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魔难 跟师父走到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八月二日修炼法轮大法的。那天十岁的女儿听人家说“炼法轮功家庭和睦,不闹离婚”,她就非让我去。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到炼功点炼功。记得一次我感觉有人在前面帮助我纠正动作,睁眼一看,没有人,只有辅导员在后面,我明白是师父法身在帮我呢。从那时我就决定跟师父走到底。

狱中背法 威严慈悲解体迫害

学法不到一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就想这么好的法,他们不让我们炼,我要去反映情况。结果反映情况时他们根本不听,我一次次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我坚决不配合邪恶。

在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时,我曾被迫面壁白墙站了四个月,常常不让睡觉。我心里一直都背法,跟师父说:我不怕,我是大法弟子。一年里我受尽折磨:殴打谩骂、电棍电、冷水泼。开始时没人“转化”,压力都分散了还好一些,后来“转化”的越来越多,最后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狱警更加疯狂,队长说:“制度上说打死法轮功白打,算自杀。”

当时我也有点茫然了,就跟师父说:这么好的法,怎么都“转化”了,坚持对不对呢?我转念又一想:我跟师父发过誓,一定跟师父走到底。打死我也不“转化”!等到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狱警也不让我罚站了,以后什么脏活累活都让我干。但我心中有法,我什么都不怕。

后来因为我不“转化”,被关進集训队,那里面更险恶。有一次我被关進一个黑屋里,什么也看不见,两个男狱警拿电棍追着电我。我也确实很害怕,就说:“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为什么要电我?”同时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没有错,我就信师父!不一会儿,我听到另外空间有人说:“拿手抓对方的电棍头,电棍就会电到对方。”我想是师父在告诉我,就一把抓到狱警的电棍头,真的电流就电到了对方。他们说“她有力量”,马上就停止了,然后跟队长说把我带回去吧。

出狱后,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写道:“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1]我流泪了,那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还有一次,因为我炼功,他们用电棍把我电死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但是他们说什么我都能听到,就是全身不会动。然后队长把所长叫来,所长问怎么回事,队长说她上高摔下来了。所长问是什么地方的人,队长说是北京人。所长说:是北京人好好保护,要是外地人就把她扔到大门外。然后所长就走了。过了几个小时以后,我就慢慢的醒过来了,之后他们拿别人的“转化”书让我签字,我就不签。他们就找来好几个人按着我签,也没签上,我心里说:师父,我不能签!最后真没签上,狱警队长只好让人将我带回去了。

一次,狱警队长把我叫到办公室问: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他们就用电针电我,两个胳膊都被电破了,他们问一句“炼不炼了”,我就说一个“炼”,他们就电。我心里就背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最后电棍电的都没电了,他们也没得逞。

回牢房后,很多学员看到我都哭了,说:“转化”吧,多疼呀。我笑着说:“我不疼,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

两次被劳教,亲人们探监证实法

后来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刚被关進劳教所时,还是原来的大队长。有一次全队集合时,大队长大叫着我的名字说:“把她好的作风又给我带回来了。”

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我心里背法就能过去,不管邪恶怎么迫害,我都不向他们低头。当狱警用尽各种办法逼我“转化”不能得逞后,就想利用亲人、亲情“转化”我。

见亲人得写接见条,一个月一次。我知道他们逼家人说对大法不利的话才让接见。每个月狱警都让我写接见条,我就是不写。他们说:“你不写就不让接见。”我心里就跟师父说:我是修炼人,无论到什么地方我就跟着师父走,就是相信师父。

他们不让我见家人长达一年零两个月,在这一年多里心里就是背法。狱警没办法,也只能就让所谓“帮教”人员每天跟我聊天。“帮教”问我想不想家人?我说:“我在这里不想家人,回到他们身边就好好照顾他们。”后来我没写接见条也让我见家人了,女儿看我就哭,屋里边接见的人都哭。家里人问:这里打人吗?我说:“打人我也不怕,我是做的最正的。谁也打不了我。”我就一直跟家人说怎么做好人,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家人就一直听我说。我不能让家人按邪恶要求去说对大法不利的话。

还有一次,丈夫和姐姐到劳教所里看我,当时接见的人特别多,丈夫到我跟前就问:“你还炼不炼了?”我面带微笑的说:“炼。”他二话不说把五百元钱摔在椅子上就到外面去了。然后姐姐就哭着大声数落我,我等我姐姐说完了,就说:“姐姐你炼不炼了?这么好的法你不去维护,能听他们的吗?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不要大法,我就是要给大法讨个公道!不能哭,不能向邪恶低头,他们的做法全是错的。”

不一会儿,队长出去了就把我丈夫又叫回来了。我丈夫一回来就跟我姐说:“姐,咱要向善。”当时他们俩个就大声说:“炼法轮功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是共产党错了,为什么把好人都关在劳教所里?”我一看他们做得太正了,心里说:谢谢师父!队长一看压不下来,就让接见的队长把学员都给带回去了,接见还没到时间就让回去了。我姐姐走的时候对我说:“我支持你,家里我帮着照顾。”那次是我家人最好的一次证实法。

去掉对亲情和利益的执着

在此之后,我还曾被冤判六年刑。

二零零四年,我地十个大法弟子计划到本地看守所的墙上书写真相标语。那里边关着很多大法弟子。我们在家里就说好了:咱们是震慑邪恶去了,什么都不要想,就想请师父与护法神保护,贴完后就往回走。当时我们去了两个车,还有一个大法弟子把十岁的孩子也带上了,因为家里没人看。

我们到达目地地,一下车,看见看守所护卫警察骑着摩托车过去了,他们没看见我们。我们在看守所的墙外面写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全球起诉江泽民”等标语,还打了一个五米长的真相横幅。我们十个人就把看守所给包围起来了,有一个同修都到传达室门口去贴了,狱警就是没有看见。最后我们都安全回来了。

后来有一个同修发资料时被绑架,关到洗脑班,没守住,把我们全都说出来了,我们一个一个的都被绑架到洗脑班。他们找来了所谓最强的“帮教”。我不相信他们任何邪说,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新年,我们村里来人“转化”我,带来好多好吃的单独让我吃。我想不能上当,就说不吃。后来我们村的代理书记说:“转化”就分给你土地,不“转化”就不分给你的。当时我就想到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3]我想我是当村的人,他们不能不给。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心里就是背法。他们来了好长时间,最后问我:你要土地,还是要法轮大法?我坚定的说:“我要法轮大法!”他们没办法,就说:你们村的地都分完了,有你的。我心里说: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他们用我女儿考验我,说:你不“转化”就不让你女儿上大学。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她们又不修炼。”他们就让我女儿给我做工作。我就跟我大女儿说:“你该上学上学,什么都跟你没有关系,你无论做任何事都要做的最好。你就管好自己,我不在家,照顾好奶奶和妹妹。”那时大女儿十八岁,二女儿十一岁,我跟她们说:“我不会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总有一天你们会看到大法有多么好。”

但是在那些年里,家人们也是吃了不少苦。我始终记住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4],“付出多少,得到多少”[3]。我大女儿现在是幼儿园副园长,又是北京市优秀教师,但是她不是党员。我跟她说:“一切都是师父安排,你就做好,做一个合格的教师。”

我丈夫和两个女儿都做了“三退”,家里人都特别好。

给上门骚扰的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有一个警察到我们家来找我,我想这是一次讲真相的机会,就让他進来了。進屋后他说是来巡防的。他身上带着一个记录仪,我让他关掉,他不关,说这是工作,领导都在听着呢。我说:“不关就不关吧。也让你们领导听听。”

我接着说:“你了解法轮功真相吗?”他说不清楚。我就说:“你不清楚,我跟你说说,我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十年你知道吗?在这十年里受了很多不公正的对待,打人、体罚、用电棍电、关小号,往死里整法轮功学员,但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动摇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心。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我们师父是来度人的,是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中的好人,思想境界升华的人,这有错吗?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我又跟他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过。我说:“那我就跟你说说吧,你要入过党、团、队就退出来吧,得福报,保平安,绝对是好事,自己救自己。请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跟他说完,他不回答。过一会儿他说:在家炼不要出去游行集会。我跟着说:“这是中国公民信仰自由。”他不说话了,不一会就走了,到门口说:“以后我还要多来几次。”我跟他说:“以后别来了,我没时间接待。”他说那以后他就不来了。

他走了以后我就想: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能怕他们,正念清除邪恶,自己说了算。就是按照法的要求做,善待身边所有众生。

想想经过那么大的魔难,我能坚持走到今天,这一切的一切是靠师父,靠大法。我和我的家人也越来越幸福,我衷心感激师父:师父您辛苦了!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