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是根本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今天中午回家,看到丈夫同修消瘦的身影,不禁动了心,想着人的办法,心情也不好。

下午上了班,也没心思干活,还在想着这事。想着想着,我忽然发现,我的内心深处竟然不相信师父!我继续往下想:师父真的实实在在的在管我吗?师父真的那么伟大吗?真的无所不能吗?我为什么要相信师父?在出现状况之后,我第一念是人念,而后是师父。我还发现,这些年来,有过不去的关,或关过的拖泥带水,是因为我不相信师父,我不相信师父无所不能。因为我修炼了这么多年,另外空间什么也没看见,什么感受也没有,也没见过师父,我凭什么相信师父?那一刻,我觉得我整个人全塌方了,我无心也无力去做任何事情,工作也不想干了,提前回家了,心里难受至极。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从开始修炼想起,慢慢梳理自己。在九九年被非法关押时,丈夫同修去看我,他问我:你觉的这个法是真的吗?我说:如果不是真的,我一头撞死。丈夫说:别管真假了,你也别撞死,不管怎样,我都等着你,你要好好的。现在想想,那时对法就不确定了。后来警察经常来打我们,由于害怕,我不敢坐在外面,怕警察踢我。每次对师父要动摇时,总是找一些理由,找一些能让自己对法坚定的东西来鼓励自己:如我的病确实好了啊!师父在开法会期间,那么多人提条子,师父张口就解答,常人能做到吗?国内外那么多人在学,这法肯定是真的。还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在九九年每次过关前,心里总是胆胆突突的,一到过关时,马上正念十足,我感觉到是师父在帮我,很明显。

正法修炼走过了十九年,我发现先前我找的任何让我相信师父的理由都不管用了,而且那些理由都是导致我不相信师父的原因,那些根本就靠不住。

有弟子问师父:“老学员对法的最深的体会就是对法的坚定和对师父的信。我想问,坚定和信到底源自于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丈夫很久。怎么才能修成这种对法的无比坚定之心?”[1]

师父解答:“信哪和不信是人的理念啊,不是我给了你什么,也不是你要通过什么手法能达到一个什么状态。大法弟子都对大法有坚定的信念,对大法弟子来讲是个形容,他们对大法的坚信是从理性上认识到而坚信的,而不是什么因素给人起作用造成的。”[1]师父讲:“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状态,那是对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状态,绝不是什么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为了坚信而坚信,为了坚定而坚定是做不到的。”[1]师父明示:“学员都是从法理的认识上升华上来的,才能够变的更精進,才能够对法那么样坚定啊。这不是外在的因素,也不是想什么办法能够达到的。”[1]

看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知道人的东西在大法中是没有立足之地的,人的任何理由都不会让你坚信师父。我问自己我怎样才能做到不怀疑师父?

“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2]。我做到“唯此为大”了吗?一有常人事,就把大法放在一边了,做完常人事,才拿起大法书,在我心目中,没有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没有珍惜大法,也没有重视大法,如果我把大法看得比我的生命都重要,我还会不注重学法,不注重炼功吗?我还会懒惰吗?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一有什么事,就向大法索取,向师父索取,得不到就会心生怨恨,这不是有人不修了或走向邪悟的根本原因吗?

怎样才能对师父不怀疑呢?放下“有求之心”[3],“无求而自得”[4],多学法。在过关的时候,就是考验你信不信的时候,师父讲过:“悟在先见在后”[5],“凭悟而圆满”[5],“欲正其心,先诚其意。”[6]

在人世迷中修炼,师父不会大显神通,让你相信的,凭悟!无条件相信!有条件就是有漏!

现在的感觉是,每天都有新的认识,每天都能找出自己的不足。我悟到,正法已到最后,师父看我还有很多人心,还有根子上的问题,师父点悟我,只要我心一到,师父就点给我所要知道的理和所有该修去的心。

不争气的弟子让师父操心了,叩谢恩师!

现阶段所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