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苍溪县法轮功学员罗长华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至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在四川省广元市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关洗脑班、单位除名、罚款、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罗长华就是其中的一位。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罗长华遭迫害经历:

四年中多次遭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公安局东城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罗长华家,强行把她绑架到东城派出所逼供: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罗长华坚决不答应。警察就不让她回家吃饭,逼供至傍晚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罗长华两次去北京上访都是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警察绑架,两次都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一间小屋子里,当时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挤在那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更不许上厕所,到晚上十一点被四川省广元市驻京办劫持走。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早上六点,广元市苍溪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副队长李平,伙同四个警察闯进罗长华家,强行把罗长华绑架到县公安局五楼,用手铐把她的双手反铐在厕所边的扶手上,直到中午一警察将她带进刑讯逼供室,三个警察轮番对罗长华进行长时间逼供,到晚上八点半,一辆黑色轿车又把她劫持到苍溪县公安局看守所继续进行迫害。看守所的警察孙树林、郑得全,对罗长华和当时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又骂、又打,还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背监规,强迫给她们抽血,强行剪掉罗长华的长发。国安人员杨聪等警察三天两天提审罗长华,强行对罗长华逼供迫害。在看守所遭受四个月的迫害后,四川省公安厅又非法判罗长华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凌晨三点,由苍溪县公安局看守所三个警察陈队长、刘指导、马队长(女)把罗长华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押送到了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进行迫害。在劳教所受尽了凌辱和折磨:女流氓、打手们强迫罗长华等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搜身,打、骂是经常的事。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凌晨三点,罗长华所在监室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炼功,罗长华刚坐好就被几个守夜的吸毒犯发现了。她们开门进来发现只有罗长华还没躺下,把罗长华抓起来就是一阵乱打,又叫来了(队长)张晓芳, (干事)李军。张晓芳先冲上来用电棒猛击罗长华的头部和身体,接着(干事)李军就用手掌打罗长华的脸,吸毒犯又拿来一把晾衣架,狠狠打罗长华的头部和脸部及全身。当时罗长华就觉得眼前一团黑什么也看不见,整个脑袋和脸全是麻木的,没有知觉。只有一点意识觉到自己还站在地上,但不能动。罗长华在心里就求师父帮,同时她在心里背《经文》,背《洪吟》,就一直在心里不停的背,很快罗长华的眼睛就能看见了,吸毒犯们嘴里一直骂脏话骂个不停,她们又问:还有谁起来炼功了。法轮功学员王洪霞说:我也炼了(王洪霞现正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监狱黑窝里遭迫害),她其实是不忍心见罗长华同修一个人受罪,所以她站出来说她也炼了。吸毒犯就用绳子先把法轮功学员罗长华和王洪霞绑在上床的床边(呈大字形),随后又把她们分别关进了小黑间。她们用铐子把罗长华双手铐在小黑间屋的铁门上。地板很冷也不准穿鞋,赤着脚在小黑间的铁门上铐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罗长华出来。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早上九点,罗长华的丈夫正要启动三轮车上班时,突然冒出一男、一女两便衣警察强行坐上他的三轮车。又强迫他把三轮车开到商业局门口停下,威逼他说出罗长华在哪里。然后又逼着他把三轮车开进县政府大院,将他的三轮车非法扣押在政府大院里。随后又把他绑架到了一辆黑色轿车上,直接开到他们家门外马路边停下,罗长华的丈夫下车后,才发现还有两辆车停在他家楼梯下的马路边,共有三辆轿车。车子里面塞满了便衣警察共有十几个人,他们十几个便衣警察直冲罗长华家,逼迫她丈夫拿出钥匙开门,并说他们是广元市国家安全局的。他们用脚踢烂了罗长华家两个卧室门。十几个便衣警察闯进罗长华家后,象土匪一样将罗长华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大法书二十几本、《转法轮》三本,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两套、录像带两套,师父教功带一套,还抢走师父法像大小各一张,法轮图形一大张,五套功法动作图解一大张,还抢走菩提香五盒,香炉一个,还抢走小录放机两个,大法炼功音乐带两套等私人物品,他们从进家抢劫、非法抄家的整个过程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下午,便衣警察们强行把罗长华和她丈夫绑架到了广元市国家安全局。强行逼供迫害了一天一夜。警察又把他俩从广元市国家安全局,劫持到了苍溪县公安局继续进行强行逼供。第二天早上逼迫她丈夫写下保证书后才放她丈夫回家。罗长华被非法扣留在公安局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对罗长华看管逼供迫害的有国安人员杨聪、张荣、龚泽学、岳刚、黄荣等。国安大队队长孔荣对罗长华说:只有两天就过新年了,看你这几年也都没在家过个年,放你回去跟家人好好过个年,他们逼着罗长华的丈夫写下担保书后才放罗长华回家。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这四年,罗长华没有一个年在家跟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孩子一起过个年。不是在派出所蹲黑屋,就是在看守所受体罚。不是在公安局被逼供,就是在劳教所受酷刑折磨。因为罗长华多次被江泽民迫害,父母和家人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们没有哪一天是轻松的,每时每刻都在惊惧与惶恐中度过。罗长华被绑架去劳教所一年半期间,父亲天天想自己的女儿回家,时常在一旁偷偷流泪。眼睛哭瞎了,身体也垮了。就在二零零二年二月,这次父亲见女儿又遭国安人员绑架,被非法关进公安局迫害,不能回家。在这种不间断的、强烈的打击下,一病不起,再也没好起来,于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五,罗长华的父亲含恨离开人世。

第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早上八点左右,苍溪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县“610”、县陵江镇政府、县陵江派出所、东城社区居委会,一共有二、三十个人来到罗长华家门外院子里、楼梯上待着,有十多个人员踢门非法闯进了罗长华家屋里。要绑架罗长华到苍溪县党校洗脑班进行迫害,还叫了两个流氓打手。没等罗长华穿好衣服和鞋子及洗漱,一群人把罗长华连拖带拉拉出家门,两个流氓打手反架起罗长华的胳膊,从四楼楼梯往一楼拖,造成身体多处伤痕。

参与迫害的有:苍溪县“610”主任柯大吉、“610”副主任李荣,国安警察人员杨聪、张荣、岳刚等,陵江镇派来给罗长华一人两名包夹:张某某,罗某某。罗长华问警察为什么要绑架她们,警察说:上面有指示,中央开十六大,怕罗长华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所以就把罗长华绑架关押起来进行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天后,陵江镇镇长李某某和各部门的领导来查看,罗长华和其他学员就给来查看的人讲真相,罗长华和其他大法弟子要求放她们回家。他们不答应,大法学员就开始集体绝食抗议,绝食到第八天,他们怕出人命担责任,才放罗长华回家,罗长华被非法关押了11天。

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早上八点左右,罗长华同她丈夫去菜市场买菜,他们刚走出家门不远就被县公安、“610”、陵江镇、东城社区、派出所。一路安插盯梢的国安人员跟上,大约前前后后有十几个人一路跟着他们。一直跟到离菜市场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车子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陵江镇办公室主任李某某,一个是“610”副主任李荣,罗长华与她丈夫走到车旁,这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将罗长华强行架起从车门外往里塞,“610”副主任李荣在车里拉着罗长华的腿往车里拖,外边的人按住罗长华的头硬往车里塞,罗长华用尽全身力气,双手双脚把住车门,罗长华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为什么要绑架好人,你们和土匪有什么区别,菜市场也都有人在指责他们的不法行为。

车子从城中央经过,罗长华就打开玻璃门,一路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又在绑架好人啦!”车里两个姓李的人叫罗长华不要喊,罗长华不听一直喊。他们原本还要准备在城东再绑架另一名大法弟子,听罗长华不停的喊,他们害怕了。将车飞快的开出了城,出了城又将罗长华换进一辆白色面包车,直接将罗长华绑架到了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进行强行洗脑迫害。洗脑班给罗长华安排了四个包夹人:何某某 (男),某法院;顾某某 (男),市建设局;张某某 (女) ,广元市人民医院医生;强海英(女),青川县妇女主任。轮流对罗长华强行洗脑。每天都读诽谤法轮大法的书叫罗长华听, 罗长华根本就不听, 罗长华一直在心里背《经文》、背《洪吟》。他们又放诽谤师父的录像给罗长华看,罗长华也不看。他们在那里读什么、讲什么、说什么、罗长华根本不听,也不回答任何人的提问,一直有二十多天都这样。直到有一天,罗长华发现何某某身体有病,患尿结石,罗长华看他那么痛苦。就开始给他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是政府自编的,骗老百姓的。有一天晚上罗长华在床上炼静功,发正念,被强海英发现,第二天罗长华从他们谈话中,听出他们晚上要采取什么行动,罗长华也察觉是针对自己炼功来的。到了晚上整个洗脑班院子里乱哄哄的,好像还有人在抬什么刑具,还有铁链条的声音。晚上包夹罗长华的强海英在她对面床上躺着没睡,一直躲在被窝里监视着她。几天过去后他们才讲出来说,那天晚上院子里的那些刑具就是为罗长华准备的。又说:只要她那天晚上炼功,就要把莲花山庄所有逼供的刑具都要用上。他们还说:这些刑具比重庆渣滓洞的刑具还要凶残,是现代新型刑具,要什么样的刑具他们洗脑班都有。苍溪县国安人员杨聪、四个包夹人员、还有个姓黄的,天天逼着罗长华写五书,都快把罗长华逼疯了。罗长华在广元市莲花山庄洗脑班遭受迫害了47天后,才放罗长华回家。

第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十一点从东城派出所,把罗长华又劫持到了苍溪县药材公司二楼,九曲溪宾馆洗脑班迫害一个月。苍溪县公安局国安警察人员杨聪每天对罗长华强行迫害逼供,苍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还从各区、乡抽调来了几十个警察配合国安大队、县“610”一并来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罗长华身边就安插了四、五个警察 (男)包夹迫害罗长华。冉朝波、孙立,还有几个不知姓名。到了晚上他们留下了警察孙立(男)一人和罗长华同屋住并监视罗长华,警察孙立又把门窗都上了反锁,到了凌晨1点,罗长华实在不甘忍受这种侮辱,要找他们上级抗议,罗长华几次叫警察孙立把门打开,他不听也不开。罗长华说你不把反锁的门打开,我就站在窗台上向大街喊,而且要告你们耍流氓,罗长华又喊又闹,国安大队队长侯祥宇、县“610”副主任李荣俩个人来了。罗长华向他们提出抗议,要求晚上把包夹罗长华的人换成女的。第二天就派来了俩个女的,一个是“610”副主任张光兰,另一个是陵江镇的张某某,共六人包夹罗长华强行逼供。国安警察杨聪天天逼着罗长华说出同修和资料点的事,罗长华不说,有一警察就拳击罗长华的头。罗长华在九曲溪宾馆遭迫害逼供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了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广元市公安局又非法判罗长华劳教1年零九个月。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受尽了凌辱和折磨,强迫罗长华等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早上五点半起床做奴工到晚上十一点半收工,强迫她们钩花、粘珠珠、给衣服刺绣等。多数时间还要加班到晚上十二点或凌晨一两点,晚间休息时间很少,三伏天还强迫集体在强烈的太阳下走正步,中午也不准休息。还专门从杂案中队调来吸毒犯管她们,只要哪个吸毒犯对法轮功学员打得狠,骂得凶的,劳教所就给吸毒犯提前解教。吸毒犯李晓林是最残暴的一个,随时对她们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时常还用她自己的鞋底抽打 法轮功学员的脸。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九日下午二点罗长华与丈夫正在家里做包子、馒头,准备在街头去卖。因为二零零零年罗长华被国安人员绑架,并被四川省公安厅非法判罗长华劳教,因此罗长华失去了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开销,只能在家做点小生意,在街头卖包子、馒头。苍溪县公安局国安人员杨聪、张荣、龚泽学等,还有刑警队十几个警察非法闯进了罗长华家后。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真相资料、大法炼功音乐带等物品。有的还拿着摄像机对着他们摄像,强迫不准他们做包子、馒头,因此损失了几十斤发酵面,做成的成品包子、馒头也不准上街头卖,损失了现金一百多元。强行把罗长华绑架到了东城派出所,两名国安人员将罗长华逼供了一天两晚,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罗长华被苍溪县公安局二次非法押送到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女流氓打手们先强迫罗长华脱光衣服搜身。到了晚上包夹又打来一小桶水,给罗长华几分钟时间在厕所间洗澡。罗长华用水先洗头,头一接触水,罗长华脑袋立刻昏晕、疼痛,她感觉不对,马上意识到水里加了不明药物。包夹罗长华的俩个犯人又凶、又恶。每天强迫罗长华早上五点半起床,坐小板凳、面壁脚尖抵墙,双手放在大腿上。坐要腰打直,不准闭眼 ,不准说话,更不准动。只要一动马上就要挨打, 随时可能被踢,经常遭受犯人辱骂。一直要坐到深夜二点半才准上床,二十四小时只准许两次上厕所,后来一天二十四小时就只准上一次厕所,饭也不给吃饱,水就更不准喝。罗长华在限制人身自由的劳教所里,遭受各种残酷迫害,迫害有两个多月。之后又威胁逼迫罗长华做无工资的强制劳动。长期做布偶玩具、夹猪毛等,二零零七年在劳教所又强迫罗长华等每个法轮功学员照相,抽血,按手印。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二月罗长华被上述相关部门抄家、绑架七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强制到洗脑班三次。遭到各种残酷迫害,至此今日这些年无论罗长华是在家,还是在外地儿子家带孙儿,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还串通外地公安局、派出所,对罗长华的儿子及家人进行打电话骚扰,随时的、持续不断的询问罗长华的情况。


参与迫害人员:

苍溪县公安局:
政委张启维
国保大队:队长罗小龙、孔云、侯翔宇
国保警察:李平、苟东生、张芝先、龚泽学、张荣、黄荣、杨天旭、杨聪、岳刚、孙天俊等。

广元市政法委:
610主任岳武山

苍溪县看守所:郑泽权、马玉春、孙树林、等人。
苍溪县“610”主任:柯大吉;副主任:李荣

苍溪县“610”人员:李奉润、刘影、张光兰

莲花山庄洗脑班包夹人员给罗长华安排了四个包夹人员有:某法院的何某某、市建设局的顾某某、广元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张某某 (女) 、青川的妇女主任强海英。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科长李志强
七中队:队长李某、任凤鸣、张小芳
其他狱警:秦某某、伏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