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研讨会揭强摘器官 促制止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在一个有关中国宗教自由的研讨会上,来自香港、台湾及海外的政要名人、专家学者聚首一堂,针对中共对法轮功等宗教信仰群体的残酷迫害包括强摘器官的罪行,呼吁制止迫害、追究罪责,以全球去共化的视野消除共产主义对全人类的祸害。

'图1:来自香港、台湾及海外的政要名人、专家学者,在研讨会上揭露中共强摘器官,呼吁制止迫害、追究罪责。'
图1:来自香港、台湾及海外的政要名人、专家学者,在研讨会上揭露中共强摘器官,呼吁制止迫害、追究罪责。

五月二十九日,美国国务院同日发布二零一七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及中文版《中国二零一七年人权报告》,当中谈到法轮功等信仰团体受中共迫害的情况,受外媒广泛报道,再次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共人权迫害的关注。正值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六月份访问香港,香港法轮佛学会以“中国有宗教自由吗?──聚焦对法轮功的迫害”为题举办了研讨会。

麦塔斯首先发言,他表示,中国有很多受打压的人群,但唯独信仰团体遭受到以摘取器官为形式的屠杀,包括西藏人、维吾尔人、地下教会基督徒,而当中最严重的是法轮功修炼者,成为中共“肉体上消灭”政策的受害者。“法轮功人群被关押的人数尤其巨大,成为了几乎耗之不尽的器官供应。他们占国内遭任意关押的人口数字大约一半。”

贩卖器官成中共医疗体系毒瘾

麦塔斯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过去十多年来持续独立调查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作移植用途,二零一零年两人同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在二零一六年,麦塔斯、乔高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发表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中共每年进行超过十万宗移植手术,“如此大量的器官供应,除了来自法轮功为主的良心犯,别无其它解释。”麦塔斯说,目前中共医疗系统的资金主要来自贩卖人体器官,“贩卖人体器官已成为了医疗体系染上的毒瘾。”

迫害信仰源于中共政治需要

'图2: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图2: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但到底为何法轮功学员会成为强摘器官的目标?麦塔斯表示,要回答此一问题,不能从受害者身上寻找特征,而应该从犯罪者的本质上寻因。“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迫害的理由正源自它本身的政治需要。”

麦塔斯指出,共产主义是中共的本质,包括无神论、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等,是“进口自西方的”,而中共建政时利用了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他形容共产主义是一套用以夺取政权和维持政权的机器,而随着所谓改革开放,资本主义从“敌人”变成了“朋友”,民族主义成为维系其统治最方便的一张牌。而中共选择的新“阶级敌人”就是人数众多、且没有任何组织架构可让中共操控的法轮功。在妖魔化、去人格化法轮功后,中共发现庞大的法轮功学员能够为自己带来另外的“好处”,那就是大量的活体器官所带来的利益,因而做出了“这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医生:大陆器官移植谎话连篇

'图3: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师'
图3: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师

台大医院云林分院泌尿部主任、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副理事长黄士维医师以“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真吗?”为题发言。他表示,中共至今并未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器官捐赠系统。浙江大学附属医院移植中心主任郑树森,去年初因无法提供五百六十三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被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杂志》撤销其论文发表,并终身禁止发表论文。诡异的是,郑树森另一个头衔正是“六一零”属下的“浙江省反×教协会”副会长。

但是随后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中共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称该篇论文造假,因为浙大医院这段时间只有一百一十六个“心脏死后器官捐赠”:“从这个案例来看,到底是黄洁夫给的国家数字造假,还是浙大附设医院造假?……(大陆)捐献、分配及器官来源为何,国际社会并不清楚。”

黄士维表示,器官移植产业是中国医院主要的创收来源,以北京三零九医院为例,该院对外称其器官移植中心是最赚钱的收入来源,从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人民币收入增长到二零一零年的二点三亿元人民币,跳升了八倍,“为什么这些医院有如此丰沛的器官来源呢?至今并未有任何国际组织进行专业调查。”他又指,中共对是否涉及活摘死囚的说词存在前后矛盾,并多次透过黄洁夫在国际会议及媒体撒谎及隐瞒真相。

迫害延伸香港 政界吁挺身而出

'图4:香港支联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
图4:香港支联会主席、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

多位本地政界人士谈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至香港。香港民主党前主席、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国际人权组织公认法轮功是目前在中国大陆被迫害最严重的信仰团体,强调应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绳之以法:“(强摘)器官移植、对他们残酷的迫害是违反人道罪行违反国际法……对这些国际罪犯要追踪及制裁。”他忆述二零零一年时任特首董建华曾在立法会内发表诬蔑法轮功的言论,他即场驳斥说:“特首你是不可以这样攻击一个群体,你没有根据,你乱说,你是在用立法会的特权来保护你,如果你在外面讲一定会被人告,我都会代表告你。”

身为律师的他代表过多宗法轮功案件,包括诬告阻街案及非法遣返案等,这些案件都对香港社会息息相关。他强调,仍将继续作为代表律师,为法轮功团体争取合法权益,绝不放弃,亦呼吁广大民众团结一致,结束中共专政对人权自由的迫害。

汲取教训 携手对抗共产极权

'图5: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
图5: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谈到,当年法轮功被迫害时,有不少人认为跟自己无关,现在看到中共全面威权管治香港。他说:“当一个人或是一个团体被迫害时,通常迫害者都是这么讲,因为他有问题,其他人没问题我就不迫害他。现在差不多经过二十年,你看到共产党在香港对所有人的威权,这是非常重要的教训,就是它压迫一个人将来一定压迫全部人。”他希望港人未来能更团结,走出来对抗共产极权。

'图6: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
图6: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提出对抗共产党的方法,一是继续团结各界人士,越来越多人质疑共产党的管治;二是团结有信仰的人;三是有共同的普世价值,如人权、自由等。

他又说,今年十一月联合国审议中国人权,支联会将会提交相关意见书,也建议各团体响应,迫使中共必须面对国际社会的批评。

'图7:香港前区议会议员林咏然'
图7:香港前区议会议员林咏然

香港前区议会议员林咏然表示,共产党想对付的,就是自己惧怕的人,它怕正义力量会盖过它要求人们相信的共产主义,而法轮功偏偏就是那正义的信仰。对于中共活摘器官,他强调一定要追究责任,希望人们都能够选择站在正义光明的一边。

促法办元凶 向邪恶政权问责

另外,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及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退休教授郑宇硕也透过录音发言。

'图8: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胡志伟'
图8: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胡志伟

胡志伟认为,目前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没有普世价值所指的宗教自由,“不管是天主教、基督教、佛教或不同宗教,都要掌管在共产党下面的宗教部。”他指中共害怕人民有信仰的原因,一是害怕人民有信仰自由对中共政权造成威胁;二是宗教信仰往往有很强大的内聚和凝聚能力,中共必须加以防范,如法轮功从一开始受到当局的大力推崇变成被迫害的对象,“我想这就是共产党的本质。”

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残暴的罪行,以强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最为邪恶,远超人类可以接受的水平。“这是一个邪恶的极权,它泯灭良知之下会做的邪恶行为。”他强调必须将这些元凶绳之以法:“包括江泽民,一定要对事件负上责任。要令这种完全不文明的活摘器官行为,不可能出现在中华民族人民的身上……这一点中共领导必须要负上全部责任。”

郑宇硕教授说,中共是无神论者,对宗教的容忍度是很低:“如果这些宗教组织或者宗教精神牵涉到讲究人权、法治、民主,就无可避免地都遭遇到扼杀。对国民的基本宗教信仰自由的践踏,跟它在宪法上讲的宗教信仰自由完全相反。”

他并称赞法轮功学员面对中共打压,仍秉持坚毅的精神,值得大家的敬仰:“法轮功的的确确对对抗中共暴政方面形成一股制衡的力量。在海外很多的唐人街,事实上法轮功的媒体是唯一真正对中共政权作出批判的媒体,这一点贡献是很值得我们重视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