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游点讲真相中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近年来,我们在我们城市的旅游景点举办了很多活动,那里总是有很多中国大陆游客。夏季的五个月,我们每周七天都在景点讲真相。这对每个参与的学员来说都需要做出很大的奉献和付出。中国大陆游客过来时,华人学员就给他们发送有关法轮功被迫害信息的报刊,我们西人学员就在旁边炼功。

近年来,中国游客每年都在增加,我们每天能碰到好几百人。今年,我们注意到中国游客不太敢接我们的真相资料,而炼功对破除那些对法轮功的不实宣传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尽量做到炼功动作整齐。当听到中国游客议论说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双盘时,我们及时归正了自己的动作。当然,这对修炼人来说也是个考验。一些年长的学员双盘有些困难,他们就把这视为修炼的机会,开始在家炼双盘,然后又回到景点。一位身体疼痛的学员离开了一段时间,又返回来。打坐一个小时后说:“我真的很难做到,但我坚持下来了。”从中,我看到了学员那颗伟大的救度众生的心。

我们制定了更多的规定,使景点工作做得更好,包括准时到达、不缺席、不穿短裤短裙,打坐时穿着袜子等等。这对一些学员来说又是考验。旅游点协调人对执行规定一丝不苟,但也引起了与那些想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去自由的学员之间的矛盾。我参加了负责组织当地活动的协调小组。我们制定了一些规定,学员提出批评时,我表示支持协调人。有些学员觉的这些规定不适合他们,我也受到了批评。

协调人每天给我打好几次电话。最初,我对协调人有点儿不耐烦,也没能控制自己的脾气。过了一段时间,我看到这位学员的大忍之心,他每天都准时到达,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把真相点关照得很好,从无任何怨言。我意识到我的忍耐力与这位同修相比差得太远了,我也没有尊重同修。我认识到我必须增强忍耐力和耐心。从那以后,当协调人再给我打电话时,我都能更好的守住心性。我认识到师父在敦促我们要无条件的配合。

我也看到自己及其他同修如何互相设定了条件,如我们想让别人怎么对待我们,别人应该怎么修炼,才能互相配合。如果我因为自己的做法没被采纳而离开项目,我这不是把自己摆放在救度众生的前面,并局限了自己升华的路了吗?我悟到修炼人选择跟随师父救度众生就要无条件的信师信法。

我们每天在旅游点炼功近三个小时,游客们在我们面前鱼贯而过。中国游客看到西人炼功感到很震惊。一位同修看到,在另外空间我们的场非常和谐,那些从我们眼前走过的游客走進我们的场时看上去也象修炼人似的,穿着五、六十年代的衣服。

一天,我在旅游点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时,我听到一群中国游客从我面前走过,他们说话的口气很难听,我动了心,想睁开眼骂他们几句。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你练功的时候,你尽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你说你能练出好的东西吗?”[1]我立刻改变了想法。

我们也向其他游客发送不同语言的真相传单。我们还给很多过往的导游讲真相,这样,他们就可以向他们的旅游团解释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告诉游客我们在那里向中国游客展示法轮功的真相。我们炼功时,常听到导游跟他们的游客说:“这是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

每个人都得修炼。我在旅游点看到学员之间有矛盾,对该怎么做各抒己见,而且都觉的自己的主意最好。我感到我们都缺乏“忍”,有时很难接受不同意见。出现了一系列矛盾后,那位协调人不做了,旅游点的责任都落到了我肩上。对此,我的第一反应是懊恼和失望,但向内找后我看到了我的人心,我在想:别人负责,我会方便很多。我联系了另一位同修,让他在我工作时负责旅游点的事。我常在旅游点,这样还可以开车送资料。

有一次,一个中国人来到旅游点,说他是北京来的学员。他比我们当地的华人学员爱说,谁的情况都想知道,也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还想立刻请所有的学员吃午饭。后来我们知道,他住在欧洲,卖自己的茶叶,还说他有祛病的能力。他的英语不错,很快就跟西人学员聊起来。不少学员都很高兴,对他很热情。也有一些学员有些疑心。华人协调人跟他接触了一下,并告诉大家跟此人交谈要小心。在小组交流中,大家都认为我们要注意安全问题。西人学员的安全意识较差,因为他们从小生长在不需要对人隐瞒任何事的环境中。但作为仍在遭受迫害中的大法弟子,我们应该考虑所有学员的安全,对刚从中国大陆来的学员,我们应该热情相待,但我们应该只谈修炼,不谈当地学员和我们活动的具体情况。

一位当导游并走遍欧洲的学员说,我们的真相点是救度中国人的好场所,因为旅游团都排着队从我们眼前走过。根据这个旅游景点的网站信息,每天有3000游客到访,旅游高峰期游客达50万人次。

我觉的能坚持在五个月中每天都来旅游点的学员很了不起,他们确实救了很多人。我把我们的旅游点看作是一块圣地,在那里我们救度着众生,并在过程中修炼我们自己。我还悟到,最应该感谢的是那些给我魔难和考验的同修们没有那些矛盾,我不会看到我的执著在哪里。

以上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