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一名老弟子,七十岁,如今修炼大法已经二十多年了,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以前所有的病都无影无踪了。但是平时也遇到过大大小小的病业关,可是都没怎么费劲儿就过去了。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很难过的病业关,如果没有师父保护肯定就过不去了。

二零一七年临近过大年的时候,东北的天气格外的冷,我从外边讲真相刚回来,感觉身体非常难受,象得了常人的“重感冒 ”一样,也象是“肺炎”的感觉 。在前几年有过此经历,发烧都在三十九点六度以上,没有吃药打针,睡一觉就好了,就这么简单。有时脚肿的都穿不上鞋,腿一碰就疼,我都不把它们当成病,因为修炼的人没有病,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所以没几天就好了。可这次和上几次都不同,就是冷的难以控制,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助我。然后喝一杯热水还是冷。我就躺下了,盖上两床被子还冷,插上电褥子,被上又压上羽绒服大衣还是很冷,心想,是内脏炎症太大?不对呀,那是常人的病,我不是常人哪,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整个一夜。不知道心性出了什么问题,找也找不着。

第二天十一点五十五,我想起来发正念,可是怎么也起不来,浑身都疼的像散了架子一样,想翻身的时候,手突然碰到象水杯一样的东西,潜意识当中感觉杯子里有水,迷迷糊糊也睁不开眼,连想都没想拿过来就喝了。喝完精神多了,坐起来发正念,发完正念找杯子还想喝水,可是哪有杯子呀?!我明白了,是师父给我的水。谢谢师父!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是师父给我的救命水呀!我很纳闷儿,迷迷糊糊的躺着怎么把水喝進去的呢?一定是师父帮我喝進去的,我流着泪,心里感恩师父,原来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这时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资料,师徒在沙漠上行走,弟子在最难受的时候问师父,“师父,在我最难受的时候您怎么离开了我?”师父说:“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徒弟说:“那我为什么只看到一个人的脚印呢?”师父说:“那是我的脚印,是我在背着你。”徒弟感激的直流泪。我们的师父对真修弟子不但寸步不离,还替大法弟子承受业力。我在心里说:师父,弟子一定能正念闯过这一关,请师父放心。

第三天我渐渐的就能下地了,坚持炼功,一会儿衣服就湿透了,因为三天内我什么都没吃。我想不吃饭也不行呀,还是喝点粥吧,只能喝一两勺。我又开始学法,只能坚持一小会儿又躺下了。

就这种状态持续了六天。我不断的发正念和向内找,又联想到前几个月家里漏水,电器不断的坏,电线短路是怎么回事呢?找来找去是我学法不入心,甚至连标题都记不住;还有每天上午学法有时走形式,下午去讲真相,大多数时间就去公园和一帮老人们在一起聊天,有时能劝退一、两个人,其余时间就天南地北的侃,还有老伴每次给我指出不足我都炸,不愿意听她说。这是大法弟子吗?这么多毛病还不出问题?执着找到了,身体不那么难受了,也能吃一些饭了,过几天就出去讲真相了。

有一天我看到好朋友夫妻二人,他们说:“你也太厉害了,敢拿生命开玩笑。”我说:“不是我厉害,是我师父厉害,我师父无所不能。”因为在我过关的时候他们来看我,强迫我去医院,我不去他们要抬我上车,有的说先给他吃点儿安眠药迷糊了再抬上车。我说啥招都不好使,我哪也不去,就在家里学法炼功,有师父保护我不怕,绝对不会出问题,这不是病是过关。他们看我态度坚决,就不管我了。今天看到我恢复到这样心服口服了。还有同修帮我发正念。事后我把好朋友和邻居送的钱都还回去了,只有水果留下了。

通过这次教训体会到,无论出现多么严重的病业假相,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不能有一丝含糊,多学法向内找,悟到做到,就能闯过这一关,就能突破一个层次,离师父的标准就進一步。

回想起修炼前工作条件“太好了”,每天打麻将,吃喝嫖赌,一天抽四盒香烟,把自己的身体糟蹋的很不像样子(在腐败糜烂的党文化中工作,差点儿害死我),曾经有过八次大病,都是大难不死,冥冥之中有人保护。现在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弟子,要不我也活不到今天。

在此感谢恩师再一次救了我。我以后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错过这千载难逢、万年等待的机缘。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