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的背后是私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大概是去年八月初,有一位同修捎信想见我,于是我抽时间去她家。不巧的是我去了同修却不在家,但她丈夫告诉我:她就是想和你集体学法(星期六、星期天)。可我的新家离她家比较远,就想让她去离她家近的小组学法。

可当我去联系那个小组时,却被拒绝了。当时表面上我没说什么,可心里怨同修太自私,但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自己,师父在《洪吟三》中讲过:“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通过向内找:发现自己做事太莽撞,没站在同修角度考虑,因为本来该同修怕心就重,而且刚被骚扰过,另外就是她并不了解我介绍的这位同修,虽然我知道,此同修修的不错,但她不知道,为了安全,她不接纳这位同修是可以谅解的,悟到了,怨也就没了。

虽然在这个问题上对同修的怨没了,但怨的物质在我的空间场还存留着,根子还在,遇到不顺心的事还会返出来。

还是捎信找我的同修给了我一包真相期刊,等我到家打开包一看,原来是没切割的小册子,我就用剪刀试着剪了两本,但发现用剪子剪出来的册子不整齐,影响观感,影响救度众生,就想:干脆请资料点的同修帮忙给切一下吧。可周转资料的同修一再推托,说现在都不做小册子,做的是大册子,没有切割机,说以前做小册子时都有,只是现在不用了。同修一再强调没有切割机,而我一再要求让她问一问。最后同修总算答应问问,可等到下星期取资料见面问此事时,同修也不提有没有切割机的事,直接告诉我资料点拒绝帮忙,资料点不能互相串,在哪儿拿的还让送哪儿去做。我说给我资料的同修那么大岁数,我想既然到我这就该我来解决,我就和这个资料点联系。我遇到这问题不找资料点找谁?这也不存在资料点互相串的问题。既然不肯帮忙,只有另外想办法,总不能让这些资料睡大觉,浪费掉。

在返回途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怨同修不珍惜大法资源,大法弟子是整体,分什么你的我的,都是证实大法的事,咋能这样对待?我这不也是为法负责吗?看她那态度,好象我做错事了。怨心重的我都生出不想再见她的念头,这念头一出,自己立即一惊,不想见她这一念不就形成了间隔吗?这不正好上了旧势力的当吗?这件事情不就是针对这个怨心来的吗?旧势力就是利用这件事情加强你的怨心,以达到间隔大法弟子的目地。这个怨心差点让自己上了旧势力的当,好险哪,正法已到了最后,是彻底去掉这怨心的时候了,刻不容缓。

回想自己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都会生出怨心,尽管一闪即过,因为自己是修炼人知道这个怨是不好的物质,所以一出现就立即排斥,虽然一闪现就去掉,但下回还出现,一直伴随着我,总也去不掉,它的根在哪里?

深挖下去,回想自己怨心上来的时候,都是耽误了自己的什么事,或造成了生活中的不方便……这不活脱脱的一个私字吗?既然挖出怨的根,就要彻底拔掉,根除它。因为这个私字不单单派生出怨,还派生出许多执著心,比如:不平衡心、委曲心、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气恨心等等。而我们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是修正法的,师父早就告诉我们:“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

修炼二十年了,虽然修去了很多执著心,但有些执著还时隐时现,这些都是“私”字作怪,现在是彻底去掉它的时候了,它再也左右不了我啦,在正法最后有限的修炼中,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用大法的无边威力,破除一切私心杂念,做好三件事绝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一定走好最后的这段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