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冤狱酷刑 牡丹江陈金凤被迫害不能自理(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十八年了,牡丹江市林业广播电视大学原图书员陈金凤女士,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却累遭中共警察绑架,酷刑折磨,三次被枉判入狱,前后经受共计十三年冤狱迫害。二零一五年四月出狱后,至今三年多的时间里,她因身体及内脏都被冤狱严重损伤,一直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

'被迫害后的陈金凤'
被迫害后的陈金凤

陈金凤,女,现年六十八岁,原是牡丹江市林业广播电视大学图书员,家住牡丹江市爱民区。她曾经身体被多种疾病缠身——神经衰弱、三叉神经痛、骨质增生、附件炎、血压低、干渴症、肌无力等。因干渴症,每天要喝六、七暖瓶水;医生给她诊断肌无力时,担心她很快就不能走路了。为了孩子,她每天强撑着去上班,加之婚姻的不幸,及孩子抚育教育费用的双重压力,使她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决定了此一生,并给亲人留下了诀别书,交待了后事。

一九九八年,陈金凤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启悟了她的智慧,使她了悟了人生的真谛。通过学炼法轮功,她很快无病一身轻了。还有最重要的是,大法真善忍法理使她的心灵世界得到了净化和升华,提高了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平,善良的她每天快乐而又充实的生活着,心底的喜悦无法言表。可这一切都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打压法轮功后被非法剥夺。

依法上访遭绑架折磨,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陈金凤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跟踪、绑架,随后被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录音机及真相资料等个人物品,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一个半月,强迫交二百五十元伙食费,勒索三千元钱后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陈金凤为给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依法去北京上访,十月五日被非法抓捕,关在北京怀柔县看守所。一个年轻警察强行让她九十度大弯腰六、七个小时;给她戴上手铐,用毛巾绕过手铐往前猛拉,拉倒在地后,再用穿皮鞋的脚碾踩她的双手;当着她的面毁大法书、骂大法。几天后,牡丹江驻北京办事处两个男便衣警察把她带到驻京办事处,警察拿陈金凤的钱游玩、购物、买吃的。十月十日,陈金凤押回到牡丹江,管辖片警李君凯让一个女人对陈金凤进行搜身,气急败坏地骂陈金凤,并猛打她耳光。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牡丹江市610强行将包括陈金凤在内的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往省城戒毒所迫害,强迫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陈金凤回到家中。回家后,片警李君凯诱骗陈金凤去派出所,欲强行将她送往洗脑班,在陈金凤的奋力反抗下,片警未得逞,才放她回家。

贴资料遭绑架酷刑折磨,陷冤狱五年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陈金凤出去贴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绑架到向阳派出所。爱民区国保赶到后,将陈金凤按倒在地,四肢反铐,用脚踩住她的头,脸朝地折腾了一会,而后用车押到爱民国保大队一间屋子里。戴上脚镣、手铐,套在一张铁椅上。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晚上下班后,来了一伙气势汹汹的人,对陈金凤施暴,买来芥末油和塑料袋,强行给她灌芥末油折磨,然后把她头部用塑料袋勒紧呛她,受刑者五脏六腑会象开锅了一样难受,鼻涕眼泪直流,又被塑料袋罩住无法呼吸,会呛得、憋得内脏严重损伤,警察把这种酷刑叫作“戴太空帽”。他们一直折磨陈金凤到窒息后才放开,然后再灌。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期间一个人要搬来老虎凳,还有一人要用吊环,因没找到刑具才作罢。队长盛孝江逼迫陈金凤出卖其他同修,陈金凤没有配合,警察杨涛和一崔姓警察又对陈金凤施暴五马分尸,用电棍电她的合谷穴。

几个男警察把陈金凤双臂反背到铁椅子后面,一齐用力猛地向四面拉、拽她的四肢,这种酷刑叫五马分尸,直到陈金凤被拉得瞪直了眼,脑子一片空白。在拉、拽的同时,其中有一人在陈金凤身后用电棍电陈金凤的“合谷穴”。

中共酷刑示意图:五马分尸
中共酷刑示意图:五马分尸

待陈金凤恢复过来,又把陈金凤拽起来,用手掌一侧用力切砍她胳膊的肌肉,立时青紫一片,直到后来她的胳膊抬不起来了。然后又把她面朝下反铐在两张办公桌子上,用衣服包住头部,把她的两小腿用力往桌沿边下摁,顿时血流不止。迫害了她半宿后,才把她非法押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因在派出所被“戴太空帽”酷刑折磨,憋得她吃不下饭,躺不下、坐不住,有一次憋得上下喘不出气来,昏死过去。同室的人吓得大喊大夫,看守所的杨大夫竟无人性的说:这就对了。根本不管。

看守所卫生环境极差,几个法轮功学员吃的是发霉的发糕。陈金凤患上了疥疮,女狱警管仙霞让犯人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抹药后送往省女子监狱,被拒收。返回看守所后,所长于长龙气急败坏的把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检查,将陈金凤四肢铐上,呈“大”字型铐在光板床上,不让大、小便,使陈金凤的身体每况愈下。

酷刑演示:铐在光板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光板床上

在牡丹江市看守所里非法关押长达一年零六个月,二零零四年九月四日,爱民区法院对她非法判刑五年,以非法手段强制投入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女子监狱,警察派犯人二十四小时看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有一次,陈金凤因坚持信仰炼功,被关到犯人监室,用绳子捆住动弹不了,还拿假经文欺骗她。直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出狱时,陈金凤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生活不能自理。回到家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讲真相再被枉判六年,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陈金凤在牡丹江北山体育场附近讲真相,再被牡丹江地明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送往看守所。因拒绝照相,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被人称“戴老虎”的看守所所长强行戴镣定位,铐在铺环上。因不穿囚服,被值班员郑秀丽指使嫌疑人用脚猛踢头部至晕厥,还被郑秀丽用针扎手。被警察用肘重击心脏,之后疼痛多日,呼吸都困难,不敢用力,最后加重至痉挛,走路艰难。二零零九年八月末左右,陈金凤再被牡丹江爱民区法院秘密在看守所私设公堂,非法判刑六年,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才放回家。

陈金凤原本健康轻盈的身体,饱受酷刑及共计十三年的冤狱迫害后,已生活不能自理。两腿及腰部无力,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必须得出屋时,就得靠胳膊支撑着挪凳子,轮换坐凳子挪出去。因遭灌芥末油等酷刑迫害,造成内脏严重损伤,晚上躺下要吐一小时的粘液,全身虚热,冬天穿夏天的衣服,夏天热得有时说不出话,发不出声。牙齿脱落,口腔常年溃疡,白天进食后经常呕吐,记忆力衰退。

由于江泽民邪恶集团的“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其单位牡丹江林业电大的王校长,非法停发她全部工资并开除公职。自二零零零年八月至今,陈金凤十八年的退休工资被停发。陈金凤为解决生活所需,只得卖掉房子还债,现租房住,生活非常困难。

陈金凤被迫害期间,她儿子正在上大学,经济上失去资助,生活困难,造成身体严重缺乏营养,学校要求孩子停学治疗。为保证完成学业,孩子在生活上节衣缩食,在食堂吃供给困难学生的免费菜汤,放假期间,在学校修理破损的桌椅,挣点微薄的收入,有时给商家发广告或去饭店打工,极其艰难的完成了学业。本应继续读本科的,因没有经济来源,只好放弃了。母亲持续被关冤狱,孩子的精神及身体上都受到巨大的伤害。

虽然身受残酷迫害,但陈金凤心里没有仇恨,只有慈悲,因为公检法人员也是被中共欺骗和利用了,在无知中做坏事。她想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一部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他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真理大道,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已普照全球,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她诚挚的希望善良的人们都能了解真相,不要再被中共谎言蒙骗,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中国大陆,像陈金凤这样坚持真理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很多,他们坚守真、善、忍理念,帮助人们了解真相,是在捍卫民众的知情权和普世价值,维护一个可以在社会上公开做好人的权利,也是在守护人类正常的生存环境和道德体系。中共江泽民集团却从名誉上、经济上、肉体上、精神上对他(她)们实施多重灭绝性迫害,使他们生存艰难。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是在简单的打压一个信仰团体,是在破坏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道德,试图彻底摧毁人们心底的良知、善念,把人魔变成没有道德、没有人性的变异人类,以达到毁灭人类的目的。只有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脱离其控制,才能摆脱被其逐步毁灭的命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