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一起讲真相中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去邻居家,偶然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当时我就看到了书封面上的法轮图形在转。我想翻开这本书看看,可邻居一把夺过去了,说:“你信基督教了,你别看了。”就这样一晃三年过去了。

我的一个同事是修法轮大法的,被迫害回来后,她丈夫不让她学,她就把《转法轮》拿到我家,有时间我就看《转法轮》,正式接触了法轮大法。到了二零零五年,我觉的这大法太好了。可是我认识的字太少了,要想把这本书完全读下来太困难了。后来,几位大法弟子帮助我。我读法时不认识的字,他们就告诉我;有时小声的和我一起读。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能把《转法轮》这本书读下来了。

后来同修来我家学法时说:“大法弟子不能只学法,还得出去救人。”从此我就开始发真相资料。有一次我和两个同修出去发资料,走到一户人家,我拿了一本《九评》放在了门口。一抬头看见这家夫妻俩趴在窗台正瞅我呢,随后男的就跑出来捡起书追我,一下子拽住我的胳膊,要把我送到派出所,并掏出了手机要打电话。我乐呵呵的把他的手机一把夺过来。他抢手机我不给,我一直冲着他笑,他愤怒的喊:“笑什么?别笑了!”我说:“你把手撒开。”这时同修背着一兜子资料也赶过来解围,但是那男的不听,就是拽着我的胳膊不撒开。这时他的媳妇也过来了,我说:“我也没伤害你,就是往你家送了一本书嘛,这书是救人的,你看就留下,不看就还给我。”我怕他毁了书,就从他的手里把书夺了过来,接着对他的媳妇说:“你让他把手放开,男女授受不亲。”他媳妇说:“你放开她吧。”

后来我想:不能光发资料,还得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但是我也不会讲啊!我想找同修带我一下。有一天,我和两个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同修A讲,我在一旁听。当时同修A给一个老师讲,这个老师说她看过《转法轮》,就想在里面研究出点名堂来,所以她不退。然后同修A就和我急了,埋怨我跟着了,不然人家就退了,并且说以后别跟着我们出来了。我又求同修B带我一下,同修B说那你得离我们远点。我想:离远点,能听到你们怎么讲的吗?

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同修们一起去外地配合营救被迫害的本地同修。第二次去在一个同修家发正念,同修打算给那里的公安局人员讲真相。同修C说四个人去,人太多了,不让我去。我非要去,同修C说你给那两个扫大街的讲退了就去吧!我想:我根本不会讲,你们刚才讲都没给他们讲退,让我去讲,这不是嘲笑我吗?我又一想:我也该突破了,那就讲吧。当时我急得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心想:师父啊,我也不会讲,求师父加持我把那两个人救了吧!

我先走到男士面前,温和的对他说:“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律上也没讲法轮功啊!本来你就是一个好人,你就把你那个党退了吧!”没想到男士同意了。我又走到那个女士面前说:“你也把那个党退了吧!你宣誓时脑袋上有一个印记,退了就把那个印记抹掉保平安吧!”于是她也退了。我终于突破面对面讲真相这一关了,我真激动啊!感谢师父加持我,也感谢同修用话刺激我,使我突破了这一关。

回来一段时间由于忙其它的事没有去讲真相,后来我想应该去面对面讲真相。想搭个伴儿,就跟同修A说:“我和你一起去讲真相吧!”同修A说她能讲真相,但不爱和陌生人搭话,我说:“我能跟人搭话,我搭话你讲。”于是我们就出去讲真相了。我搭上话,也能讲真相了,一要帮人家三退了,同修A就过来讲。连续三天,我讲了好多,但每次都是同修A插话帮助三退。第三天时她说:“姐,你三天一个人也没退,白蹓跶。”我心里这个委屈啊!眼泪刷刷往下掉,心想:我讲那么多,每次你都过来插话,还说我一个没退。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四位同修一起去发真相台历,我搭话,同修A又过来讲。我当时想:让她去讲吧,我把这颗求名的心放下。第二天,我们又去另一个地方送台历,看到人我让她去讲。我想大家出来讲真相不要产生矛盾,以免邪恶钻空子,都是为了救人,谁讲都一样。师父的法也打入我的脑中:“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我的心性提高了, 她反而不去讲了,非让我去讲。

这样我们形成了整体,有时间就出去救人。通过这件事我也会向内找了。回想起这么多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真的太谢谢师父的一路保护。在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阶段,弟子一定会更加精進!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