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经商中修心救人(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接上文)

在同行中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修炼前几乎不跟同行有来往,心里跟他们有一堵墙。修大法后,我用大法纯净自己,能低调做人。师父让我救人,我得先救同行,他们跟我是有大缘份的人。我主动接触他们,探讨一些生意上的事。厂家有客人来时,我会叫上几个一起去饭店,给他们讲真相和三退,次数多了,也就有了情份。

酒桌上,同行会跟厂家客人说:“这是我们县同行老大,人好,生意好,就一样不好:学法轮功不喝酒。”这时,我会借着这个话题讲大法真相,讲三退,水到渠成。

有一次,一个外省俩口子出来要账,小厂子,黄了。酒桌上女的说:“外面欠我们几百万,货卖了,钱不给,急死人了。”两人心情低沉。我给他俩讲大法“不失不得”之理,我说:“别人欠你多少钱?得给你多少德,给你承担多少灾,这是善恶有报的天理,哪有白欠的?只是世人不懂,修炼人都清楚。”女的激动说:“真这样呀?我心里堵了这么久,你这一说,真亮堂,象开了一扇门。”

生意人都有不跟别人说的秘密,比如货源、利润点、下线网络等,尽管同行也知道大概,但都有自己的盘算。我庙小,但网点多,能辐射到市外一些城市。有时同行问我:“某地区你有好客户吗?”我会痛快的把电话告诉他,并介绍这个客户信誉情况,真心为同行好,希望他的产品能在那里销开。

有新客户進货时会问我:“还有谁家批货?”一般生意人这话是不说的,我是修炼人,会毫不保留告诉他们。为这事,妻子没少训我:“这事能说吗?这是商业机密,都到别人家進货了,谁到咱家来?”她气的呼哧呼哧,把东西摔的直响。我说:“是你的不丢,咱生意下降了吗?玩那心眼干啥?”

再后来,同行老板也给我介绍了一些新顾客,客户来了就说:“我是某店介绍来的,说你家人好,生意好,你家人缘真不错。”我跟妻子说:“咋样?这就叫善有善报,恶也恶报,服气吧?”

师父说:“你思想上没有,没把它看重。在常人中修,做什么工作的都有,做生意就赚钱,心里没有有什么关系,没有把它看重,有和没有是一样,你就过了这一关。”[2]那就是我的目标,我在一步步向那标准靠拢。

师父还说:“你搞个体经营、开公司,做什么生意都没关系,公平交易,把心摆正。”[1]我用师父的法衡量自己,要求自己,遇到事情时,就是这句法“公平交易,把心摆正。”我也把这句话经常跟顾客说。

以前我做错了,会蔫不唧的改了;现在做错了,我会当面跟顾客道歉,会弥补,不让别人吃亏。跟其他老板之间有矛盾时,我会当面说:“对不起,这事我错了。”越这样,发现同行越尊敬我。有饭局时我若有事没去,事后会有人问我:“那天你干啥去啦?就等着你到场给我们上上课,讲讲你学的法。”我二女儿说:“爸,你真变了,以前没见过你跟谁点过头,现在你能弯腰了。”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呀。”我体会到,生命越高尚越谦卑,越没本事越仰脖说话。

有一次,几个同行碰到一起,有的说:“咱跟温州近,学学人家市场是咋做的?”我刚说几句,就被一个小户老板呛回来:“你尽说好听的,你家嫂子最次了,卖假货冲别人,你在外面唱白脸。还修法呢,谁不知道谁呀?”大家目光惊愕看着我。我脸乎乎热,没吱声,感觉不亚于受一次“胯下之辱”。要在以前,我会拍案而起,谁敢这样对我呀?大家见我一言不发,有人赶忙圆场,说:“他喝多了,别跟他一样。”

晚上去饭店时,我心里感觉不自然,不打算参加。又想:“不自然”是啥心呢?是面子、自尊,自我被触动了,得去掉这心。我修炼前没少暗地整他,这事也不是偶然的。饭桌上,我以茶代酒,对他说:“我敬你一杯,请多包涵。”我心里一点没有恨。大家见我这样,气氛活跃起来,有人提议说:“大哥有肚量,大家敬大哥一杯。”训斥我的人说:“中午整(酒)多了,你别见怪。以后我也学法,你就是大师兄。”从此以后,他见面就喊我“大师兄”。以前讲真相他总是摇头,现在他也三退了。

我认识到,自己能以慈祥心态说话待人,就在散发着大法光芒,就能影响周围人。有一天,一个常来進货的顾客说我:“你心态真好,一脸慈祥,很象微信上的一个高僧。”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指着高僧照片,说:“象吧?”我看着那个“高僧”,感觉笑容背后有种不善的东西,但我不能评价,得保留眼前这个顾客心底那份佛性,大法弟子只能救人不能毁人。其实我想:谁是高僧?大法弟子个个都是高僧──能看透世间凡事,懂得天象,懂得因缘关系,就象一个大学生看小学生一样,一眼看透,这还不是高僧吗?

浅悟商道

我体会到,正念强,路子走正时,生意就顺,否则就有麻烦。大法弟子做生意没有参照,全靠大法指导和心性状态往前走,在苦累的复杂生意中,不断修自己。

时常有朋友问我:“你生意这么好,一定有什么秘诀?”他想探讨点什么。我说:“哪有秘诀?你不都看到了吗?”其实,我不懂管理学和成功学,做生意也没什么花花点子,就是顺其自然对待每一天,该有财就来,没有的不想,不在“赚钱多少”上用心。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是主线,生意好似手里的一个风筝:根在我这,让它顺其自然去飘。

有的老板问我:“你对员工好,我也对员工好,你发福利,我也发福利,可我不在跟前时,员工就糊弄,不干活。我看你家员工不用管,干活象驴似的,你肯定有招法?”我笑着说:“有一天你修大法就知道了,善能感化一切。”常人对谁好心里是有求,嘴上不说,心里在盼。修炼人对谁好是真心的,是境界,这一点常人还没看透。

给员工开会时,我会讲一些大法弟子的网站上古人重德行善的故事,比如:《王善人的故事》、《拉杆秤》、《舍银救母女延寿得福报》、《奸商坑人遭恶报故事》……这些故事是神传文化的珍品,昭示天理,唤醒善心,警示人不做恶事。

作为老板,收银台的位置是很重要的。可我的收银台谁都可以坐在那儿,有同修来了,或去街上办事,我起身就走,随便指派一个员工坐那收钱,我没提防心,不看重过眼云烟。员工心情也不一样:坐那收钱是一种品行的奖励,会严格约束自己。

哪个员工家有事,比如婚丧嫁娶,我会到场随份子,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哪个员工买二手房,我跟她们一起去找房。钱不够时,我十万八万借给她们。有个员工借了十四万。知道的人都说:“现在借钱给爹妈都思量着借,你真行呀。”有个员工我借给了她十万,她眼泪汪汪的说:“我妈都没借给我这么多钱,这要活不干好,我妈都得骂我。”感动和报恩是人的善性表现,我做而不求,心里象没这事一样。每次帮助别人,我心里都感到高兴,有种喜悦,觉的我就应该这样。

最热闹的是每年端午节、中秋节、过年,我习惯给员工发福利:米、油、鱼什么的,有一年发七件。看到的人羡慕说:“赶上你这样的老板真幸运,员工累死都无怨言。”有一次下班时,突然下起大雨,有两个员工没带雨衣,我说:“你俩等一等。”我去超市买上两件雨披送给她们。员工说:“你真细心,换个老板谁管这事呀?”

放年假时,我向员工交代:“拜年时一定要给家人和亲戚讲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上班后我要检查。”这种间接的洪扬大法,也是在散发大法信息和福音,人传人效果更好。正月里,有的员工请我去家里吃饭,我借机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和三退,店员父母说:“孩子回来都说了,还说你脾气好,可知足了。”当别人接受大法真相时,我是最高兴的。

二十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和精神状态非常好,面容祥和,接触的人都有好感。有的问我:“你这人脾气好,在家肯定是模范丈夫了。”我说:“原来我脾气暴,是学法轮功学好了。”借着这个话题,我就讲大法真相。

我不轻易训斥员工,顺从不纵容,批评不伤人,放心不放任,奖励而有度。有新店员应聘时,哪怕不适应干三天走了,我都发工资,这在别的店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夜里下暴雨,两点多了,一个店员给我打电话:“雨这么大,你不去看看库房漏没漏雨呀?”她曾经是父母管不了的刺头,现在却深夜都能想着我的库房。我感到很高兴,如果不修大法,不善待她,她会想到我吗?为这事,我开会多次表扬她,并给奖励。

我认为,商道并不奥秘,什么品行的人有什么样的管理方法,什么境界的人做什么样的事,能够启发人的善心,激励人真心去付出,能达到这一点,就是成功的商道。

真心为别人着想

生意上会经常碰到一些小户,拿货少,耽误事,妻子有时甩脸子,耍态度。我劝她:“别这样,咱也是从小户起家的。”这样客户来时,我会主动帮助选货,同时给他们讲真相和三退。在我眼里,大户小户都是一样的,今天小不等于明天小,今天大不等于明天大。

远途来進货的人,有时要上街办事,忙着赶车,风风火火,时间很紧。我就买辆自行车备着,我说:“这是公车,大家随时用。兜里钱不够时,随时吱声。”

事虽小,却给顾客带来很大方便。有的顾客开完单要着急上街办事,掏出一把钱往桌上一放,说:“货款你自己数,我先上街办事去。”这种信任和托付,让我感到大法的威德,跟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打交道,他们放心。修炼前我贼精溜怪,谁放心过我呢?

有的新开店的小户来進货,图便宜,尽选价低货,可低价货一般都是滞销品或处理品。修炼前,有新客户来时我专推销滞销品,坑人的小把戏没少干。修大法后,我反过来了,有新客户拿滞销品时,我会提醒:“这个价虽低,但卖的不好。”他们会用感激的眼光看着我。

有一年冬天傍晚,要关门时,一个外地小姑娘来進货。她二十多岁,脸黝黑,风尘仆仆的样子。她怯怯的说:“我想开个店,進点货,你帮我选一下吧?”我妻子说:“明天来吧,已经下班了。”说着收拾东西要关门。她说:“我票定了,明早的车。”她目光渴望的看着我。我说:“行,你拿货吧。”我让妻子先回家,然后帮她一样一样的选。她选了些滞销品,我说:“这个不好卖,回去也是压着。”她目光有些惊异,说:“你心眼咋这么好?”我乐了。她边选货,我边给她讲法轮大法真相,她非常信,说:“看你心眼这么好,我信你的。”

打完包后,我问:“你咋走呀?”这时天黑了,街上路灯亮了起来,行人也少了。她说扛着去汽车站。我看她身体单薄,路又不熟,车站远,虽然我心里有点不情愿,但马上意识到这是私心,于是我说:“我送你吧。”我用自行车驮着货,跟她走到汽车站存好。我说:“你吃点饭,休息一下。”我转身想走。她说:“我钱都進货了,不吃了,睡一觉明早坐车就回家了。”我有点惊讶,也有点心酸,红尘里的众生,苦苦为生活挣扎,不得大法还有彼岸吗?我说:“走吧,咱们一起去吃点快餐。”她说啥也不肯。我说:“我也没吃,就算你陪我。”饭后分别时,她说:“我长这么大,就觉的我妈好,没想到这次出门,能遇到你这样的好心人。”我说:“学法轮功的人都这样,以后出门有难事时,你就找炼法轮功的人,都会帮你的。”

没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女孩,几年后成了大老板,生意红火,一年能销我产品几十万元。每次见到她时,她都会提起那段往事,说:“只要你家有的产品,我谁家也不去,就進你家的货。”还说:“什么时候你有空到我那看看?我请请你?”

在一些小事上,能体现出修炼人的境界,就象这个小女孩,我只帮了她这么一点,她看到的是有信仰的人的善行和大法的光芒,她对大法真相能够信。

在县城开发区,有个老板生意黄了。他欠我租费还有五千没还,欠周围人也不少。大伙去闹,逼他还钱。听说他欠债上百万,他被逼的吃不下饭,人很憔悴。我跟他说:“欠我那五千不要了,你先还别人钱吧。”他感动的没法,说:“真是谢谢你!谢谢你!真够朋友!”我说:“我要不炼法轮功,这钱肯定要,现在谁不拿钱为重呀?你记住大法好会有福报的。”他说:“记住,一定记住。”

过年的时候,他让手下人送来一盒礼品茶。送茶人说:“我们老板说了,你是最好的人。”我说:“是我修大法的原因。”接着,我给她讲真相和三退,她高兴的说:“谢谢!谢谢!”

感到对钱的陌生

一晃大女儿结婚了。女婿懂管理,我感到生意好象走到终点,干了大半辈子,心里有点舍不得。可是我清楚,我不是为赚钱来到世间的,是为大法而来,为众生而来。有人顶替我,我就别占窝了,于是我毅然把几千万的家产给了孩子。

最初退下时,心里空旷和寂寞,厂家、客户、货站不找我了,电话少了,一个个象断线的风筝在眼前迅速飘去,我更深切的体会到:人世间什么是你的?积攒多少家业是你的?都说够用就行了,可心里都想多挣点、攒点?最后给谁了?说是给孩子,其实等于给了陌生人:因为给谁都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师父说:“为何来世中 答案迷众生 错把名利当目地 拼搏都把积蓄增 荣华富贵带不走 一生操劳为谁争”[3]。如果不修大法,我这种钻到钱眼里的人不会那么痛快把家产给孩子,何况女婿还是外姓人,不咽气都不撒手。是大法救了我,是在大法中修炼出的境界救了我。有时我站在镜前:白发多了,背驼了,脸有点沧桑,如不修大法,红尘苦海中还有岸吗?

在大法中修了二十多年,我这匹“骆驼”终于钻出了“针眼”。当年的药篓子和思想肮脏的我,走到今天,真是脱胎换骨,这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的威德。二十年的时光我没有虚度,天天、月月、年年都在充实做着三件事,生意再忙,到发正念时间,我会放下手里活,去发正念。偶尔回老家时,我会把大法福音讲给族人和所有亲戚。

得法前,我失业工资一百多元,现在社保开支三千多,似乎又回到从前。我生活简朴,吃穿很简单,工资钱花不完,做了大半辈子生意,我对钱似乎有更深的感受。

有很长时间,我发现对钱感到陌生,好象钱与我很遥远,与我没啥关系,我奇怪的想:我赚了大半辈子钱,得法前拼命赚,得法后淡泊赚,现在咋对钱陌生了呢?看着世人赚钱那个劲头,忙忙碌碌的,我想:“他们在忙什么呢?”可能是我超脱出来了,心干净了。妻子叨念:“咱还有几处房产,把租金攒着,多攒点钱。”我说:“攒多少都是数字,从古到今,穷人富人都在攒数字,得到精神上的享受,最后数字给谁了?都扔了,说是给儿孙,谁是儿孙?”师父说:“来世一身光 走时空空脱皮囊”[4]。

后记

二十年的修炼体会太多了,真够写成一本书。二十年里,我有过许多关过的好时的欣慰,有过打零分的心酸,有为自己提高慢的烦恼,不管是阳光还是风雨,三件事我一直持之以恒坚持着。每迈一步,每提高一点,都是师父慈悲保护。是大法纯净了我,是师父塑造了我,我能从十恶毒世的人间破壳而出,毅然走到今天,一切都归于师父和大法!

二十年时间漫长而短暂,回顾起来有说不完的话。本来最初我不打算写这篇稿子,觉的自己修的差,是同修鼓励我,是师父帮助了我,在征稿即将结束时写出这篇体会,向师父交一份答卷,以证实师父和大法的威德。

再次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解迷〉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别把人世当故乡〉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