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利益之心 解体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师尊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我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年了,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深感真正修炼要去的心太多了,各种人心,各种执著、各种欲望、各种观念,都得在法中归正。

我原认为自己的利益之心很淡了,还常为自己把公婆分给自己的财产让给弟媳、小姑,放弃娘家的拆迁款,不再为政府拆迁自己房子承诺的安置房落空而苦恼时,庆幸自己喜得大法,没有常人的利益执著,才有如此心境。

近半年来连续发生的两件事,给我棒喝。不得不让我认真剖析自己那颗藏的很深的利益之心。

第一件事

今年我已到退休年龄,各种福利津贴都没了,工资几乎减了一大半。心里真有点落差。在申请办理退休时,审批单位把我原有的工龄减去五年,原因是民办教师三年和读书两年不累计工龄。去年同单位的同事,与我同年同月参加工作,她却照算不减。当时我第一反应是审批工作人员解读政策有误。我单位领导觉的不公,一次又一次找上级审批单位协商,还是不行。

我想修炼人没有偶然之事,不就是两级工资吗?也许要去我的利益之心。我找主办领导表明态度:有难度就不要去找了,减去五年工龄没关系。师父看我放下了,事情出现了转机。几天后,审批单位派工作人员去我原来工作的地方教育局查找相关资料佐正。结果找到了一份单位带工资進修学习一年的全县教师花名册,上面记录参加工作年月,从教时间,一目了然,问题迎刃而解。我欢喜心一起,一个星期后告知:我带工资進修的那一年和读书的两年不算工龄。按理带工资由单位派送的是要累计工龄的。这次我想清楚了。明白了,人心放下了,一切顺其自然。不再过问了,不算就不算。师父说:“在炼功的同时,业力要转化,不失者不得,失的还是坏东西,你得付出。”[1]

第二件事

上半年老父离世后,放不下情的我出现了病业假相。知道状态不对,向内找除了去除对亲情的执著后,还发现有一大堆人心执著:妒嫉心、色欲心、显示心、欢喜心、攀比心、怨恨心、争斗心、名利心等。问题找到了,但觉的茫然。知道要正念否定。

一次与同修学法,同修无意中瞅见我脖子上有个乒乓球大的包,提起她修炼前有类似的常人说的甲状腺瘤。我惊出一身冷汗,负面思维就出来了,意识中知道自己应该求师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请师父指点弟子误在哪里。第二天打坐突然想到:是利益之心所致。

我原来一直喝井水。搬新家后,所在工作单位整个地区正处于供水改造。而街道办事处有一深井,为便于民众取水,免费供应,每天打水的人络绎不绝。我新家有供应自来水,但我觉的自来水不干净,就买桶装矿泉水喝,上下班开车要经过街道供水的地方,就顺便带桶水,节约买水的开支。由于利益心作梗,我家百分之八十的饮水是去那打井水,每桶水按市价十五元,每周两桶,有时还不止两桶,已近五年了。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贪占这小便宜近七、八千元。

按常人讲,出现甲状腺瘤,是长期喝井水缺碘所至。但家里其他人都没事,唯我出现此状。

师父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

师尊的法再次点悟我向内找,内心深处有贪占小便宜的利益之心。我这不是缺碘,是缺德,在做损德的事。正如师尊所说:“比如说我们常人有各种不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做了各种不好的事情,会得到这种黑色物质——业力。”[1]是利益之心导致我出现病业假相。

再進一步查找,发现自己以前往资料点捐钱,那颗心并不是那么纯净,甚至抱有回报更多的肮脏之心。现在想来真是无地自容。在向内找的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全面解体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问题找对了,那个“包”也呆不住了,包在变小、退缩。

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伟大。最后以师尊的一段法与同修共勉:“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2]

个人体会,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