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香港法轮大法游行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这次来香港比较匆忙,活动前一天的早上来到景点,当地同修早已挂好了横幅,摆好了展板。我看到真相横幅这里很晒,对面建筑下面虽然背阴,但是我没有穿洪法衣服,如果在那里炼功游客经过,也不知道我在干啥呀。因为是第一次早上来这里炼功,看到烈日当空,很担心会把皮肤晒黑,想到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功法演示,那么,我就放下心,在烈日下炼功吧。

刚刚开始炼第一套功法,就感到汗水顺着皮肤流下来,很快衣服就被汗水湿透了。我觉的这跟中国大陆那些被邪党迫害的同修来说,这点苦算不了什么。有很多大陆游客看到我炼功,从他们惊讶的表情可以看出,中共邪党宣传的谎言破除了。有的游客跟旁边的人说:快看,法轮功。有的游客直接就念横幅上的字。我身后写有法轮大法好的黄色横幅,在艳阳的照射下格外显眼。还有的人边走边模仿着我的炼功动作。非常多的游客给我拍照,当然,也包括中共特务组织青关会花钱雇的人。我心生一念:请师父加持,邪恶拍照不到我。

当我炼第二遍抱轮的时候,手被太阳晒的好疼,本地一位阿姨同修走过来问我:“同修,你不怕晒吗?”我确定的告诉她:“不怕。”她给我拿来一副新的护袖让我戴上。不久,她又去买一瓶冰水给我喝并关心的说,如果坚持不下去,就到建筑物的下面去炼功。很感谢师父安排这位同修来照顾我,谢谢这位同修。

中午时分,在十二点前后我发了两次正念。当我把腿双盘上之后,从脚趾开始好像被灼伤似的痛,慢慢扩展到双腿,我想到师父诗词:《洪吟四》〈烧红魔 炼金钢〉。这样一想,瞬间自己好像掉進了炼丹炉,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疼痛难忍。慢慢地那种痛转移到了头里,脑袋开始发胀,觉的好像有一种物质要从头里冲出去,疼的我全身发抖,看到身边络绎不绝的游客,我深呼吸放松身体,尽量面带微笑。可是,疼痛越来越剧烈,我快忍不住了,在心里呼喊师父,求师父加持。很快的乌云遮住太阳,徐徐的小风吹来,脑袋里的那层物质散去。我感到自己好象蜕了一层人的壳,原来修炼这么美妙!

在烈日下,坚持炼功四个多小时,衣衫被汗水一次次浸湿,又一次次被风吹干,这次在景点炼功,我感受到那些常年坚持在第一线讲真相的香港同修,他们真的了不起!

那天,读到台湾同修的交流文章《通过制作卡通节目证实法》,这篇文章对我的触动很大,同修在文章中写道,师父说:“师父带领着大家做神韵实际是给大家做榜样。我把神韵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码在文艺领域里、艺术领域里,神韵唱了主角了。”[1]

我理解“主角”代表着拥有最大的说服力和影响力,最能大面积的有效救度众生。假如每个讲真相的项目都能成为自己领域的主角。大家想想,那会是什么光景?是不是就能实现大家的愿望了。

看到同修的体会,我想到了天国乐团这个项目,每次来香港游行,天国乐团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透过乐音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递给众生,天国乐团在游行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次,来香港参加游行的天国乐团成员,聚集了亚太地区各个国家最优秀的团员,他们都通过了考试才来参加游行的。我的体悟是:正法進程到了现在,师父对乐团的要求越来越高,尤其是香港,这是在邪恶中共的虎口,天国乐团要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唱主角,就要求我们每一位团员重视这个救人的项目,苦练基本功,提高专业技术,使自己真正成为在这一项目里的主角。

说来惭愧,由于前一段时间遇到不少的干扰与考验,我没有很好的练习乐器,在临近考试的几天才重视练习,结果没有通过这次考试。这次游行我走在靠近天国乐团的位置,感受到了他们的吹奏非常的动听。其实所有的天国乐团团员都是义工,他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在学习乐器,找到专业的老师教。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了能够出队表演,每一位乐团成员付出了多少汗水与努力只有自己知道。其中大部份乐团成员身兼多个救人的项目,怎样平衡好各个项目也是需要克服的难题。

这次游行,因为是参与常人的活动,那么会看到,很多港民在大街上骂共产邪党对香港的渗透,导致港民失去很多方面的自由。它所承诺的一国两制根本就是谎言,看来中共在香港是不得人心的。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共产党的邪恶和法轮大法的美好,真为明白真相的众生高兴。

在师父在华盛顿DC讲法发表之前的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法正人间的时刻到来了,三界内万物更新,一切都变的无比美好。我无暇欣赏这美好的一切,我在找师父,抬头望着天空,师父在哪里?我想对师父说:“师父,请让这一刻慢一点到来,弟子还没有做好,还有很多众生没有得救。请求师父再给弟子多一点时间!”醒来后,梦里的情境依然清晰的出现在头脑里。我为自己最近的修炼状态而感到焦虑,真的需要好好想想应该怎样变的精進起来。

上午正在上班,收到同修发来新讲法的链接。晚上去学法小组和同修们一起恭读师父的新讲法,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其实我说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诉大家,你们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众弟子热烈鼓掌)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轮回、各界转生;你们不能了,你们就是大法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给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别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从那么艰难的岁月中走过来、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

我虽然年轻,却已是得法修炼二十一年的老弟子了。在真正渡过难关的时候,自己感到对大法的理解是那么的肤浅,虽然凭着对师父的坚信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但总觉的自己要想再往上提高是那么的艰难。恭读师父这段讲法,心中豁然开朗,作为师父的弟子,只有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管多难,都要精進,精進再精進!记住师父讲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产生了很多负面的想法,不想写下去。可是想想,很早以前,师父就赐给我神笔,可是,我并没有充分利用这支神笔证实法。有一次,由于写了几篇文章都未能发表,致使我对写文章失去了信心,在香港同修家里,心想这次来香港参加活动,不写体会了。顺手拿起桌上的《洪吟》翻开,师父的一首诗映入眼帘:

震慑

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

哎呀,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怎么因为文章没有发表而停止写作呢?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文章没有发表呢?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当我看到日本的一位青年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找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他的文章写得如此纯净而真实,再看看自己的文章,空话套话太多,华而不实。我开始改变自己的写作风格,就是写的简单质朴,让华语不好或者文化水平不高的人都能够看得懂。当我摆正基点,师父就给我智慧,有时候真的是思如泉涌。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过程中发现自己有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妒嫉心、私心等诸多执着心,这些执着心在写作中一层层被修去。

当年,和我一样,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小弟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在法轮功的队伍里有许许多多拥有高学历的青年大法弟子,他们是社会上各个行业的佼佼者。在此,我希望有更多的青年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修炼故事,证实大法,与更多的世人分享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