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马长青被长春铁路法院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长春铁路法院非法对榆树大法学员马长青开庭审理,主审的法官朱姓法官和张姓法官。他亲属、嫂嫂和侄女参加了旁听。

马长青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去长春办事,因为用身份证买的票,在长春站下火车走到出站口时,被俩警察劫持到火车站派出所,从马长青包里翻出10,178元真相币,把马长青送到铁路公安处。马长青一直给他们讲真相。马长青讲自己是榆树养路段职工,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他还讲自己家里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儿。

后来铁路警察真的到马长青家里了解情况,知道马长青说的是实话。但是,10,178元钱被扣留。马长青于第二天回到家中。但在释放马长青时给了一张监视居住的票子,意思是随时传换和绑架。

自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马长青被非法传唤两次,后来马长青就不配合他们了,所以就导致的五月九日上午又被绑架。据马长青的邻居说,是长春市法院来的人伙同榆树派辖区出所的警察抓走的马长青,其女儿被安置在一家托老所。

马长青原本是一家三口的和睦之家,妻子穆春波是街道委主任,老实本份之人,女儿从小得的癫痫病,一旦惊吓上火就犯病。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范洪凯指使几个警察,突然闯入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一遍,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和几本法轮功书籍,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后来国保大队石海林又去马长青家找穆春波签字,穆春波即担心女儿犯病,又担心丈夫有个好歹,双手哆哆嗦嗦地签了字。

在马长青被非法拘留的第十一天,国保大队警察齐力、李笑把马长青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因马长青的身体原因拒收,马长青当天回到家里。回来后要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钱,亲人害怕他再遭迫害,吓得赶紧托人疏通,找到熟人帮忙,三万三千五百多元钱只要回二万四千元。

马长青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被绑架,家里象塌了天。在马长青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穆春波既担心女儿,又担心马长青身体遭迫害,整天提心吊胆。 经过这一番的折腾,担惊受怕,让警察抢去钱财无处说理憋气上火,一下得了脑出血,住院治疗昏迷不醒,花去五万多元的医疗费。已经取借无门了,最后马长青无钱给妻子医治,只好将穆春波抬回家硬挺,穆春波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靠吸管引流进食,还在用切开的喉管引流痰液,后背、臀部、双脚褥疮严重,昏迷不醒四个多月,终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是周一,马长青去国保大队要剩下的九千多元钱给妻子治病,可是国保大队长范红凯却说,那九千多元钱上交财政了,当马长青要看上交财政的票据时,范红凯又说没有,在这期间范红凯关了两次门,显然是怕别人听到他们中饱私囊和抢劫的丑恶行径。

霸占人家钱财不给,不管人家死活,这就是今日的警察土匪,土匪警察。亲戚邻居都说邪党警察太可恨了,草菅人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