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翻译过程中得来的重要一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最近和其他同修一起翻译一些关于我们项目的交流体会文章。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心性关。尽管有些时候我得慢慢了解情况,从一个真正的修炼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些情况,但是我很感激能够遇到这些关。在这里,我只分享一个我过的关。整个情况看似简单,但我从中学到的重要一课。

一位同修从男性作者(他是男性)的角度翻译了一篇文章。当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感觉作者看起来像是女的(我是女性)。我查看了作者的名字,但英文版本没有给出性别。我们的团队里没有说中文的学员,所以我无法立即查到作者的性别。以前翻译文章的时候,我通常可以从文章中感受到作者是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当我稍后对照检查他们的名字时,往往证实了我的感觉是对的。

所以,我就根据我以前的经验,按照我的“感觉”,改了文章中人物的性别。我在交稿的截止日期提交了文章,但是我没有通知做翻译的同修,我改了人物的性别。我认为他不会有异议,所以我觉得不必要去解释啦。另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想避免与他不必要的争论。因为过去他经常写很多电子邮件,而且经常跑题。结果,其他学员也加進来讨论,题跑得更远啦,完全失去了讨论的初衷。最终也没有得出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案。这一次,我觉得他应该学会接受别人的决定,想“给他上一课”。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我就是什么都不想做。

后来,那个同修看到了我的改动,就和我联系。他问我为什么要改动他翻译的版本,尤其把性别都改了。看了他的电子邮件后,我的第一反应是保护自己。我在想他又在那里讨论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什么他就不能接受一次别人的改动,而不必進行辩论下去?

然后我想给他发个电子邮件,告诉他应该学会接受别人的改动,而不必每次都问为什么。我想告诉他不要执著“他自己的版本”。当我打算写邮件的时候,我心里不太平衡,也不冷静。我的心里有一个结。我对他有各种消极的想法。我跃跃欲试,准备跟他好好辩论一番。

在那时,我意识到,我希望他做的所有事情实际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在开始的时候想避免和他接触,争论谁对谁错。而现在,我却要去和他争论谁对谁错。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

所以,我决定要面对我自己,不再象以前和别人合作的时候逃避自己。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师父还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2]

说实话,即使不是一件大事,我也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平静。我必须真正去掉争论谁对谁错的执著心,以及控制心。我的脑海中不断涌现各种想法。我决定要做一个真修弟子,向内找,注重我需要从这种情况中学到的东西。

我不应该责怪别人,而应该尝试从别人的角度去看待事情。修炼人应该对别人好,先考虑别人。修炼者应该向内找。我应该更加信法。旧势力只希望改变他人,而不改变他们自己。我发正念清除在我空间场里所有不断使我向外找的坏习惯。

过了一会儿,我冷静下来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想他应该修去的是什么,而是思考我必须从这种情况中学到什么。我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原文中没有作者的名字,但我直接按照我自己的感觉改动了性别。我有什么具体的理由认为我的版本比他的版本好吗?实际上,我唯一的理由就是我认为在这些事情上我比他更有经验。我认为我的解决方案更好。我做了改动,又不想争论。 我故意没有通知他我的决定。

要在过去,我会回复他,说我们要提高效率,要在限期前翻完文章,我们要学会接受不同的版本,不要抱怨。实际上,这只是在搅浑水,并没有真正讨论实质的问题。我意识到这正是旧势力现在想要的。它们会想要我们不停的辩论,破坏我们的合作关系。我很震惊的想起我的同修和我因为旧势力的诡计而浪费了多少时间,進行了漫长的辩论,经常完全停止合作。整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停止这种影响了。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旧势力已经影响了我们很多次。

我要听师父的话,加强信师信法。那么我一定能克服这些不符合法的坏习惯。我感觉一块冰块慢慢的在我心中和我脑海中融化。

我发了一封邮件给那个同修,诚实的解释了我的想法,从一开始的想避免和他争论,因为我认为自己有经验,到我认识到我要去掉证实自己的心。我还陈述了我从中悟到的东西。我看到了他为翻译所付出的努力,并且我为我没有尊重他的工作而道歉。我提出我重新翻译,加入他原来的想法。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我能够感受到我的念很正。我谦虚的表达了我的真实想法。

这位同修对我的电子邮件表示感谢,并表示没有必要对翻译作進一步修改。我们没有進一步讨论这个话题。我感到平和与团结。事实上,我们之间还有一些其它的情况,最终通过彼此的坦诚相待得到解决。我学到了很好的一课,要调整我的想法和行为。

在我们与其他同修合作的过程中,我认为重要的是不要被旧势力设定的诱饵所影响。它们的诱饵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形状和大小。它们可能看起来很小,但是它们随着时间加强。我在想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我深深的认识到,即使在我们的大法项目中,我也不应该证实自己,而是要诚实和尊重的与同修合作。只有这样做,我觉的我们正在用言语和行动来证实大法。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就象是与旧势力合作,而没有否定和清除它们。

我越是坦诚,越简单明了,我越向内找,在大法项目和个人生活中我越能与他人顺畅的合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018年明慧法会发言稿选登,有删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1/【明慧法会】在翻译过程中得来的重要一课-370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