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位农村妇女。一九九八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天热,我正在大门外吃饭,邻居女主人推着自行车要出去,男的大声说:“昨天你没吃饭就走了,今天还没吃饭,又要出去?”我好奇地说:“去哪儿呢那么急?”“去学法轮功!那很远,要早点去!”“法轮功?”我从来没听说过。

邻居女主人接着说:“这个功法可好了,祛病健身有奇效。”“噢,我也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我把碗往家一放,推着自行车就走。

我们和同村的另一个人一起骑着自行车去法轮功学法点,一路飞奔,二十多里路,我们一会就到了。那里已有十几位同修。大家都到齐后,就开始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大家都静静的看,我也认认真真的看。那天放的是第三讲,我听不懂师父讲的是什么,就是瞌睡,师父讲完了,我也睡醒了。

第二天,我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不知不觉又睡着了,心里很沮丧,一连几天如此。后来才知道,我一進法轮功讲法录像班,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以前有偏头疼病,梳头都不敢碰头皮,整天头疼。听完第九讲,浑身轻松,头不疼了。

然后,就开始农忙秋收了。农忙过后,我们邻村又办了师父九天讲法录像班,我们村三个人都参加了。这次我从第一讲开始看,也不瞌睡了,我都听進去了,一边看一边流泪,看了九天,流了九天的泪。

师父讲的很清楚,让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人为什么活着等。法轮功太好了,我也请了一本《转法轮》,每天如饥似渴的看,晚上去同修家学一讲法,炼静功半小时,早上四点起床炼动功,每天如此。那些日子真是过得充实而又快乐,修大法真幸福。

迫害发生后的头几年,我们地区几乎没有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二零零五年过年,我在省城亲戚家走亲戚,终于和那里的资料点同修联系上,从此,我每周坐车去拿真相资料。晚上,我挨家挨户的发资料,贴真相粘贴,心里一直背着《洪吟》,把大法弟子的善带给周边村落的家家户户。有时,碰到养狗的人家,那狗在院子里唧哝两声就不叫了。

一次发资料,走到一家门口,主人正在开门,我就想,我是来救你们的,给你们送福的,不要干扰我。那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我继续堂堂正正的发资料,一晚上发三、四个村庄,回到家两、三点钟。

白天下地干活,碰到人就讲大法真相,吃饭时,和乡亲们讲真相。没碰到人时,就背《洪吟》,没记住的,就掏出抄在纸上的诗看看。《洪吟》、《洪吟二》都是在地里干活时背熟的。

孙女出生了,我到县城里儿子家带小孙女。一天晚饭后,我出门散步,看到(城中村)村口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半身不遂,走路很困难,心生慈悲,就去给她讲真相。老太太很认同,退出团队。

这时,她的儿子从院子里走出来,我又给她儿子讲真相。她儿子听明白后,也退出了团队。她儿子是货车司机,我对他说:“你常年开车,可要注意安全呀!你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保命保平安!你妈妈身体不好,教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也会好起来的。”他听了很高兴,也想叫他妈妈炼法轮功,问我有书没有?我说:“现在大法书很难找,我给你一本真相资料看看吧,你们村子以前有炼法轮功的,你去找以前炼过的人问问,看能借来不能。”

正在这时,他家邻居男主人出来了,有五、六十岁,好象是喝酒了,说话舌头都有点僵硬,吐字不清楚。老太太的儿子一看邻居那样子,把他邻居支到一边聊天的人群中,他自己就回来了,还是想问学法轮功的事。没说几句话,他邻居又过来了,坐在我旁边,我想给他讲真相,刚说几句话,他邻居恶狠狠地说:“你这是反党,你不想活了!还保命呢,保什么命?!”他突然站起来,抬手给我两个耳光,打得还很重,我一点防备都没有。老太太的儿子反应过来,拉住他邻居,叫我快走。

我站起来就走,也没往后看,走到家对面,几个人正在下棋。这时,那老太太的邻居父子两个人追上来,老的说就是她。我回头一看,又是两个重重的耳光。他儿子问我:“你跟我爸爸说了什么,把他气成那样?”我安静的说:“人得学好,做好人,老天会保佑好人平安。”他儿子说:“你说的没错,你走吧!”

進到儿子家后,我仔细找原因,今天哪里做的不好,也没找到原因。我心里很平静,大法弟子遇事要忍,也没动气,心想也许是讨债来的。邪党的历次政治运动,每次都是靠谎言宣传,暴力行动,毒害了几代人,如果不是中共谎言诬陷法轮功,也许那老人会冷静的听到大法的福音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