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河北马银凤两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农村妇女马银凤,现在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功以前,曾有严重的神经功能紊乱、失调,身体器官几乎个个有病,家里的收入都用来吃药,也无济于事,一病就是七年。由于长年生病,她的脾气变的很烦躁,和婆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她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见不到光明。

一九九六年五月,马银凤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令她折服,她决心一修到底。大法师父让她按“真、善、忍”做好人,也让她懂得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修炼后她和婆婆、大姑姐的关系融洽了。从此她与人为善,身体也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家里什么活都能干了,久别的欢笑又回到她身边。

一、被警察闯入家中绑架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国保大队一伙警察,带着网狱警察,伙同东莲花院派出所警察共十几人,突然闯进迁西县东莲花院乡西陆庄村马银凤家,非法抄家,抄走她的电脑、打印机、大法经书等。她被劫持到迁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这是她第二次被绑架。之前她曾被非法关押八个半月。

警察贾振生老调重弹,说马银凤和王志新最熟悉,又要她劝王志新。马银凤说:“我哪里知道她在哪儿,我都联系不到她。”警察劫持她到迁西县康力医院体检,血压高压198/110,警察仍把她劫持到迁西县拘留所。拘留所对她入所体检,测量血压结果205/120。国保警察们还不甘心,一再要求拘留所对她重新测量血压。拘留所终因每次测量结果都显示血压过高而没敢收她。警察企图对她拘留七天的预谋破产。

警察们一整天都没有给马银凤吃饭。直到晚上,马银凤的丈夫给她买来了饭。从拘留所出来,已是晚上七点多。马银凤当晚回家。

参与对马银凤绑架迫害的,有一个五十多岁花白头发的警察,人称田队长,是国保大队长田润友,有警察贾振生、徐志刚、女警汪娟,有东莲花院派出所所长马国才、副所长黄巍等共十几人。

抄家时,马银凤的电脑显示器,警察们本不想抄走了,但田队长坚持把显示器也带走了。

二、曾被非法关押八个半月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马银凤和往常一样,在自家经营的迁西——唐山的长途客车上作乘务员。她善待每一位乘客,乘客遗忘的东西,她都给保存着,等乘客来取,有时收到假钞就立即撕掉。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一天当她到达唐山西客站时,乘客刚下车,突然上来几个便衣,不由分说就把她从客车上拽下来。马银凤大喊:“公安局抓人啦!”警察们堵她的嘴,他们有的抓住她的头,有的拽胳膊,有的抬腿,把她塞进一辆警车上。绑架她的是迁西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警察毛宏伟、国保大队警察贾振生、王伟、城关派出所副所长王英等。她的丈夫也同时被绑架,一天后被放回。

他们把马银凤塞到后排中间,毛宏伟和王英一左一右把她夹在中间,王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对着马银凤录像。马银凤把摄影机推开:“不要给我录像。王伟因此对她大声叫骂。

马银凤被绑架到迁西县公安局。毛宏伟对她强行拍照,城关派出所副局长王英在他办公室里非法审讯马银凤。然后又把她绑架到新庄子派出所非法审讯,一夜不让她睡觉,她刚一合眼,毛宏伟等人就将她弄醒,七、八个警察不断的对她逼供、诱供,轮番审讯了一整夜。

五月十三日上午,警察们又拿着从马银凤身上抢走的钥匙,闯到她租房处非法抄家。下午四点左右,她被绑架到迁西县看守所。

五月十四日下午一点左右,迁西看守所狱医郑媛、女狱警杨继东给马银凤戴上手铐、脚镣、头上蒙上布袋子,把她带到看守所门外。毛宏伟、贾振生早已在看守所门外等候,他们把马银凤塞进车里,拉到迁西医院强行体检。毛宏伟、贾振生说:“给你送到没人烟的地方喂狼!”

到医院后,毛宏伟、贾振生架着马银凤的胳膊连拖带拽,周围的人们看到都非常惊异。马银凤大声告诉说:“我不是坏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犯罪。”在整个被强行体检的过程中,马银凤都这样大声告诉周围的人和医生。每次马银凤这样大声说,贾振生就东张西望,慌张的用手使劲堵马银凤的嘴。

马银凤被强制验血、做彩超、量血压、做心电图,整个过程中,马银凤的手脚都被铐着,头还蒙布袋子,加上恶警连拉带拽,她被折磨的几次上不来气。

五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毛宏伟、贾振生把马银凤从医院直接劫持到遵化看守所。半路上两人狞笑着说:“把你关到异地,离家离亲人这么远的地方,心里是什么滋味啊。”

恶警一直不透露到底为什么绑架马银凤。直到五月十七日,马银凤才从毛宏伟、贾振生的非法审讯中得知:邪党借上海世博会攻击法轮功的“宣讲提纲”,被明慧网曝光,警察怀疑与法轮功学员王志新、马银凤有关。警察拿来一个小录像机,说:“这是王志新的录像,她已经把你说出来了。”又拿出一封信说是王志新写的,只给马银凤没头没尾的看一句话,然后强迫马银凤承认这个假证据。马银凤说:“我不相信这是王志新写的,你们这是在诬陷。录像我听不清,不能作为证据。”

马银凤在警察们一次次的非法审问过程中,一直是零口供。审讯马银凤的警察换成了国保大队警察徐志刚、刑侦大队路印学。

六月十日上午,徐志刚、路印学、东莲花院乡派出所所长吴贺军,非法提审马银凤,三个人大吵大叫,逼马银凤承认他们制造的假证据。马银凤说:“你们是在诱供,是犯罪行为,你们以后得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我将来出去会告你们警察执法犯法。”

六月十二日,徐志刚和路印学又一次去遵化看守所非法提审马银凤。徐志刚这次态度伪善,谎说:“昨天我跟陆佐金喝酒,我还去你家呆过,你在这里挨欺负不?快五月节了,把这事快了了,好快回去。”(后来得知,他根本就没有去马银凤家喝酒。)他让马银凤说出电脑是干啥用的,她都和谁联系过,还说:“你家电脑在作案期间没有流量,你在哪上的网?”他们想尽各种招数,马银凤始终是零口供。徐志刚甚至一度求马银凤签字,被马银凤断然拒绝。

六月十八日下午,马银凤被以莫须有的“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非法批捕。非法批捕通知书不敢直接交给马银凤的家人,其家人在十多天后回老家时,才在一名村干部处看到。批捕书上签名的办案人是迁西县公安局的路印学、检察院李秋芬。

七月中旬,迁西县检察院曾将所谓“案子”退回公安局国保大队“补充侦查”,国保大队又将“案子”返回检察院。家属询问“卷宗”在是在检察院还是在公安局,总也得不到答案。律师要求会见马银凤,警察也以“泄密案”为由拒绝律师。

马银凤被关押在遵化看守所后,时间不长,就被折磨的出现大量脱发现象,乌黑的头发白了一半,牙齿松软变形,体重剧减二十来斤。

马银凤无辜被绑架,又被扣上“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她的家人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她的姐姐落下了耳鸣、失眠的毛病。马银凤的丈夫陆佐金,家里有患有严重脑萎缩症状、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还要承受妻子被抓的痛苦,同时还要辛苦跑车维持生计,跑了一天车,回到租的房子,在冬天冷得象冰窖一样,水管冻裂了,最后只好搬到妹妹家去住。马银凤的儿子更是思念妈妈,白天硬压下内心的痛苦上班,夜间蒙上被子偷偷的哭。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马银凤被非法关押八个半月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取保候审”回家。马银凤家人被勒索五千元 “保证金”,之后,五千元就被警察找借口没收。

迁西县公安局
地址:迁西县凤凰东街8号
局长(二零一九年一月由遵化市公安局调任迁西县副县长兼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贾宝忠(遵化人)13832988950
政委 张小峰 13832989619 宅 0315-7696666
主管副局长 付国强13832983612宅0315-5689811
国保大队 电话:0315-8616029
大队长 田润友13832983178、0315-5689886
教导员 赵艳军/赵彦军13832984208
副大队长 施景珠13832987026
徐志刚13832988349
汪娟18832989623
治安大队 副队长 贾振生13832984373(原国保大队警察)
东莲花院派出所
所长 马国才13832989259
副所长 黄巍13832988234(新任副所长,原迁西县看守所狱警)
网安大队 张巨龙 18832989717
李志刚 18832987240
迁西县政法委 地址:河北省迁西县景忠东街23号
书记 张怀良 办电0315-5886366
常务副书记 尹秀瑛 5615885 13473898158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