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医道与扁鹊换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

长桑君传授医道

《史记·扁鹊列传》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扁鹊年轻时是一家客店的店员。客人长桑君常到这家客店,每次来,扁鹊都对他非常恭敬。长桑君出入十多年,对扁鹊的道德品行进行长期观察,长桑君知道扁鹊不是普通人。

十多年过去了,有一天,长桑君叫扁鹊独自与自己坐在一起,告诉他说:“我有秘藏的医方,现在我老了,想把它留传给你,你不要泄漏出去。”扁鹊答应了。

一天,长桑君从怀中取出一包药给予扁鹊,告诉扁鹊,用未沾及地面的水服用此药,三十天后,可看见隐秘之物;并将所有秘方书籍授予扁鹊。扁鹊按照他的话服药三十天后,“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这时,扁鹊能看见墙那边的人,已具有透视物体的功能。当用此功能看病时,能透视人的五脏六腑,并知道病症在哪一脏腑。

长桑君交代完事后,就“忽然不见,殆非人也”。自此,扁鹊开始在齐国或赵国行医,以“诊脉”为名。因此,可以说扁鹊是中医脉学的“祖师爷”。

扁鹊的遥感功能

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记载,扁鹊经过虢国,见虢国正举丧,一位喜好医术的中庶子告诉他虢太子“暴厥而死”,即将装殓。扁鹊立于虢宫门下,断言虢太子是假死,他能起死复生。中庶子不信,扁鹊进一步断言:“试人诊太子,当闻其耳鸣而鼻张,循其两股,以至于阴,当尚温也。”

中庶子对此不以为然,认为除非扁鹊有上古名医俞跗那样的不用汤剂、针石,直接给病人疏通脉络的手法,否则无法让太子复活。扁鹊叹息说,中庶子提到的那些办法很有限,就像从竹管里看天一样。自己的诊断方法很多,甚至可以诊治千里之外的病人。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察看太子是否耳有呜响、鼻翼搧动,而且大腿根处还是温热的。虽然没有见到太子,但是在宫门之外的扁鹊,却可以知道太子的真实病情,这就是所谓的“遥感功能”。

中庶子听了扁鹊的话后,目瞪口呆,把此事禀告给国君。虢君走出宫殿亲自来迎接扁鹊,说:“我很久以前就听说先生您高尚的品德,但一直未能亲自拜见。”扁鹊说,太子的这种病叫做“尸蹶”,由于阴阳之气不能协调导致面色衰败而且血脉混乱,所以身体安静得像死去一样。良医知道怎样对待这样的事情,可是庸医会因为困惑而错失医治的时机。

扁鹊于是让学生子阳磨砺针石,从百会穴下针。不一会儿,太子就苏醒了。扁鹊又让学生子豹准备能入体五分的药熨,煎好后熨敷两肋下,太子就能够坐起来了。又调和阴阳,服用汤剂二十天太子就痊愈了。当时世人都说扁鹊能使人起死回生。扁鹊说:“我并不能让死人复活。只是他应该活下去,我能让他恢复健康而已。”

扁鹊不仅有着超常的功能,可以透视人体,而且为人十分谦逊,直言自己并不可以悖逆天道,打破生死纲常,只不过去伪存真,发现事情的真面目,让假死的人恢复健康而已。

扁鹊的透视能力

扁鹊经过齐国时,齐桓侯像对待客人一样招待他。扁鹊在朝廷上拜见桓侯说:“您现在有病,在皮肤与肌肉之间,如果不治疗会深入体内。”桓侯说:“我没有病。”当扁鹊出去后,桓侯对身边的人说:“医生贪图名利,总是喜欢给没病的人治病,然后说是自己医术的功绩。”

五天后,扁鹊再次见到桓侯时说:“您有病在血脉,不治疗的话,病会更加深入。”桓侯说:“我没有病。”扁鹊退出后,桓侯很不高兴。

又过了五天,扁鹊又见到桓侯,他对桓侯说:“您的病已经到了肠胃里,不治疗的话病会更深入。”桓侯没有答话。

五天后,扁鹊看见桓侯时,什么也没说,就后退离开了。桓侯让人问他这样做的原因。扁鹊说:“当疾病在皮肤与肌肉之间时,汤剂、药熨就能治疗;疾病在血脉时,针刺、砭(biān )石可以治疗;疾病在肠胃时,用药酒可以治疗;当病在骨髓时,即使是掌管生命的神也无可奈何了。现在桓侯的疾病在骨髓里,我也就不再请求为他治病了。”

五天后,桓侯病发请扁鹊来为他医治时,扁鹊已经逃走了。没过多久,桓侯就去世了。

扁鹊换心

扁鹊透视人体还包括另外空间的人体以及同有关事物的关系。《列子·汤问》记载了一个扁鹊给人换心的故事,鲁国的公扈和赵国的齐婴同时找扁鹊治病,扁鹊为他们治好了各自的病后,又说他们还有先天的疾病,是属于各自性格方面的缺陷,如果两人的心互换一下,就可以互补。征得两人同意后,扁鹊给他们喝下麻醉酒,使其昏迷三天,剖开胸腔取出心脏互相交换,然后投以神药,成功为公扈与齐婴实施了换心术,待二人醒来之后完好如初,各自告辞回家,哪知他们却走错了家门,去了对方的家,引来两家的纷争,后由扁鹊告知其中原委,才得以平息。

这个故事现在听起来相当不可思议,两千五百年前怎么就会换心呢?还是两个活人互相交换心脏?即使在今天高度发达的现代医学科技,也是绝无可能之事。今天的人用现代科学的眼光只把这个故事解释为神话,寓言。然而古代的医学是针对人体、生命的本质去研究的。如果扁鹊能诊断出公扈和齐婴性格上的疾病是源于心脏,那他所透视的怕不仅仅是这个空间心脏这个物质实体,也包括心脏所代表的生命更深层的特性,只是我们今天的人对此毫无概念,也就根本无法想象和理解而已。

这些是中医精华的部分,也是超越现代医学的部分,可惜现代中医不了解,反而批判它,丢弃它。现代中医所继承的只是皮毛(药方与经验),反而把中医精华的东西(医道)视为迷信,所以治病就显不出奇效。

有患者得到了北京最著名的中医院,中医大夫也是号完脉,然后让人去检查、检验,望、闻、问、切的中医传统早已被现代仪器替代。

在北京的中医药大学,虽然也有中医课程,实际上中医药大学的老师,基本上是学习西医出身的人占主导地位,根本不是传统中医的承传者。而西医的解剖学、组织胚胎学、生理学、病理学成为评价一个中医执业者的重要考察标准。从中共卫生系统的行政政策,以及资金、资源的支持,无一不是与中华传统医道背道而驰的。流散在民间的很多中医秘方、绝招,却因为中共卫生系统是在共产党“无神论”的意识形态控制之下,往往把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扣上“迷信”的大帽子。

中共在系统的截断、破坏传统文化过程中,也同时在瓦解着中医文化中所余不多的部分,任其自生自灭,让世人对真正的医道没有了正确的认识。只有结束中共破坏传统、灭绝天伦的恶政,恢复世人对于神传文化的正信,恢复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神传医道才能再见天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