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的妻子行走自如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我曾是名军人,从上小学到中学,从学校到部队,整个过程被动接受的都是无神论、唯物论强制洗脑式的邪党文化灌输(中国人大多如此)。当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之后,邪党无神论的骗人邪说在我脑中被彻底破除,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我妻子二十多岁就因颈脊椎压迫神经出现肢体麻木、无力,随年龄增长越来越严重。四川华西医科大学诊断:做颈脊椎融合手术不一定能缓解,而且还有极大生命危险,因此没有哪个医院敢收治。

八方求医无望,但妻子想过正常人生活的愿望很强:“反正都是瘫痪,试试手术也许有一线希望呢?”于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在华西医科大学附院做了颈脊椎融合手术。手术失败后,完全瘫痪了(之前是半瘫痪),吃喝拉撒睡全依靠人照料。

数月后有好心人推荐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带她去试试吧”。在他人再三推荐下,我很不情愿的抱着 “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用自行车推着妻子到大法的炼功点上。炼功点上的学员问明情况后,即刻教妻子学炼第五套静功功法,因为妻子无法站立、没法儿炼一~四套动功功法。

只是初步学了一下静功,又听了法轮功学员们讲如何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提高心性等方面的交流,神奇便出现了:第二天早上妻子能自行起床、行走;上、下楼梯;骑自行车上街了。从此不但能生活自理了,还承担了买菜、做饭等全部家务。

在著名的医院都无法医治让妻子站立起来,而只初步学炼了一下法轮大法的静功就好转的这么快,见证这一事实的人无不相信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妻子炼法轮功出现的美妙神奇,让我这个“无神论”者很好奇,就想深入了解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因此我也跟着妻子学炼功法,从中感受到一些美妙,也有疑惑。疑惑的是这美妙是从何而来?几天后同修问我“你有(大法)书吗?”“还有书吗?”我反问道。于是同修借给我《转法轮》看。

通读师父著作《转法轮》后,明白了一些浅显道理: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同时破除了邪党文化灌输在我脑中的“无神论”邪说。

大法的法理博大精深,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初学《转法轮》时,只能浅显的理解道:应该与人为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达到返本归真的目地。因为人都有 “自在、舒服”的向往,只有道德不断回升,达到更高境界,成为高级生命才不会有那么多常人的麻烦与魔难。当我明白这些的某一时刻,象股电流溶入脑中:“我一定要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在得法的几个月后,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到北京上访只想说句“法轮大法好!”邪党就把我绑架到驻京办、戒毒所、拘留所迫害。它们的行为是邪恶加流氓,为所欲为:先是想抄我家未果,然后强迫我写辞职书,我拒绝,他们就单方面的把我从军队单位中除名。之后的十多年中,他们跟踪我、到我工作单位威胁骚扰。二零零五年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工作单位迫于邪恶的压力又一次让我失去工作。二零一四年中共又以军队“清房”为借口,强迫我退出了军队住房。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向高检院投递了控告江泽民违法违宪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当地社区、派出所先后四次找到我“问话”,并要求签名均被我拒签。

无论邪党怎样迫害大法弟子,都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心。因为我有师父、有大法,我是最幸福的修炼人。大法弟子心中装的就是大法和救人。最可怜的是那些抱着党文化观念不放、还在参与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被邪党拖入地狱而不自知。愿这些人赶快清醒:弃恶从善,选择美好未来。

回顾二十年修炼心得,法轮大法的美好无以言表。只有走在大法修炼路上的人才能体会到:得到大法的人是最幸运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