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人:《转法轮》开启十九年修炼之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寻找大法

一九九九年五月,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我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东方信仰。

我出生在英国,父母把我作为一名基督徒抚养长大,我们每周都参加教会,并试图依靠基督教的原则生活。我和一个来自同一个信仰的人结婚,我们似乎有很多共同点。然而,当我大约三十岁时,我开始质疑一些基督教的教义。

那时候,我的婚姻進展不顺利,我生有三个小孩,我觉的对自己的信仰有些失落。这个世界似乎是一个可怕的抚养孩子的地方,而且生活对我不再有意义,我绝对无法做到内心平静。我的信念也开始动摇,神是否存在?如果他们确实存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恐怖和痛苦?但与此同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需要更多的了解打坐冥想。这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提及,我想也许学会打坐能有助于加强我的信仰。

我开始研究不同的打坐,并阅读关于其它精神练习方面的书籍,但似乎没有什么帮助。然后有一天,我在一九九九年五月非常偶然的(或者看起来如此)遇到了法轮大法。一位朋友告诉了我这个打坐,我去了一个附近的公园,一对中国夫妇教我炼功,并借给我一本英文版《转法轮》

我记得第一次读《转法轮》时,绝大部份内容都看不懂,而且我有很多问题。我对东方的精神教义一无所知,从未听过气功。但是《转法轮》中我能明白的那部份内容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所以我想了解更多。所以我一遍又一遍的阅读《转法轮》,一点一滴开始加深自己的理解。

我很快意识到,我的婚姻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我总是向外找,总是看着我的丈夫,看他做错的所有事情,看他需要改变的地方。我不知道要向内找。一旦我意识到修炼是关于什么的,我开始关注自己的行为和言论。当我开始变的更好时,我的丈夫也变好了。遵循法轮大法的教导确实挽救了我的婚姻,虽然我的丈夫那时还没有炼法轮功,但是他非常支持我,因为他可以看到这对我们的婚姻和家庭有利。

身体、心理和精神受益于大法

我很幸运住在一个炼功点附近。这个点在早上六点开始炼功。当我第一次听到时,我想:“这么早!我怎样才能在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准备,并前往炼功点?”但我想应该至少尝试一下。做了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我不需要以前那么多的睡眠。我不再需要睡七个半小时或八个小时,我现在睡五至六个小时后醒来,感觉精神焕发。

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时候,我只是想在精神上提高自己,甚至没有考虑身体上的好处,但无求而自得。我手上有牛皮癣已经很多年了,并尝试过各种治疗,但治不好。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洗手,低头看自己的双手时,突然意识到牛皮癣已经完全没有了。不久之后,我的甲状腺问题也消失了。要知道,这甲状腺问题已经有几年了,并且我被告知我的余生必须依赖药物治疗。还有,我的背部问题也消失了。

这些身体变化是美好的,但思想和精神的变化更加强大。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但当我发现法轮大法时,我停止了寻找。这些教导回答了我在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以及许多我从未想过要问的问题!它让我获得完全的内心平静。

我意识到,我成长过程中接受的那么多“真理”,并没有帮助我理解这个世界。但是在阅读了《转法轮》后,我对许多事情的思考完全改变了,事情开始变的更加可以理解。当我接受了人有前世今生和轮回,以及对业力和德的解释,他们帮助我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生活开始变的更有意义,宇宙看起来公平公正。

我也意识到,与修炼人的行为方式相比,我从前的做个好人的标准很低。阅读《转法轮》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修炼后,才知道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遵循“真善忍”的原则。

在我丈夫决定修炼之前,我自己修炼了十年。我记得当他开始修炼时,就像重新结婚一样,重新认识一个人。我们现在作为同修,有这么多东西可以交流。

正法活动

如今我已经修炼了近十九年。我有三个孩子,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原则,如何在学校对待他人,如何理解疼痛和痛苦,以及如何在矛盾中向内找。当我开始修炼时,我知道最终我需要放弃对三个女儿的情,当时她们还很小。我先把情放在一边,因为我还没准备好,想等以后再来处理。随着岁月的流逝,它自然而然的减少了,并被更深的理解和慈悲所取代。

自从我十九年前开始修炼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持续到今天。我参与过许多不同的活动,从在当地公园和图书馆的教功,到许多不同的讲真相项目,如和平花瓣项目,SOS紧急援救和平步行穿越主要城市,在不同地点的真相长城,街头游行,以提高人们对迫害的认识,反酷刑展,访问政治家讲真相,并消除中共的宣传,拜访国家教育部门谈论孔子学院的渗透,多年来致函几位外交部长,帮助难民申请,回应诽谤的媒体文章,英文版大纪元在纽约开始后,帮助英语《大纪元时报》撰写文章,发传单和小册子,主办电影放映,如《自由中国》和《难以相信》,参与主办和推广神韵,写信给中国的劳教所,打电话给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中共官员,到海外、到纽约和香港参加游行和其他活动。我出国旅游不再是假期,而是参与证实法轮大法的活动,这对我来说比度假更有意义。

在所有这些活动中,我的修炼状态不断提高。我情绪平静,头脑清晰,身体健康,不容易受到压力,而且我很平静。我觉的我的人生富有意义和目地。法轮大法给我的好处还有更多,所有这些都是直接来自修炼法轮大法。

我非常感谢师父把这个美好的修炼功法与世界分享,我极力推荐给大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