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对弟子的保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农村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生命好象走到尽头,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摆脱了疾病的折磨,对师父充满无限的感恩。

下面我想说的是在一次残酷重刑迫害过程中,师父是怎样保护弟子的。那是在二零零零年皇历六月的一天,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在市看守所遭迫害,被强迫抻开四肢、趴在一摸烫手的水泥地上,公安、国安、看守所的头子们,带着五六个犯人打手拿着刑具,逼迫大法弟子四肢撑起身体,肚子不准着地,若看见谁的肚子着地,就指使犯人用钢鞭抽打。

那天我已是八天没吃东西了,但是一点饿的感觉也没有,精神也很好。当时心中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1]。我猛然站了起来大声说:“同修们,都站起来,我们是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们没有错!不应该承受这种迫害。”公安的头头们,掉过头来指示犯人将我摁在地上,打我的是一个东北的犯人,膀宽腰圆的彪形大汉,犯人用尽全身力气恶狠狠的抽了我四鞭子,他们可能想我疼的动不了了,但我又站起来重复原来说的那句话。当时我一点怕的念头都没有。他们刚走了七八步,回过头来象疯了一样,狂叫着,命令四个犯人摁着我的四肢往死里打,然后又用尽全身力气又抽了我三鞭子。

当时我只感到有点疼,以后就定在那里了,没有半点疼的感觉了,抽我的那个钢鞭上缠绕着三条两米多长,象藤条一样很重的钢丝。打手累的张口喘气,他对我说:“大爷,我不愿意打你,我不打你他们就打我。”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不会恨你的。”最后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和看守所所长说:“所长,我实在累的打不动了。”公安局的一头头说:“钢鞭沉,换树条子(树条子是用开水煮过的,这样的树条子是打不烂的),一直把树条子打烂为止。”

当他打我前三下时还有点疼的感觉,以后又定在那里,根本就没有疼痛的感觉了。打的时间长了,犯人又累的连树条子也抡不动了,打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首长我实在打不动了。”头头说:“再打他们三个。”我心想有师父的呵护,那两位同修也不会痛苦的。

犯人的小组长实在看不下去了,等头头一离开的时候,他就跟打手说:“你往地上抽树条子就会断。”打手就按此方法做,二、三米的树条子就折断了,只剩下六、七十公分了,打手举着树条子大声说:“首长,条子没法用了。”六月天的烈日把水泥地晒的烫人,邪恶的头头强迫我们大法弟子在烈日下一直暴晒到下午六、七点还不罢休,有一邪恶的头头说:“从头上来,每人打三鞭子,看谁还说炼。”打完第一个同修三鞭子后,问:“还炼不炼?”这位同修象雄狮般使出最大的力气在大声吼:“炼!炼!炼!”声音回荡在整个看守所的上空!

同修喊出了这一百多名大法弟子的共同心声,这正念的一声就震慑了邪恶,解体了邪恶对其他大法弟子们的迫害,他们终于停止了手中挥舞的钢鞭。

听监室的人说这两种刑具,哪一种都可以把人打的皮开肉绽,可我身上没有任何的疼痛,当我冲冷水澡时,看到自己的身上没有任何被打过的痕迹。我深知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是师父时刻都在保护着弟子。这也是法轮大法的无比神奇在世间的真实展现!弟子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二十二年过去了,期间我被迫害时遭受过种种的酷刑和魔难,但我依然坚定的在修炼的路上前行!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刻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