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心头几十年的疙瘩解开了 【明慧网】

修大法 心头几十年的疙瘩解开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二十年前的我,体弱多病,兜里总是揣着药,浑身没劲,说话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看了中医看西医,身体不是这儿难受就是那儿不舒服,工作不随心,丈夫不如意,孩子不听话,全都来了,心情烦闷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生活上总是没有顺心如意的时候,整天愁眉苦脸,活着觉得没有意思,时常产生轻生的念头,喜欢人家说同情的话,心里才觉得舒服一些,心里头有点安慰。

就在四十四岁那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心里头聚着几十年的疙瘩解开了,心情那个开朗,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才发现在我以前从来没从心里高兴过,在学法过程中,思想有了变化,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改变了以往固守着的旧观念,知道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目地。刚刚得法的时候,看师父讲法录像,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心里一个劲的在想:我可找到亲人了,这就是我要找到的亲人哪!

母亲去世那年我五岁,留下我和两岁的妹妹。父亲是炊事员,在疗养院食堂做饭,起早贪黑早走晚归,那时父亲带我们俩的确很难,特别是东北到冬天的时候天气很冷,没有人给我们做棉衣服。我们姐俩在幼儿园全托,周日休息时没人照顾,幼儿园阿姨带我俩去她家。我七岁那年,她成为我们的继母。

继母家有四个孩子,她家里更困难。好在我母亲留下了从娘家带过来的一些做被子用的白布,继母把它染了做成衣服给我们穿。我们姐俩有些衣服什么的都分给继母的孩子穿。在六个孩子里我排行老三。在我们去她家之前父亲问过我:那阿姨对你好不好?我说挺好的。可能这句话父亲听了心里也就踏实了。

父亲是个老实人,工作敬业,早出晚归,至于后来继母对我们什么样他根本不知道。那时因为很小,总是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在那个家让干啥就干啥,除了上学以外,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都让我来做。继母性子急,脾气也不好,孩子又多,吃喝穿戴都由她一个人照顾,那时她还上班,回想起来也挺不容易的。所以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冲我来了,我开始也不会干活,干活慢,吃饭还得看继母的脸色,挨骂、挨打是常有的事情,有时吓得心脏直跳,恐怕犯错误。

小时候吃了很多苦,记得被打的实在受不了,有几次想到了死,还离家出走过,很想离开那个家,希望能有人收留我。在那种环境下生活了十年,特别是我那个原本活泼可爱又漂亮的妹妹,继母整天让她坐在小板凳上,不让出门,最后虚弱到连床都上不去了,没到上学的年龄就被虐待的早早夭折了。妹妹没了,我在精神和身体上受到了极大伤害,怕心和怨恨心特别严重。特别是父亲去世以后,自己一个亲人也没有了,感觉非常的孤独和寂寞。

是法轮大法师父把我从苦海中解救出来。看了大法书以后明白法理心胸开阔了,首先修去对继母的怨和恨,在表面上虽然觉的看开了,但心里还是很委屈,想到妹妹,师父的法总是在脑海里打转转:“不该死的给杀死了,就成了孤魂野鬼了。”[1]“这些生命就没吃没喝的,处在一个很苦的境地”[1],就很难放下。直到有一天和同修交流,同修用师尊的话点悟了我,师父说:“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我一下明白了:可能我们以前欠她们的,对她有可能比她对我们还惨哪。

因为我有缘得法修炼,在师尊的呵护下,我才能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层层修去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不好的执着与欲望,在一次次的魔难过关中告诫自己当人太苦了,坚定了正念,信师信法,师父还说:“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2]因为弟子知道这是严肃的修佛。从得法的第一天师父把弟子身上的附体拿掉了,走路一身轻,整个人都变了,脱胎换骨了,回归先天的我,纯真善良,性格开朗,也爱说话了,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周围的人看到了都为我高兴。

在消业的过程中,我想到师父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

我想我要做真修弟子。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什么困难也挡不住,至今二十年来,我没去过医院更没吃过一粒药。

在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劝我别炼了,大家都说:你认为好在家里炼吧。但我心里明白他们都是为我好,家里人更是都支持我炼功。

我曾两次被警察绑架。第一次我被绑在硬板凳上坐了七天七夜,专人看着我不让我闭眼睛。我不怨恨他们,看他们都很可怜。他们问我什么,我就是不配合,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给他们讲得法前经历,他们都无话可说,开始说话最横的那个六一零警察也蔫巴了。到后来他们都坚持不了了,第十天通知我家人取保候审,罚两万,一年后取回来了。

第二次是二零一七年,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找个常人骗我开门,非法抄家。我不配合签字,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女狱警问我为啥炼法轮功?我就把得法前的经历讲了,她说:你信别的不行吗?我说:不行,别的我都尝试过了,只有法轮功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两次绑架最后都是警察把我送到门外让我回家了,也没让我签什么字,或保证什么。他们也知道我是不可能放弃大法的。

在这些年当中也经历了其它魔难,都是在师尊的呵护和替弟子承受下,我才能坚定正念闯了过来。现在已经六十五岁的我,谁看见了都说不像这个年龄,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漂亮,皮肤又好。

感谢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