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切磋教育孩子的几个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当今中国大陆教育乱象丛生,共产邪灵为了毁掉下一代,学校普遍“监狱化”,以安全为由限制学生的活动时间和空间,孩子在校被迫长期坐着不动;用应试教育钳制学生心智,用题海战术延长学习时间,写作业普遍到深夜;用微信群和各种手段打击孩子自尊心,胁迫家长逼压孩子完成老师布置的各种任务,造成亲子关系紧张。孩子身心疲惫,心智狭隘,脾气暴躁,人格扭曲,自杀事件时有发生。

在这个大环境下,大法弟子同样面临着如何教育孩子的问题:既要完成学业,又要保护孩子,不被邪恶的体制伤害,这是摆在面前的严肃问题。许多大法弟子非常重视孩子教育,做到了“逆流而上”[1],以品德培育为重心,让孩子更多保存了天真的本性,较少受到这个社会污染,非常尊敬师父和大法,成为品学兼优的大法小弟子。当然,笔者也观察到一些困扰大法弟子家长的问题。有的家长同修忙于自己的事,导致孩子沉迷网络游戏,造成很大的损失。

为了帮助孩子们更好成长,我将观察到的这几个问题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也希望借此抛砖引玉,有更多同修分享在孩子教育过程中的心得体会,共同走好我们的路。

问题一:家长只注重孩子读法,孩子不会运用法理修炼

大法弟子家长督促孩子读法很必要,只是家长在重视这个问题的同时,往往会忽视另一个问题,就是孩子不会运用真、善、忍的法理,与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结合起来。这方面,家长需要用心引导孩子。

小朋友美美的外婆是修炼人,妈妈没有修炼。在外婆的引导下,美美能熟读《转法轮》、背诵很多首《洪吟》,真是难能可贵。然而美美爱发脾气,脾气上来时控制不住自己,外婆劝而无果,只有无奈的摇头。

做幼教工作的同修A观察到孩子想改好,但不知道怎么改。当机缘恰当时,A就象朋友一样同美美聊天,耐心的问小朋友是否了解自己为什么发脾气。让同修A惊讶的是,美美一口气说了五、六个发脾气的原因:有环境因素、也有自身原因——这说明,孩子们都有明白的一面哪。

A就一条一条的和小朋友分析,当遇到这些情况时,该怎么想、怎么办。比如,孩子受母亲很大影响,而妈妈性格比较急躁。那就要告诉孩子,妈妈为了给宝贝赚钱,工作非常辛苦,美美应该好好爱妈妈,而不是学妈妈发脾气、增加妈妈的烦恼;还比如,孩子遇到不如意了,不会表达,情急之下就发脾气。那就要教会孩子,遇事无法解决,先找可信任的大人求助,而不是发脾气,等等。

看到孩子在火上来的那一刻不知道如何克制自己,A就和孩子模拟生气场景,和孩子共同寻找“制怒”的窍门。美美自己找到一个窍门,那就是火上来了,对自己说:我是可爱的美美、那个小魔女美美快走开!

这不就是向内找的一种形式吗?大人修炼要学会向内找尚且费一番功夫,何况小朋友呢?大人需要耐心的引导,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能陪伴孩子走过,这是一个细腻的过程。果然,几周后,美美小朋友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小伙伴们都惊呼:美美变好了!

在大陆这种恶劣的教育环境下,孩子一天八小时都在学校独自面对一切。如果孩子不会运用法理,那就很难自己去判断学校里面的好与坏,大人也不容易理解孩子细微的变化、最终在关键时候真正帮到孩子。

大法是指导我们修炼的根本大法,不同层次都有不同的内涵。孩子光会读法是远远不够的,更要一点点学会去运用所学的法理。如何引导好孩子认识高深大法,也是大人修炼的重要内容。如果只是重视孩子读法、背法,不教孩子运用法理,孩子自己是很难领悟出来的。

问题二:家长只注重孩子读法,背法,认为“只要学好法,一切师父都会管的”

经常听到有同修家长说:“只要(孩子)学好法,一切师父都会管的”。这话也有一定道理。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来源都不一般,有的还开了天目,甚至有的同修觉的师父经常借孩子的嘴来指出自己的问题。小小年纪能学法、能明白许多事理、法理,师父当然会管的。

但是,师父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2]有一些同修对孩子过于放心,认为只要督促孩子学法就行了(以学《转法轮》为主),别的都可以“顺其自然”的不管了。这样可能会带来一个问题,孩子仅仅是看上去“听话”了,但实际上孩子不光知识面狭窄,而且“人”这一层的许多常识都不具备,比如,待人接物、進退礼仪、自如应答、伙伴相处等等都不会。

师父要我们“走回传统路通天”[3]。在传统教育范本如《弟子规》中,培养一个大方谦逊有礼的孩子是最基础的要求。具备了生活和社交常识,孩子才可能理解更复杂的事物,才能动手动脑丰富自己的生活,才能知道不断改正自己的方法,直至能够理解高深大道。

教孩子学习真正神传文化的知识也是作为大法弟子家长的责任,尤其是中国正统文化,师父说:“这是一个造就人这种生命物种思维结构的伟大工程。这是一个漫长岁月人类在亲身体验到了才能认识到各种事物与文化内涵的工程。”[4]如果家长能够带领孩子认识创世主的伟大,一定能提升孩子的智慧,帮助孩子更好理解大法的内涵。

相反的,要是同修以为“一切师父会管”,从而一定程度上放弃自己的责任,那么我们放弃的这部份,邪党的教育体制就会接过去,它来管制孩子,一天至少八个小时。在邪党学校学习的一切知识都是扭曲的,是邪党刻意灌输给孩子的。邪党还有意塑造孩子扭曲的思维方式,即屈服于威逼利诱,不会独立思考,做决定草率盲目,成为邪党好用的“傻瓜”。虽然我们的孩子明白一定的真相,但失去了父母必要的关注,单纯的孩子如何去抵御邪党不间断的洗脑呢?

有的同修为了避免邪党应试教育体制的危害,把孩子送入国际学校,期望一劳永逸。但需要警惕的是,《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中已经为我们分析了,整个人类社会都在共产邪灵的指挥控制下,急速败坏着。西方教育体制早已被共产邪灵所渗透,一味鼓动学生“个性解放”,悖逆传统,这种氛围下成长的许多学生,自我为中心的意识不断膨胀,专注于自己不被冒犯。他们不懂如何独立思考、不懂个人责任。大陆的国际学校并不是应试体制内的“飞地”,反而受到共产邪灵在东西方施恶的双重影响。作为家长,同样不能放松自己的责任哪。

修炼人不能把自己的责任推给师父。师父说“我有一句话呀,我说有大法在,什么也不怕。有人就理解成,我有了大法书了我就什么都不怕了。早期甚至有一个人,拿着大法书,走在大马路上,逆着快车道走,‘我是大法弟子,谁也撞不着我’。那有什么区别呢?有大法在,你真的把那大法学進去了,才是真的在。真的修進去了,真的成为一个真修弟子,那才是有大法在什么也不怕。”[1]

问题三:小时候挺听话,大了不服管了

这是一个令一些做家长的大法弟子困惑的问题,而且在法会上也向师尊提出过:

“弟子:有些大法弟子的孩子小时候也跟着学法、炼功,但是家长那个时候对如何带好小弟子认识不足,又忙着证实法的项目,所以没能引导好孩子真正懂得修炼。现在孩子长大了進入社会,很大程度上脱离了修炼。他们是跟大法有缘才有机会投生在大法弟子家里,现在正法接近尾声,作为家长,现在有机会弥补以前的教育错失吗?

师父:哎,说起来呢都很难哪。你得针对他象别人一样去讲真相。你不要把他当作是你说了算、你的孩子,他不听啦。你得换个角度去跟他讲真相了,就这么回事。

这个我也深有体会。神韵早期的时候啊,大家对神韵的认识也不足,说这个孩子跳舞,完了干啥?他没想到,师父用人不能说用完就完哪,我得考虑这孩子的前程。我办中学、大学、研究生院。这个小孩啊,那个家长当初都不愿意送,舍不得。可是舍不得呢,那个十二、三岁的时候,正出功夫的时候,软度又好,舍不得。等到十四、五岁,一看,这孩子到了十五岁就管不了了,他跟你顶嘴、跟你干了。一看这不行了,赶快送山上去(众笑)。可是哪,这孩子已经硬了,在山上也很吃力了。我这深有体会啊。” [1]

师尊所讲的这个“十四、五岁”,在人这一层是“青春期、叛逆期”,正是孩子形成自我思想的时期;从修炼的角度看,这个时候孩子不服管,那大人就到了必须反思自己以往教育方式的时候了。

举一个场景为例:小小特别好动,作为修炼人的母亲想了很多办法,包括让孩子多炼功,都没什么效果。妈妈口气越来越硬:你看你,一刻都停不下来!孩子也不高兴:我就是静不下来嘛。后来妈妈向内找,终于明白了,孩子静不下来,正是因为大人静不下来啊。如果大人能静的下来,孩子有样学样,不需要多说,就会改善。于是妈妈不再责备孩子,而是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恰当时对孩子循循善诱。不知不觉中,小小坐的住的时间延长了。

大人在教导孩子的时候,是不是常以要求、责备的态度对待孩子?是不是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身教少于“言教”了?从修炼的角度上看,一味的责备要求对方,类似于佛教中的“戒律”。我们不这样走。师父给我们这样开示:“这个环境的本身,是不是人类社会就是为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炼场?它能给你提供着各种表现你执着心的环境、因素,它能提供给你任何提高的机会。因为这件事情大,人类社会都成了它的庙。”[5]

按照大法的要求,我们在孩子教育中遇到的一切问题都需要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去思考和拿出解决办法。如果大人只是一味的要求孩子、用法理去压制和责备孩子,方法生硬,缺少智慧,孩子小时候越是听话,越是不善于主动思考,反而养成一种固执的秉性。到十四、五岁,开始有不同于家长的意见了,就容易简单否定过去的“听话模式”,固执去走自己的路,从而造成不服管、顶着干,严重的沾染不良习惯也不再听父母的话。

大法弟子家庭中的孩子是未来人类社会的精英,肩负重要使命,我们大人真要真正重视,修好自己,带好小弟子,不负师尊慈悲苦度。

以上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造》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