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现被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朱大江于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在向民众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观澜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抄家。同日被龙华公安分局非法刑拘,一月二十四日被宝安区检察院非法逮捕。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遭宝安区法院非法庭审。朱大江的亲友无一被允许旁听。

2、黄濡红,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罚款一万元。黄濡红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在广东省乳源县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乳源县警察跟踪、绑架、抄家。黄被非法关押在乳源县看守所半个月后被非法刑拘。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乳源县法院非法庭审黄濡红,两位律师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检方哑然。尽管这样,乳源县法院强行诬判黄濡红。

3、陈小燕,六十多岁,江西省南昌市人,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原被非法关押在罗湖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遭深圳市盐田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4、徐琴,湖南人,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被深圳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徐琴已向深圳中院提起上诉。

徐琴遭诬判要追溯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她的表弟贺显仁在发放法轮功真相时被协警绑架,警察抢走的钥匙中有一枚是徐琴家的。当天下午,国保警察用抢来的钥匙闯进徐琴家,绑架了徐琴、她的丈夫缪佳良和婆婆贺冬秀。徐琴被非法关押七天后,被查出有严重的尿毒症而被取保候审。缪佳良、贺冬秀、贺显仁三人则被非法关押在龙岗区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龙岗区法院对缪佳良、贺显仁、贺冬秀进行非法庭审,而徐琴被便衣绑架到六约派出所,直到庭审结束才被释放。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龙岗区法院分别对贺显仁、缪佳良、贺冬秀非法判刑八年、七年、三年。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龙岗区法院扣押徐琴,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对她非法判刑七年。至此,一家四口均遭诬判。

5、陈新风,女,一九六五年出生,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南口镇锦鸡村人,在深圳市以打工维生。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陈新风在住处被龙岗区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龙岗区看守所、盐田看守所。三月二十二日遭深圳盐田区法院非法庭审,八月六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6、冯少勇、陈泽奇,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遭龙岗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双双被非法判刑八年。上诉后深圳中院维持原判。目前冯少勇、陈泽奇正请律师做监狱阶段的申诉。

冯少勇,男,四十多岁,他从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后,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陈泽奇,男,五十多岁,深圳达特电脑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他性情谦和、儒雅,有教养。陈泽奇是一名优秀的电脑软件专家、不可多得的人才。陈泽奇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绑架,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受各种残酷迫害。这次被绑架后,陈泽奇被警察当胸一拳打折右胸骨。

7、江荣欣,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在惠东县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遭深圳宝安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江荣欣,原深圳邮电局正式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并多次被绑架,遭劳教、关洗脑班迫害。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江荣欣被绑架后,在宝安九围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出现心肌梗塞、高血压症状,一度被送医院急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左右,她再次出现心肌梗塞症状,血压很高,危及生命。家属与律师强烈要求放人或取保候审,警察非但不放人,还把江荣欣转到深圳市第一看守所进行洗脑迫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宝安区法院非法庭审江荣欣与法轮功学员陈智聪。后对她非法判刑五年。

8、陈智聪,深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九月被绑架,两年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陈智聪在姐姐家中被闯入的观澜松元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声称在他车上发现有六百零四张真相光盘。(其实后来警察也承认从刻录时间来算不可能是陈智聪刻录的,他根本不具备刻录条件,他也不知道六百零四张光盘从何而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宝安区法院开庭,对法轮功学员陈智聪、江荣欣进行非法庭审。陈智聪的律师质问公诉人张连刚,这些光盘不是在我当事人和他亲属的亲眼见证下搜出来的,也没有当场签字,你有何证据证明东西一定是我当事人的呢?这东西从何而来?请你解释清楚。张连刚哑口无言。其实,即使拥有真相光盘也不违法,但所谓的法庭仍强行对陈智聪非法判刑五年。

9、陈爽,湖北省咸宁市人,约于二零一八年七月被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罚款一万元。

陈爽大学毕业后去深圳市龙广区坂田镇一工厂打工。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他被闯入工厂宿舍的警察绑架。警察绑架陈爽的理由是,摄像头拍到他贴了几条“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深圳市龙岗区法院开庭非法庭审陈爽。陈爽庭上声明修炼法轮功无罪,律师也做了无罪辩护,审判长问公诉人有什么意见?公诉人也没说什么。但之后龙岗区法院对陈爽非法判刑七年,令人震惊。与陈爽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很善良,从小学到大学,老师和同学都对他评价很高。听说他遭诬判,亲友们都很震惊,许多人都流泪了。

10、么树霞、么淑艳姐妹,因传播大法真相,于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被福田景田派出所警察绑架,一年半后,福田区法院对姐妹俩非法探视,诬判么树霞三年,么淑艳一年半。

么淑霞被绑架后,办案警察欺骗她的儿子,拿二十万放你妈和你姨出去。么淑霞的儿子就送了二十万。警察又说不够,其子又送了十多万,警察还不放人。其子去找办案警察问什么时候放人?警察非但不放人,反而把其子抓起来非法拘留十五天。儿子为救母,被邪恶警察勒索至倾家荡产,欠了房东多月房租,连生活费都没了。

结语

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看,二零一八年,深圳市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非法批捕;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两人遭诬判一年半,一人遭诬判两年半,三人遭诬判三年至三年半,两人遭诬判五年,两人遭诬判七年,两人遭诬判八年。

综上所观,深圳政法委依然延续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情形仍然很严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