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右脸伸左脸”与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有人不理解,还借用圣经里的一句话“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来说明基督徒多么讲“爱”,质疑法轮功干嘛不也这样,而要去反迫害呢?

很多人一厢情愿地用一个“爱”字来淡化早期基督徒走过的艰难历程。基督徒在古罗马经历了三百年的残酷迫害。如果没有早期基督徒的“不服从”、“对着干”、“坚持信仰”、“澄清真相”和“反迫害”,基督教说不定早就灰飞烟灭了。了解一下早期基督徒反迫害的故事,也许能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和支持今天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与早期基督徒反迫害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时代变了,面临的强权不同,反迫害的具体形式难免也会不一样而已。

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公开性”。基督徒被投入竞技场喂狮子,或者被做成火把活活烧死,是罗马皇帝在百姓面前公开地让人集体围观的行为。这也是当时罗马律法处死犯人的常见方式,并非为基督徒而专门设置。而中共迫害法轮功,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掩盖性”。明慧网上披露的大量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手资料显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很多被酷刑虐待致残致疯致死,甚至大量学员被中共为了牟取暴利而遭活摘器官。这么大的事,可是社会上好象什么都不知道。说直白点,就是罗马皇帝的“竞技场”与中共的“劳教所”的区别,一个是公开让人围观的,一个就是专门用来在背地里阴毒整人的。

而信徒们遭到迫害的直接原因都是由于坚持信仰。“坚持”就是反迫害最有力的武器。早期基督徒也同样面临着类似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转化的严酷现实。不服从的基督徒就被认为对国家不忠,是“国家的敌人”,成为被迫害的对象。于是,早期基督徒就开始了与罗马皇帝所谓的“对着干”,这种对抗一直延续了三百年,直到君士坦丁大帝颁布“米兰赦令”才结束迫害。

基督教中有一个关于殉道士普柏度(Perpetua)和费利西蒂(Felicity)的典故。普柏度是一位二十二岁的来自北非的罗马贵妇,有一个正在哺乳的孩子,费利西蒂是她的奴隶,已怀孕八个月,她们都是基督徒,但是普柏度的父亲是信罗马教的。她把被抓捕一直到行刑前一晚上的遭遇记录了下来。普柏度写道,她的父亲用尽了亲情的压力来说服她改变决定。“女儿啊,可怜你的父亲吧,如果你还叫我父亲的话。”“可怜你父亲灰白的头发,可怜你幼小的儿子吧。”但是,普柏度不为所动,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公元二零三年,她与费利西蒂和其他几人,被塞维鲁皇帝(Septimius Severus)抛入斗兽场内遭野兽噬食。

中共在强制转化和洗脑上不也是这样吗?把“不管家庭”、“不顾亲情”、“连累他人”、“对着干”等等帽子都栽赃到法轮功学员头上。信仰与亲情本没有矛盾,罪在施暴者。只是慑于强权,人们习惯于去责备受害者罢了。

要迫害无辜善良,就得造谣抹黑。古罗马也是这样做的。他们从基督教的经书中断章取义,污蔑基督徒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间习惯上互称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对者描绘成他们乱伦;罗马的精英们还出来指控说基督教是“致命的迷信”、“不可理喻的信仰”;罗马皇帝尼禄把罗马城的一场持续五天的大火嫁祸基督徒,把基督徒描绘成纵火犯、一群作恶多端的人,以此来煽动仇恨,激起民愤,为大打出手制造借口。

这些谎言听起来与江泽民和中共诽谤法轮功何其相似乃尔。早期基督徒是不是就听之任之了?没有。如果不揭露谎言,民众就会更加仇恨基督徒,政府的迫害就会更加得逞,如此的话,基督教怎么可能存活下来呢?

面对各种诽谤,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学者勇敢地站出来揭露谎言,他们被称作“护教士”(Apologist)。贾斯汀(Justin)、特土良(Tertuliano)、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克雷芒(Clement)、伊格那丢(Igantius)、波里家(Polycap)等,开始著书立说,辨明那些反对基督教的人的话是虚谎且毫无根据的,指出反对基督教的知识份子是在故意捏造虚假的事来污蔑教会。用今天的话说,这些“护教士”的行为相当于上访陈情,或者“讲真相”。

这些“护教士”除了“澄清真相”,而且还敢于公开指出迫害者崇拜的神不是真正的神,而是魔鬼。克雷芒(Clement)认为许多罗马人在家里展示的崇拜神的东西实际上都是来自魔鬼的非自然激情(unnatural passions of the demons)。“他们在卧室里挂着(放荡的)装饰画,把放荡视为宗教……这些就是傲慢的神学,这就是你们的神的指示,让你一起干不道德的事”。贾斯汀(Justin)说,基督徒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秘密:背后那些支撑罗马地方法官权力的,特别是皇帝权力的东西,不是神而是恶魔,是一股活跃的旨在败坏和毁灭人类,让人看不到真相的邪恶势力。贾斯汀在写给皇帝的公开信中,直接挑战有关罗马神权的官方宣传,说他揭示了一个秘密身份——罗马神祇无非是堕落的天使(fallen angels)。

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表面上看,是拥有权力的统治者出于维护专制和私利而对其公民信仰自由的践踏;其实,从深层实质看,人是不敢与神作对的,也没有这个胆量和本事;真正的原因,是由于另外空间的变异邪恶势力的因素,也就是邪魔,在起作用,在操纵人,在利用人间的坏人,才使得人敢于对正信发动迫害。

早期基督徒在反抗迫害的过程中,也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才明确地向罗马帝国的宗教和神权挑战,把背后的恶魔给揭示了出来。

对法轮功的迫害,从表面上看,是始作俑者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究其实质,如同罗马皇帝敢于迫害早期基督徒,是源于背后支撑其权力的恶魔一样,中共敢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也是因为中共背后的共产邪灵和宇宙中的败坏势力使然,操纵人间的败类和人渣来迫害正信。《大纪元时报》2004年11月19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统地揭露了共产党一百多年来犯下的罪恶并指出了其背后的邪灵。“九评编辑部”在2017年11月19日发表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指明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的最终目的就是想破坏人的道德从而毁灭人类。

回头我们再说说“打右脸伸左脸”。是不是“打右脸伸左脸”就不对呢?也不是。老子讲“以德报怨”,佛教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耶稣还说过“爱你的敌人”,中国人也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法轮功的“真善忍”也有一个大大的“忍”。这些要求与“反迫害”矛盾吗?不矛盾。因为这些是针对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如何对待的问题,是对个人修为和境界的要求。在日常社会中不计个人得失,为他人着想,这是修炼人道德高尚的体现。

当信仰和正义受到邪恶势力的打压时,这就超越了个人得失的范围。庙里的和尚是与世无争、念在方外之人,但是如果有人要砸他们的庙,他们也是会拿起棍子护教护庙的;孔子也说要“以直报怨”,就是要用正直的方式对待破坏规则的人,以匡扶社会之正气;耶稣被非法抓捕遭到审讯时,有一个差役用手掌打他,此时此景,针对的是耶稣传法的正当性,耶稣并不是“打右脸伸左脸”,而是告诫打人者:“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呢?”法轮功的“忍”,同样不是懦弱和逆来顺受,不是没有原则的纵容邪恶生命行恶。“忍”指的是“忍”个人之荣辱得失,而不是“忍”下道义和良知。一旦一个人能将个人的荣辱得失置之度外,很自然就能做一个有担当、有勇气、有责任感的人,能起来维护正义和权利。也就是说,面对迫害,就会“反迫害”。

“反迫害”的过程,本身就是维护一个社会的道义和正气的过程。如果邪恶让你放弃就放弃,甚至还帮助邪恶去劝说别人放弃,那与邪恶本身有何不同呢?沉默与配合,说白了就是帮凶。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信仰权利,但是,也为整个社会和人类带来了充满正气的希望。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