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与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明慧网上不少同修都谈到如何与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改变修炼环境。今天我也想谈谈自己在这方面的做法,与同修切磋,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因层次有限,有不妥的地方望指正。

师父告诉我们:“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对于公检法人员,我都把他们当作救度对象。每次与他们接触,我都慈悲、祥和的与他们讲真相,效果都比较好。下面仅举三例:

(一)

二零零六年我被判三缓五,到二零一一年期满,应该返还我的工资,“610”办公室要求我要写“四书”,我不写,他们一直扣发我的退休金。我决定向有关人员全面讲真相,救度他们。从市委开始,在上访接待日去找市委书记。

也许我的想法基点比较正,符合法,师父给我做了让我意想不到的安排与铺垫。我家在镇上,到市里上访需在市里过夜。到早上去排队取号已经是二十三号了。我的一个老乡也去上访,他排号是十二号。没想到还没叫他却先叫了我。我一進去,哇!整个教室坐的满满的。

某市委书记问:“你是某某吧?你今天来干嘛?”我笑着回答:“某书记你们凭什么扣押我的退休金?”他重复邪党谎言污蔑法轮功,我回头一看,从此人佩戴的领章胸牌可以判定是检察院的头头。我说:“你是检察院的领导吧?法院与检察院最懂法律,您既然说法轮功是×教,那好,我只要求您,从您手里掌握的法律中找出一条证明法轮功是×教,那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干。我说一不二,整个教室的五、六十人都可以为我作证。”他卡住了,说不出话来。“你们法轮功是反党,说什么‘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我一看是“610”头目。“某主任您会电脑,好办!您上百度查‘救星石’或‘藏字石’,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风景区有一块断石上惊现六字‘中国共产党亡’,三组国家级专家鉴定:字是天然形成,无人工雕刻,距今已有二亿七千万年。什么叫二亿七千万年?那时有你我吗?有共产党、法轮功吗?可是老天早就知道,所以才叫‘天灭中共’。人们在入党、团、队时不是发誓要把命献给它吗?要不想随共产党灭亡,那就得退出入过的党、团、队组织。所以叫‘三退保平安’,这是救人、不是反党。”“如何退?”有人问。“你拿一张一元人民币在上面写上你自己的姓,再取个化名,你入过什么退什么,把钱花出去就行了,神看人心。”“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我们听懂了。”

市委书记说:“你的报告中有真善忍三个字我不要。”我问:“某书记,真善忍三个字有什么不好?”我笑着问道。结果不用我回答,在场许多人纷纷替我回答,肯定“真善忍”三个字很好,只是人自己做不到。“你先回去,工资问题以后会给你解决。”当时在场的有全市各乡镇党委书记和各局的领导。

我离开那里回家,还没走出三百米,学校的小车就来接我了。后来得知,此市委书记因说“真善忍三个字我不要”,得了癌症,不久死亡。

(二)

去上访那天晚上,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我母女俩到大街上贴粘贴,每人各贴一边,把四条大街全贴上。当时忘了大街上到处都是摄像头。他们查了几天也查不出眉目。可能猜想我母女大胆,有可能是我们干的,到我家发现我家房门和窗户也贴着同样的粘贴(因女儿被“610”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一年半后精神有点不正常)来人叫她把粘贴撕下来,她说:“我不会撕,也告诉你别撕。”他们真的没撕,叫她去派出所,她不去。

他们问我:粘贴是谁给她的?我说:“你们吃这碗饭的,我告诉你了,你不就要去抓人了?否则你问什么?你们知道吗?迫害一个大法弟子不但自己遭报,还祸及儿女、父母、兄弟、姐妹,你说我告诉你呢还是不告诉你?你还是别问,我也不会告诉你。”

没想到,我这样一说,这二十来人都起身到另一房间开会去了。只留一个警察自己在写“笔录”,写完拿给我看,并问我:“我对你好不好?”我一看还写得蛮不错,回答说:“好啊!你要想脚快点好,还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开始上楼时我也曾叫他念,他说:我有医生、有药。我说如果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医生和药治不好你的脚,你的脚要残疾的。

(三)

二零一七年二月,派出所、镇政府、街道二十多人来抄我家。因他们拿不出搜查证,我拒绝开房间门,他们叫开锁的人强行打开房门搜查。我心里求师父保护,给书架下个罩,让他们看不见书架上的一百多本大法书。结果几个房间翻的乱七八糟,他们多次進出却看不见大法书。我要求他们清点抢走的东西,他们不清点,拿了东西扬长而去。我并不因为他们抢走这么多东西(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五千真相币……)而害怕,心想我可借机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十几天后,市国保带来搜查证把我叫到派出所,要我签字。那天已是三月八日,而他们是在二月二十六日抄家的。我没有按他们要求签(签二月二十六日。)签当天日期。拿走物品清单他们问我如何签,我告诉他们:“你们当时不清点,我根本不知被你们拿走什么,我如实写。”他们火了,“不要你签!”我本就不愿签。过了一段时间,国保队长来找我说:下来一下。我下楼,他们把我骗上轿车到市里重新做笔录。后来校书记告诉我:他们把你当刑事案处理了。经几个月他们绞尽脑汁,各方收集材料一共整理了七十八张。他们又把我骗上轿车到市里,车开高速口,在无行人和车辆的情况下,车却撞上护栏,车一边撞坏了。车上一警察问我:“刚才你念了吗?(指‘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X队长,我把你当亲兄弟一样,你怎么可以加害我?刚才这是我师父警告你。”他不作声,神情沮丧。

到了市局,一起去的警察要我在构陷的材料上签字,我不签。他威胁说:不签如何如何。我说,“我本无罪,这些构陷的材料我签了就成了你们的罪状,对你们可不好。”队长把我带到检察院。我也向他们讲真相。

回家后我写了申诉状,到处散发。案件到了法庭,我就到刑庭讲真相,每人发一份申诉状。他们要我签字。我说:“这样一路签上来我无罪也变有罪了,我不签!”“你可以这样签:我无罪是他们构陷我。”“可以吗?”“可以啊。”我就在材料上签“我无罪是他们构陷我”。他们还告诉我:把申诉状夹一份在材料中,明天谁接案一看就知道了。我照做了,就回家。

开庭日期一下来,亲属、亲朋好友都紧张了,纷纷告诉我:法庭上什么都别讲,出了问题退休金就没了,搅得我心绪不宁。一同修提醒我:和过病业关雷同,亲属、亲朋好友都叫你要吃药,上医院。我明白了:彻底放下人心,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心里清亮起来。

同修提议我请律师,中院刑庭庭长(熟人)告诉我:要如何判早已定好了,请不请律师一样。我决定不请,自己写辩护词。开庭时我一看,只有庭长、陪审员、公诉人、书记员、两个法警和我。我对庭长说:“X庭长,我已是七十六岁高龄,在这样场合一紧张,话就说不明白,我自己写了辩护词,照念行不?”“行。”我就照念,只念几行,庭长说:“让公诉人先说。”“你有否到北京上访?”“那是猴年马月的事了。”我答,一想不对劲,不能配合,后来不管问什么我都回答:“与本案无关,我拒绝回答。”公诉人一问完,庭长说:“你的辩护词签个名,交给我。没事了,可以回去了。”

我说,“X庭长,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您善待大法和我,就是善待您自己。说不定您很快就会升法院院长。”他说:“不会的。” 我说:“会的,我手上就有两例。我是老太婆,您正年轻,我告诉您:为了您和家人的幸福与平安,您要善待大法弟子。如果我不告诉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报,我心里永远都会不安的。当然,告诉您了,如何选择是您自己的事了。”

回来三个月一直都没有法院对我的判决意见。后来国保队长来找我,说法院正副庭长在学校等我,见他们时要少说或不说话。我想:讲真相救众生是我的责任与义务,哪能不说话?只是要理智、智慧。到学校,校长、正副庭长和几位骨干老师都在。庭长说:“你的情况已报地区,他们说,从你写的材料看,有些东西认识还不很清楚。你自己炼功,我们可以不管,但你不能去宣传、拉别人炼。”

“修大法要有缘份……”我乘机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天理。约好两天后过去结案。国保队长唠叨:应该你去法院找他们,怎么法院反倒来找你?

两天后,我到法院找他们。進大门要身份证登记,進大厅还要刑庭来人带上去。我想:要是没有师父这样安排,我就是有向法院人员讲真相的愿望,也无法進去讲。我全面给庭长讲真相,告诉他大法的殊圣、超常和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高德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是做最大善事,会有神佛护佑得福报;迫害大法弟子是干最大的恶事会遭恶报。还举了本市许多实例。与他握手告别时我说:“祝您早日高升!”办公室的人都笑了。我说,“大法弟子都有一颗金子般的善心,希望你们仕途顺达,幸福平安。”

结语:

公检法司人员受毒害最深,也是我们救度的对像。要救度他们,我们首先要多学法、修好自己,只有在法上,讲出的话才有法的力量,才能解体邪恶。要有慈悲心。在救度公检法司人员的过程中,师父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还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师父开示:“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3],我对此有了更深体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精進正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