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失眠症痊愈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我得了失眠症。开始吃西药,后来吃中药,后来找民间的偏方,最后找小门小道的人给看,可越看越重,最后发展到严重失眠,一般两天不能睡,有时几天不能睡,一天能睡,也尽是噩梦,梦见的都是死人、坟头之类的,醒来精神恍惚,心情更糟,思想压力非常大。

到一九九七年,好几种病也出来了:高血压、高血糖、心跳过速。我把熬中药的药锅子也砸了,心情非常坏。

我当时在学校教务处工作,有时不能上班。那时心里有时想要自杀,对生活完全失去了希望,觉的人活着太痛苦了。

我是党员,受党文化的毒害太深了,无神论的脑袋,不相信科学以外的任何东西。我妻子一九九七年已得大法,可我却嗤之以鼻,妻子修大法的身体变化,我也不去看,就认为是迷信。被中共毒害、愚弄的太可怜、太可悲了。

记得那是一九九八年深秋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我睡不着觉,半躺着看电视,其实心烦躁的不行,电视根本看不進去。妻子说:《转法轮》这本书你看看吧,或许能对你有点帮助。我无奈之下接过了《转法轮》,没想到刚一翻书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大天亮。我醒来后,都不相信自己睡着了,因为经历了两年的恶性规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妻子高兴的说:“你睡着了,是师父管你了,你也炼功吧。”那时谁能让我睡着觉,让我干什么都行。

妻子教我炼静功。我记的很清楚,那是下午的五点来钟,我硬把左腿搬到右腿上单盘,打开录音机,炼功音乐一响,立刻感受到“电针脉冲疗法”的感觉——因我在学校做过这种理疗,感觉一块大厚布扣在我头上,整个头各处感到有无数的电针脉冲式的扎着,整个头皮处于一种半麻醉的状态,全身心的舒服!舒服极了!这种感觉的记忆一直清晰在我大脑里留存着。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音乐结束。第二天、第三天的炼静功的情形完全和第一次一样。从这以后,我的严重失眠彻底的好了。我激动得不知如何感谢师父。

后来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矛盾中首先找自己的错,在利益上不和别人去争去斗。我的心胸变宽了,思想境界提高了。再次感谢师父的谆谆教诲!

再次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