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中证实法、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位农村妇女,今年七十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

一九九八年,丈夫患肺气肿病,连续三年進医院,后经人介绍,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修炼后,丈夫变化很大,以前走路都十分困难,走三步停两步,上个小小的山坡都上不了,有气出,没气入,十分困难,修炼后,不但走路轻快,还能骑自行车、推车上坡了。

有一天,他拿着《转法轮》这本书说:“给你一本书看。”我拿到书当晚就看,一看觉的很好,都是教人做好人的。书中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我想如果大家都这样,那这个世界多好啊!因此我就说:“我要炼。”就这样走入了修炼。

我原来患有眩晕病,右手右脚痛,干一会活,就不得不停下来刮痧(一种治疗方法),手痛时,一勺水都端不起。修炼后,我身上一切病都好了,一天干活到晚也没问题了,还不感到累。我和同修一起去洪法,十多公里路,骑自行车,一路上坡,也不用下车,一直到家,象年轻人一样,非常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后,农村也不例外。因我没把大法书交出去,大队还点了我的名。在打压下,因害怕,好多人都不敢炼了,丈夫也不例外,因此好多人的病业也就出来了。我坚信大法是最正、最神圣的,每天自己炼,不敢放炼功音乐,就把口诀背熟,自己念着炼,但没做到天天学法。同修拿来真相资料,我看了,就送给常人看,有时讲讲真相。

就这样,一直到二零一零年,丈夫旧病复发,去世了。那时村里已有几个学员去世了,有些还在过病业关。这时,我听到好些常人不理解,都在议论。我心里不好受,一边走一边想:师尊告诉我们看到和听到都有我们要修的。因此回到家,我在师尊法像前双手合十,对师尊说:“我一定要好好在我们村里证实大法,请师尊加持。”

在师尊的看护下,我身顾两头,周末、假日回家干农活,平时在城里煮饭,照顾小孩,开春播种下地时,又要选柚花授花粉,真是忙不过来。我每天凌晨两点多钟起来炼功,发正念,吃完饭,带着师父讲法录音就去干活,一直干到快天黑时才回家,天天如此。

村里常人问我:“你天天这样做,不头晕吗?”我说:“不会。修炼前会,不但头晕,心还会乱,现在一天下来,一点事也没有。并且我每天凌晨两点多钟起来炼功。”她又说:“你这样不休息不困吗?”我说:“不会。”师父说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2]。回去干活都是这样,一天干到晚。

我这样做,A同修到处讲,说和我同龄的常人××,她都享福了,有人服侍,我命苦,还要干活。B同修跟我说了两次,第一次我说这是我自己要的,谁说我也要干活,第二次我想起了师尊的法:“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听说这些话了。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无论做什么都有好的收成。我深深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用来证实大法的。因此无论谁讲起,我都会说:“这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而他们都说我有师父保护。

我每年产的农产品,除了自己吃以外,都是送人,从不要他们的钱。每年产的柚子,我都是按来收购的老板说的价格多少就卖多少,从没卖过高价,我深深知道,这些都是大法给我的,是用来证实大法的,不能利用大法来发财、求利益,求财正是我们修炼人要放弃的。

二零一五年,经本地人介绍卖柚子,我和他们一起去过秤,中午在老板那吃饭,他们喝了酒,结果把钱给算少了七、八百元,我回家后一算,不对,打电话过去,他说会补给我,可一直没补,我想,可能我前世欠了他的,现在还了就好。

第二年,中介带来外地老板,问我柚子多少钱一斤,我说:“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你说多少钱?”中介听我这么一说,就开了个下树价(本来包装好的要贵一些),我同意了。可卖出去几天,柚子降价了,我担心,后来问中介,说那老板没赔钱,我心里高兴了。

师尊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1]修炼前,我曾和人家因菜地的事大吵,几年不讲话,小小的柚子,人家给我摘了,我骂骂咧咧的,心里总想着,人家欺负自己,心肠这么不好,想到睡不着觉。

修炼以后,我按师尊的法要求自己。二零一一年六月,小孩放假,我回去干活,听见邻居大声的喊:“某某,我那里出贼了。”连喊几句,人家问他什么东西没了,他说饮料,又说大门只有我能入,是我拿走的。我听了一点不动心,就象没听见一样。第二天,我问他,你的东西找到了吗?他说找到了,不知道谁藏在那里的,他又说是他自己做累了,忘了放在那儿。

二零一二年,这邻居回来想修房子(他不在家住,退休在外地),以前的老屋都是很潮湿的,他有两间,我有一间,叫我一起修。当时我刚换房,没钱(都是银行按揭),我说:“我没钱。”结果他请人把我房顶上的瓦抽得稀疏,说房子倒了,我才会修(这是后来我听人家说的)。第二年回来,房子没倒,他就把我的房子捅坏。知情的人说:“你也把他的捅了。”说了好几回,我想我是修炼人,是大法弟子,不能跟他一样,可能我前世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我应该要按师尊的法去修心性。

二零一四年,村里有人来买柚子,突然提起四十多年前的事:“当年我偷你的鸡,是当时的生产队长叫我偷的(那时他才十三岁),偷来全给了队长。”我听了后一点也没动心,我也早忘了。我庆幸的是我得了大法,我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是啊,当年我生小孩坐月子,没糯米,因此没米酒吃,仅有四只鸡,还都被偷走了,我从来也没跟人讲过是××叫人偷的。我今天有这样的身体,全是师尊给的,是大法给的。谢谢伟大的师尊!

师尊说:“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1]因此,我想谢谢所有给我提供提高心性机会的人(包括没写出来的),谢谢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