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市展中香被关押 家人维权被殴打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展中香、周君、周玉香、张俊英、王增美五位法轮功学员九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展中香家人被殴打。现在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展中香家人已经请律师维权。

展中香女士,五十六岁左右,平度市农村信用社职工。九月二十四日中午时分,展中香和周君赶集买完东西坐在车里等周玉香(当时,车停在仁兆镇政府门口)。突然两辆车夹住了她们的车,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警察的陪同下过来诬陷展中香。周玉香赶集回来后看到此种情况,急忙上前问:“你们干什么?!”也被非法抓捕。

下午,仁兆派出所警察伙同平度国保拿着钥匙私闯民宅,到展中香家非法抄家。派出所将非法抄来的东西放在展中香的身边强行拍照,欲构陷她。展中香质问警察:“你们抄家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家人?也没有当着我们本人的面。”

在仁兆派出所,警察强迫展中香坐在铁椅子上,六个人摁着她,强行拍照,抽血。

展中香儿子被派出所警察殴打致眼睛、鼻子流血

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点,展中香的儿子与儿媳去仁兆派出所了解情况,询问为什么抓捕母亲?警察威胁他们:“你们是不是也学(法轮功)?”警号为158172的警察(万x光),大声呵斥,不让家人说话,态度嚣张恶劣。当展中香的儿子就法轮功问题询问他时,他恼羞成怒地上前猛推展的儿子的肩膀,大吼:“你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的办公室!”

这时进来了好多人,包括该派出所所长李宣邦,他问:“你们来干什么?”她儿子回答:“找我妈。”他假惺惺地说:“那先等会儿吧,先出去。”另一个穿灰色文化衫的人(狠毒地打展中香儿子的参与者之一)说:“等会儿就送走了。”

警察随即让家人在刑事拘留书上签字,家人拒签并质问警察,为什么不及时通知家人?警察肆无忌惮地回答:“现在告诉你们也不晚。”并让其他人录像,她儿媳说:“我们也可以录。”一个年老的警察夺走她的手机,在儿媳的多次要求下,才归还。

所长一直假装安抚家人,诱骗他们签字,见家人始终拒签,就撵家人出去。家人只好坐在派出所大门口。十二点多钟,警察们出去吃完中午饭回来后,又撵家人走,连大门口也不让坐。

不一会儿,穿灰色文化衫的人(可能是仁兆镇综治办的,待确认。)过来大声诬蔑法轮功,声称展中香等人犯了罪。家人立即说:“犯没犯罪不是你说了算的。”该人还一一问在场家人的名字,当被反问他的名字时,该人立即心虚地不说话了。

家人与他理论:“我们来了解一下情况,你们有认真答复的义务,你们却大声呵斥,这就是你们警察对待老百姓的态度吗?”该人竟口出脏话,骂展中香不是人。

十二点半左右,一辆载着三位法轮功学员展中香、周玉香、周君的车开出了派出所。(该车写着:行政执法,综合执法。车牌号是否为鲁B9W97U,待进一步核实。)

家人急了,立即向前,大喊:“我们来了解情况,你们不答复,反而要将俺家人拉走,要拉到什么地方?”

警察们一拥而上,警号为158172的警察(万某某)脱掉警服,使劲勒住展中香儿子的脖子狠命的往后拉,与穿灰色文化衫的人一起狠毒的专门攻击展的儿子的头部,特别是眼睛、鼻子和脖子。当场打得孩子眼睛和鼻子鲜血直流。

展的家人上前阻止警察行凶,也被打。当时出来让孩子签字的一年老警察一拳打在孩子的姑妈肩头上,她立即疼得倒在地上,姑妈爬起来,又被打倒;姨妈的胳膊被打伤……家人的呼喊声,警察的吆喝声,乱成一片。整个过程,展中香的儿子始终没有还手。

展中香的儿媳还有一个多月即将生产,她又急又怕,顿感不适坐到地上,警察才住了手。很快,警察打电话叫来了仁兆镇综治办的人,大约二十几个,所长李宣邦也露面了,假惺惺地说:“怎么了?你们跟我到信访办公室处理解决问题。”家人信以为真,就让展的儿子跟着所长一行十几人向东走,刚走出二十几步,就听到家人大喊:“快回来,车又开出来了。”展的儿子欲往后跑,所长大喊:“拦住他!”从大门边立即跑过去十几个人,其中一人暗自吩咐周围的人员说:“下死手!往死里砸(展的儿子)!(大意)”让旁观者不寒而栗。

就这样,家人眼睁睁地看着亲人被劫走……此时,大约是中午十二点三十五分。

展中香儿子的眼睛、鼻子被打出血,身上多处伤痕,下肋骨被打伤,一直到二十七日,他试图将身体微微前倾或者后仰都疼痛难忍,已到医院做了相关检查及鉴定:右眼球受伤,视力下降,下肋骨挫伤。身上多处外伤。

两名主要行凶者:警号为158172的警察及穿灰色文化衫的男子

律师指出相关办案单位的违法之处,国保刘杰直推责任

下午四点左右,家人去平度公安局信访处反映被仁兆警察殴打的情况,后来去了三个人,其中有纪委的马书记,政法委的一个律师,他们只让展的儿子一个人进去,听了孩子的诉说后,不以为然地说他们第二天调查一下。给人的感觉就是走过场,根本不当回事。

晚上,家人到平度市公安局国保刘杰家去找刘杰,询问展中香被非法抓捕的事,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母亲。刘杰大惊失色:“你们怎么来了?这个事不归我管。展中香多年的情况包括办了内退等,所有事我们都清楚。你们结婚当天的事,我们都知道。”

二十六日上午,家人去仁兆派出所要人,一直等到下午。展中香的儿子给所长打电话说:“我们只是来要人,就想看看母亲,为什么抓俺母亲?一、抓捕后没有及时通知家人;二、你们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我们来了解情况,你们不回复,却一个劲让我签字,我怎么能签?你们要将我母亲拉走,我不知你们要拉到哪里?你们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答复,我肯定要阻止,你们却动手打人了,你们这是暴力执法。我要逐级反映。必要时走法律程序。”

所长让家人写个诉求,交给他,他给递上去。当天晚上,所长又托人说,交给平度公安局执法大队就行了,不用交给他本人了。并威胁说明天不要去派出所了,再去就抓起来。让展的儿子一个人去就行了,不要去很多人。

下午四点多,家人去平度公安局找刘杰,刘杰出来让家人站在公安局大门口谈。刘杰一直说:“我不知道,我管不着。”推责任,又指着公安局旁边的信访部门说:“你们赶快去那里投诉我,别让我干了,我真干够了。你们这样整天找我,赶紧投诉我吧。我上面也有领导,我说了不算。我没有直接参与,我没去抄家。”

家里被抄走的东西都在国保大队。家人要被非法抄走的大约一万六千元钱,刘杰说钱等人出来再说,调查完再说;并拒绝还给家人孩子工作的电脑。家人只要回了家门钥匙。刘杰说:“我没去(抄家),我们只是作了指导,起了指导作用。”正说着,一个身高一米七三左右,脸胖胖的人出来了,凶巴巴的对展中香的家人说:“你们来干什么?该找哪个部门找哪个部门!”说完就走了。

家人找律师咨询相关问题,律师指出:“钱应该还的,钱与案件没有关系。法律明确规定:与案件无关的三天之内就得返还的。不返还钱肯定违法。”

家人问:“他们(公安)自己拿着我们家的钥匙,无家人或我母亲本人在场,闯入我家抄家。搪塞我们说当时叫了居委会的人去的。这种情况是不是违法?”

律师:“这是不允许的。有家人为什么叫居委会的?”

非法抄家后的第二天,家人赶回家,发现家里有烟灰、烟头(全家人没有吸烟的);两个卧室的灯都开着。亲朋好友愤怒地说:“这种行径与土匪抢劫有什么两样?”

展中香请律师转告家人对人一定要善

二十七日上午,律师去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会见展中香。出来后,律师感叹:“展中香就知道关心别人。”她挂念儿媳的身体和儿子那天受的伤;因为儿媳很快就要生产,自己现在却不能马上回家照顾她,感觉很抱歉。同时请律师转告家人对人一定要善。儿媳想到那么好的婆婆竟因为炼法轮功做好人而深陷囹圄,不禁抽泣流泪。

下午律师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平度公安局递交手续。刘杰一见律师和家人来了,很紧张,忙说不清楚。儿媳说:“你昨天不是说你们国保起了指导指挥的作用吗?” 刘杰赶快推托:“不是我,也不是我指挥的,指导的。”

一个自称姓郭的人(脸胖胖的),对刘杰说:“(这个事)很简单,你跟他们解释一下就是了。”刘杰忙摇摇头,溜出去了。郭要过律师证研究半天,律师告诉他:“你们这样(非法抄家,抓捕)是不合法的。不是你们管这个事吗?”郭说:“字是局长签的,与我们没有关系。” 律师:“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展中香无罪。”郭:“我们按我们的规定办事。”

闻听此言,在场的人不禁面面相觑:律师要依法办案,公安国保是按他们的规定办事呀。但是,如果他们的所谓规定不合法呢?

律师将相关手续与《不予立案申请书》交给了姓郭的。郭说:“你这个申请书,我没听说过,放这儿吧。”转而吓唬家人:“你们为什么去刘杰家?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不能去了。为什么私下找人家?去年5月13日你们婚礼上,就要抓你母亲。”“你们(儿子、儿媳)是不是也炼法轮功?等我们调查调查。”“你们再有下一次,就……”“你们为什么去刘杰家?你们这个情况,我们就应该抓你们,你们问问律师。”

律师回应:“他们(去刘杰家找刘杰)没有违法。”郭仍然非常强势地威胁俩个孩子:”你们如果再去,就抓起来,就这一次。”

到平度仁兆派出所递交《不予立案申请书》和《控告状》

从公安局出来,律师又与家人赶往平度仁兆派出所递交了相关手续。一进派出所,警号为158172的警察(二十五日当天主要打人者)一直不敢直视展中香的儿子。律师对该警察说:“我想了解一下案情。”该警察拒绝道:”你不能了解案情。公安部有规定。”

当律师要求他把那个所谓的公安部规定拿出来看看时,该警察恼羞成怒了,因为根本没有这个规定。律师告诉他:“法律明确规定,律师可以了解案情。”该警察很尴尬:“那你们等所长吧。”

律师打电话给所长说明来意及相关情况,所长让律师将相关手续及《不予立案申请书》和《控告状》交给警号为158172的警察。家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展中香,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平度市仁兆派出所所长李宣邦指使纵容下属暴力执法的责任;公开事件全程执法视频。

家人还拨打了电话12389,举报该派出所警察的违法违纪行为。

展中香被非法抓捕后,一个朋友的丈夫听说后,非常难过:“这是什么世道?大姐(展中香)这样一个整天就知道为别人着想的人却被非法关押。没有天理啊!”

展中香的丈夫已经去世,公公出现脑梗症状,母亲身体也不太好,儿媳妇待产,急需她回家照顾。

曾经多次被迫害

展中香女士,平度市农村信用社职工,在迫害发生后,被迫调离多个地方,都离家很远,与丈夫、孩子、家各居一方,长时间不能回家。

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访,被信用联社罚款五千元,并承担联社去北京找人的全部费用一千五百五十四元五角,一年内只发生活费,取消二零零零年度未休假补贴及其它补贴。她所在单位也因此被摘掉先进单位的牌子,同事们每人少发五百元奖金,这就是中共的株连政策。

二零零三年五月初,展中香因给大田派出所户籍员生显廷真相材料被构陷,被平度市恶警于斌、孙某、马某等人从单位绑架到大田派出所,被铐手铐坐铁椅子一天,恶警勒索了她丈夫六千元人民币才放人。二零零九年二月,因去同修家串门,被早日蹲坑的同和派出所恶警绑架,中午被劫持到蟠桃洗脑班关押,期间丈夫与儿子天天去要人,在非法审讯期间遭邪教科长(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赵洪武的野蛮毒打,两天无果后,暗地里索要了家人两万元。还恐吓家人不能上网。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十一点四十左右,山东平度“六一零”代玉刚带人在展中香楼下,被买饭回来的展中香发现,径直没下车往前骑车走,这时代玉刚掏出电话,通知早已等候多时离住所50米远的恶警叫其拦住。据目击者说:有两辆警车、一辆面包,有十几人进行追赶,警车鸣笛,展中香走脱。

次日中午十一点半平度“610”以王欣玉为首的3人,到展中香丈夫的单位进行恐吓,逼其开门,一脸横肉的叫嚣,并威胁不开门就破门而入,其丈夫要站起来,王欣玉都大吼小叫的不让动,手机不让打,饭不让吃。还叫其关机。嚣张到了极点,在家属没配合的情况下,这才收敛了很多,软硬兼施磨了两个半小时才离开。使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其行为与恶匪无异。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山东平度六一零人员闯到农村信用社,找法轮功学员展中香的丈夫,说要找展中香谈话,其丈夫没答应,丈夫单位领导告诉这几天不能出去,并说六一零给单位施加压力。三月七日,展中香家楼前就有人在监视。

劝告

所有参与迫害者,全都记录在案。对承办案件的终身负责已成为制度,执行明显违法的上级命令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已成为条文约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追究所谓的刑事责任经不起“办案终身责任制”的倒查和纠问。

美国政府从二零一九年五月底开始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迫害者”包括、但不仅局限于直接实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以及协同者。人权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亦在惩罚之列。

希望大陆所有相关人员引以为戒,对迫害政策不予配合、执行,不要堵死自己和家人前往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定居、学习、旅游、经商之路。


部份参与迫害者:
平度市仁兆派出所:
所长:李宣邦:17667595831
副所长:贾书豪:18660225089
指导员:李锋刚
万x光:158172(警号,参与非法抄家)
张姓警察:020177(参与非法抄家,戴眼镜)
PD1579,骂师父,骂展中香。
国保打手刘杰:15866870870 15192722858
国保大队长:姓郭(脸胖胖的,身高1米73左右。)
邪教科长李春民:13969706830
平度六一零副头目国玉成,15615887178

'张姓警察:020177(参与非法抄家,戴眼镜)'
张姓警察:020177(参与非法抄家,戴眼镜)

以下为其他参与迫害者:(黑衣人为偷偷录像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