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神韵推广 修炼加速提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六年了。在过去的四年里,我有幸参与了本地神韵演出的推广。每个演出季的推广过程中,我都感觉到自己的修炼在加速提升;各种魔难突然出现,也让我对修炼有新的理解,心性提高后也获得了新的领悟。

参与神韵推广 修炼加速提升

二零一八年神韵在本地的演出非常成功,门票神韵艺术团抵达的一个月前,就被抢购一空,因此加演了一场。十多位同修在位于两个购物中心的卖票摊位轮流值班售票,人员充足,实现了我们预期的目标。

但是今年,在二零一九神韵推广过程中,我经历了各种不同的考验。一方面是售票的难度加大;另一方面,我不得不在我家里接待来自墨西哥各州的近二十名同修,为期四个月。他们来这里帮助推广神韵和售票,然后在艺术团抵达期间做后勤工作。每个人都很努力的工作。在演出开始前的最后一周,几个加拿大和美国的同修也赶来帮助卖票。 因此,我感到很大的压力。

师尊说:“大法弟子都知道把神韵请来可以救人、可以做这件事,那你不为神韵负责也不行啊。神韵为各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开创条件、做救度众生的事,但是你们也得给神韵创造条件哪。要做你们就切切实实的做好”[1] 。

我们每天工作时间很长,休息的时间很少,有时每个卖票摊位只能找到一名同修值班,但来来往往购物的民众却很多,尤其是在周末。

由于我花了很多时间参与各种推广事务,包括发传单、发邀请函、给政府部门写信,还要照顾住在我家的同修,我忽视了自己团队的工作项目。我想参与所有事情,并尽全力去做,但是有时候我感到压力很大,觉的自己没有达到标准。 那时,我没有意识到,这是在给我机会修忍。然而,每天和这么多同修一起生活,让我有机会每天早晨与他们一起学法交流,这些对我修炼提高帮助很大。

由于今年演出季的门票销售困难,我向内找,自己哪里出问题造成这个局面,以及我自己在哪些地方需要提高。我花了一些时间才弄明白。因为我们的剧院不是很大,所以最好座位几乎与便宜的座位价格差不多,而且想尽快将票售出,我通常先推销便宜的座位,而忽略高价位的门票。 更严重的是,我以走近售票摊位人的着装来判断其是否属于主流人士时,我就没有积极劝说他们观赏神韵演出。我这样做是被人的观念左右了。在观察了来自加拿大的四位华人同修卖高价票的正确做法,他们甚至根本不会说西班牙文,我对师尊的下面的讲法理解的更清晰了。

师父说:“比如说我要神韵从主流社会入手的,首先打开高层社会,要把这做一扇救人的门打开,才能影响到整个社会。”[2]“我不是歧视谁,我是要针对主流社会把救人的门打开,我要救所有的人!只有打开主流社会的门,才能使整个社会打开。”[2]

尽管受到了干扰,时常感到紧张、遭遇逆境和疲倦,但师父精心看护着神韵推广的每一步,从而确保了成千上万的人成功的明白了真相从而被救度。参与神韵推广是一个很珍贵的修炼机缘,还可以实现我们的使命以及兑现和师尊无数年之前签下的誓约。

我想,明年,二零二零年神韵再次来到我们国家时,我们还应该珍惜这个机会,参与神韵的推广,特别是那些至今没有参与过神韵推广的同修,应该寻找适合自己的方式支持神韵票的销售,特别是去支持学员少的城市的演出卖票。

师尊说:“不忙的大法弟子,各个项目中不忙的大法弟子,可以帮助推广神韵。”“但是我想跟大家讲,既然神韵救人力度这么强,一场秀下来,一两千人就被度了,我们那些不忙的学员,你得思考思考你来干啥来了。但是呢,这个机会却越来越少了。”[3]

修去对家庭的执著

去年,我与三十二岁的女儿之间发生的事情明显的暴露了我修炼中的问题,也帮助我提高了心性,让我意识到需要归正自己的修炼路,并且要更宽容。尽管过程中感到剜心透骨,但它帮助我消除了人的观念。我过去对女儿和外孙有很强的执著。

师尊说:“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4]

从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就觉的很难管教她,而且经常和她发生争执。 她性格叛逆,总是质疑我的权威。接受这一点,使我变的非常有耐心。我试图站在她的立场考虑,想知道为什么打开她的心结这么难。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学会了与她相处。女儿二十岁结婚后就离开了家。我们一直保持距离,因为我很难找到相同的价值观,来理解她的行为方式。

在寻找如何可以使自己与她更亲近以及与她建立更溶洽关系的过程中,我明白了她对我不满的背后原因,尽管这些年来,由于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较疏远。我明白了师父所说的:“人的元神是不灭的,那么你在生前的社会活动当中,可能就欠过谁,欺负过谁,或者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个债主就要找你。在佛教中讲:人活着就是业力轮报。你欠他的,他来找你要债,要多了下回他再还你。”[4]

我的女儿于二零一八年八月搬到我所住的城市。她单身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另一个一岁半。除了她正在怀孕,她还需要我在很多方面帮忙,而我也没有拒绝帮她。在我们一起生活的整个这一年中,我觉的自己的忍耐力在经受考验,真的是艰难的一年,但因为她怀孕,我非常照顾她,对我的两个外孙也关心有加。我感到她的行为与过去一样,因为她总是将个人利益放在首位,比如她想在预产期的那一周回到墨西哥城居住,而那个环境对整个家庭来说,包括我,都是非常不稳定和充满冒险的。

我和她交谈,要求她考虑这样做会带来的变化,并请她考虑其他相关的人会受到的影响。我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回答,相反,她对自己的计划更要一意孤行了。那天晚上,没有任何原因我突然开始腹泻、胃痛和全身起皮疹并奇痒无比。我没有胃口,很快体重开始下降。我感到非常不开心,但是根据她的计划,我们必须在接下来的二十五天内搬家、搬到另一个城市以及迎接外孙女的降生。

我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我想学法炼功,但好几次我开始感到没有力气;而且思想受到干扰,我觉的自己的生命要完结了。就在这个时候意志力又回来了,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而且师尊已经帮助了我很多次,师尊这一次也不会不管我。当时还有另一位同修也经历了与我相似的魔难。我们交流了几次,互相鼓励,要继续学法、归正自己。

师尊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4]

二十天后,我的腹泻开始减缓,瘙痒也开始缓解。那些日子,我悟到我不该再和女儿一起生活了。我内心感到是时候让她走自己的路了。我克服了对外孙健康的担心,以及由此带来的自责。我坚信女儿很坚强,也充满爱心,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家庭。

师尊赐予我新的领悟

外孙女出生五天后,我经历了又一次帮助我提升心性的事件。那天,我驾着摩托车出了事故,这辆摩托车已经驾驶了十二年,因此我知道如何衡量事故的严重性,就是说,如果这次事故不是致命的,至少我的一条腿也应该被撞断了。

当时我骑着摩托车穿过一条大道,没有注意到一辆轿车快速驶来,我生硬的撞了过去。可是不知怎的,车子突然停住了,那轿车撞到了摩托车的前身,就象闪电一样,那撞击力巨大。我不知怎的、从摩托车上跳下来,然后站在那儿看着眼前发生的景象:摩托车在我面前横扫出去大约二米,整个前部都被撞坏了。人们围过来想帮忙、也想看看我是否受伤。轿车司机在距离我大约三十米的地方停下,也跑回来看看我是否受伤,他简直不敢相信,我还安全的站在那儿,甚至因为发生了事故向他道歉。

这是奇迹,师尊刚刚救了我一命。那一刻,我完全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头脑清楚,意识也清醒。另外,我内心还感到无比的平静与无限的感恩,因为我站在那里没有受伤。也没有混乱,没有恐慌,没有惧怕,只感到好象经历了一次对我本人在大法中修炼的真正意义的顿悟。对师尊洪大慈悲的感恩,无以言表。非常感谢师父让我有机会还清了和女儿的业债。我也悟到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应该如何同她和外孙们相处。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和他们一起生活了,让女儿过自己的日子,而这一切都是只有在修去了对家庭的执著后才能做到的。

正法修炼的能量场可以改变事物的進程

我还有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儿,二零一八年的时候曾计划到中国深圳旅游。她的美国男朋友在当地一个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要去和他团聚。两人已经计划在一起生活一年后,再到一些亚洲国家旅行。这是她最初计划的主要目标。因为她的男朋友必须至少工作一年,所以他们商量好在那个中国城市会合,然后一起旅行。

为了准备此次旅行和获得专业学位,女儿用了六个月的努力,提高了英语水平,并在深圳的一家中国公司申请了一份工作。在临出发前两个月,她的男朋友突然而又异常的取消了订婚,理由是他需要自由,很显然缺乏说服力,其实是借口。起初,女儿非常生气,但后来因为找到了工作以及对事业的专注,她很快摆脱了难过的情绪。

事情发生的那一刻,我想到她其实很幸运没有完成那趟旅行,但我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做任何猜测。我之前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修掉了对她要离开的执著,现在我很平静。当她告诉我她的计划是在中国生活时,我们曾达成一致,她不再在法轮大法、神韵和大纪元的脸书帖“喜欢”的贴子,因为我们都知道大法弟子受到了邪党系统性的迫害,这种迫害可能会使她处于危险之中。

师尊说:“邪党对法轮功有专门研究机构。你知道吗?它们有对法轮功的所谓可笑的“专家”,对神韵有所谓的“专家”,专门研究法轮功的动向、神韵什么这个那个。什么对它们来讲都是“情报”。邪党它就是整人,包括生活细事都要掌握。一旦找到你时,表现的什么都知道、对你了如指掌,目地是吓的你什么都说,好多不说它们也知道。邪党有几十年的整人经验了。”[5]

尽管女儿不修炼,但在过去的两年中,她非常支持神韵在这里的演出,因为我们家接待了很多负责演出后勤工作的同修以及来帮忙推广的同修,因此,她摆放了自己的位置。她自己已多次观看神韵演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和大法救度众生的道理非常明白。在我家成立的学法点,也至少维持了两年了。她非常关注我的修炼。

令人想不到的是,两个月前,那位美国年轻人再次找到女儿,表示对自己的行为非常后悔,并希望女儿能与他一起移居美国。于是,他们决定一起完成学业并结婚。他向她讲述了自己这一年在中国亲身体验邪党的暴行,他说,政府几乎没有道德底线,向孩子们灌输战争价值观,在个人思想和社会行为方面都非常缺乏自由,女性已经丧失了贞操观,青少年暴露在大量的毒品和酒精的宣传中。对他自己来说,身为外国人,警察每周都要检控他的居住证。他总结:“意识到中国人没有灵魂,这是非常令人震惊和难过的事情。只能通过摆脱这种艰难的经历,才能自救。”

我的女儿原谅了他,并恢复了婚约。再过几个月,她将前去美国与他会合并实现他们的计划:完成他们的学业和结婚。现在,我知道师父帮助了她,因为我修大法,我们的家人也受益了。

师尊说:“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4]“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4]

这是我目前层次的理解。感谢师尊的无量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二零一九年墨西哥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