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韩国大法弟子自学中文、背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在写文章之前,首先庆祝第十九届“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到来,深深叩谢师恩,让我有机会通过明慧网交流修炼心得。

做明慧工作 自然学中文

我于二零零零年十月,通过哥哥得法 ,当时虚岁十九岁(满十七岁)。二零零四年初,偶然的机会,我开始在韩文明慧做校对文章的工作。

开始的时候,由于翻译过来的文章不容易理解,就需要和中文原文进行一一对照,并频繁查词典,从中我学到了很多用词,也开始一点点的明白了如何翻译文章。大约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能翻译一些简单的文章,于是就开始翻译比较简短和语句易懂的文章。但是,由于中文知识有限,在翻译上具有局限性。

几年后,我出于好奇,开始翻阅中文《转法轮》。当时,我只是把中文书籍买来后放在家里,由于不识中文,从没有敢读,连想都不敢想。但是,出乎意外的是,我发现自己竟然能理解一半中文《转法轮》的涵义。于是,我心中暂时还萌生了想学中文《转法轮》的想法,可是由于根本不了解中文发音,就没有敢尝试,心想:“这么厚的一本书,什么时候才能学完呢?用韩文,一样可以学法,韩文就足够了,不要学中文了。”后来,我又翻阅《转法轮》,意外的发现,认识的字比以前更多了。我想:“再不学中文太可惜了,我都认识这么多字,不学中文岂不可惜?”最终,强烈的迫切感,让我下定决心学习中文《转法轮》。

开始的时候,我有怕心,虽然下决心要学,可是从何学起呢?我住在小城市,也没有中文学习班,就算有学习班,由于经济条件不佳,我也不可能去学习班。在当地,只有我一个学员,也没有其他中国同修。于是,我决定不学读音,先学习用眼睛识字,可以理解词意内涵的程度就可以。我感觉就这样,对我来说也是非常荣幸、感恩和幸福的事。就这样,我开始抄写中文《转法轮》。

抄写《转法轮》

我在抄写中文《转法轮》时,为了理解词意,与韩文版的《转法轮》一一对照,开始的时候连一个完整的字都写不下来,需要反复写几次后,才能抄写一个字。我还购买了六厘米厚的词典,对不明白的字词进行查询。随着学习,查词典的速度也快了,有的时候,只要一翻或者翻几页,就能查到我要的字词。我明白了,原来是师尊在帮我。

抄写《转法轮》的照片
抄写《转法轮》的照片

抄写法的过程,原来也是心性修炼的过程。我在学生时期,也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拿笔写字,因此抄写时感觉非常吃力。开始的时候,由于专注和用力,手腕也痛,手指骨节都感觉僵硬、疼痛。但是,我只要在家,就坚持抄写《转法轮》。但是,厚厚的词典,查字词的时候仍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还有中文的电子词典,于是我就顺手买了一个。后来才知道,我买的电子词典是当时最盛行的热手词典,原来是师尊安排了最好的词典给我。由于,电子词典有发出词语读音的功能,我出于好奇心,偶尔也听听某些词语的读音,还跟着读。在抄学工程基本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猛然觉得“光用眼睛识字,不会读,岂不是太憋屈呀?”于是,我终于又下决心学中文读音。在抄写《转法轮》一遍之后,我马上开始学习中文读音。

用中文读法

开始的时候,我的恐惧心特别强,没有教我的老师,去哪里学习呢?虽然想向平时认识的侨胞同修请教学习,“但是长此下去,会占用同修的时间,带给同修负担,还是自己学比较好”。于是,我决心自学中文读音。

当我对自学中文读音心生恐惧时,我忽然想起一个念头,“对呀,教我中文的老师早就有了,师尊就是我的中文老师啊。”当我这么想以后,就又有了勇气。我想,“无论如何了不起的老师,都怎么能和师尊相比呢?有师尊教我,难道还会错吗?就算我有错,师尊也会给我纠正的。”

我在随时学练中文读音的同时,继续读中文《转法轮》。幸好,有抄写学习的基础,有助于我理解更多的内涵。我买了几本小手册,把不认识的单词就记录了下来。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读的时候,还将《转法轮》的页数记在小手册上,并将每页不会读的字词记在册子上,通过查电子词典,将字义和读音记了下来。开始的时候,由于不认识的字太多,小册子黑麻麻的全是字。但是,我没有象常人的学习方式一样,并没有将特定的词死记硬背,而是顺其自然,能记住读音就记住,记不住就记不住,只是顺其自然的慢慢读下去,我没觉得自己是在学中文,我感觉就是学法。

初学简体字时,第一次整理的手册,不认识的词汇密密麻麻。
初学简体字时,第一次整理的手册,不认识的词汇密密麻麻。

有的词,即使查词典数十次,仍是混淆其声调和发音。我反复查词典,直到记住为止。有一天,我查词典的时候,瞬间感觉一个词急速的贯通我的身体,直击進我的体内,脑子就象被棒子重重击了一下,受到极大冲击。但是不感觉痛,头脑非常清醒明晰,内心感觉豁然开阔。那个词在我体内不断扩展,就象能量向体外扩散一样。那时,我非常明白这个词我彻底记住了,下次看到,我会记起它。后来也确实得到证实。在小册子上记录词语的时候,我发现部分单词和我有间隔,这些词都是反复记也记不住的词,但间隔消除的时候,就记住了。

从新学正体字时再次整理的手册。当时除了圆圈外,其余的都变成已知的了,现在已不需要这些手册了。
从新学正体字时再次整理的手册。当时除了圆圈外,其余的都变成已知的了,现在已不需要这些手册了。

在学习读音的时候,我做了几个梦。其中一个梦中,我的中文非常流利,发音也非常准确,说话速度也非常流畅。这个梦,后来我又做了一次。我认识到,这是师尊点化,这也许是在点化,哪一生我曾经是中国人。我悟到,我并不是从“零”到“百”的学习中文,我早就具备了“百”。因为我们前世所作的事和所说的话,都在宇宙中有记录。如果前生我是中国人,那时说过的中国语,也将会存在。只是因为我今生是韩国人,因此(中文能力)被锁住或者压在深层空间中。我确信,这个前世记忆师尊在掌握,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师尊会给我打开,需要补足的还会补足。

去掉对发音的恐惧心之后,我又产生了强烈的对时间的执着。什么时候才能会读这么厚的《转法轮》呢?由于我内心焦急,睡觉之前就听明慧广播。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看到了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说“我就是你呀”。他开始慢慢的说话,说的是中文。我问他,能不能说的再快点,于是他就很快的说中文,由于说的太快,简直不是人类的语言,就象鸟叫一样。看到我震惊的样子,他又开始以很慢的速度说话,并对我说“现在你就是这水准”。当时,我感觉他是在告诉我,“你是初学者,我是按照你的水平在教你,不要起贪念。”之后,“时间是老师”的话在空中嗡嗡的扩散开来。他说:“你虽然看不到我,但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了这是师尊在点化我,放下对时间的执着。随着时间推移,一切都会自然解决的意思。此后,没多久,我能一点点的听懂师尊的“九天讲法”录音了。就这样,经过几个月,我读完了一遍《转法轮》。其间,我还学习了正体字。读完一遍中文《转法轮》以后,我能比较流利的读下去了。虽然,过程比较长,但是感觉非常快乐和幸福。虽然,开始的时候为了记单词用了很多小手册,但是现在已不需要小手册了。

背《转法轮》

早些时候,我曾经用韩文背过法,但是还没背完一讲,我就中断背法。有一天,我非常流畅的背法以后,在田里边干活边背法。周边没人的时候,我就大声背,有人的时候,就在心里背。但是,原本可以很流畅背下来的部分,忽然记不起来了。当时,我感受到了极大的精神痛苦。脸色也很难看,感觉头脑象白纸一样,一片空白。我努力想,过了一段时间后,感觉体内的一个壁障倒塌了,感觉众生在那边敲锣打鼓,象举办庆典一样。虽然眼睛没看到,但是那种感觉是那么活生生的,我的眼泪忽然流了下来,众生高兴,我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幸福。当时只觉的除了众生的安危和幸福,其余的什么都不需要了。即使我没有身体也好,众生不知道我的存在也好,已无所谓了。好像只剩下我的意识,这个意识似乎就成了众生的保护罩了。那时候,我承诺“我一定要背法回归,为了众生”,眼泪止不住的流。

这次,我要背中文《转法轮》时,想起了这些以前背法时的记忆。我很懊悔自己没有早点背法,让我痛悔不已。我已经忘记了这个承诺,可是师尊没有忘记,当看到我能用中文读法,就打开了我的记忆,让我重新背法。背法的渴望和迫切感,驱使我开始背法。

开始的时候,我对自己要求并不严格,起了想打折的心。心想:“我是外国人,不可能象华人学员一样背法。要求低一点,一句一句的背,也不错,这样比较容易坚持。”可是这种想法让我内心不安,感觉对自己要求松懈。后来我悟到,在背法上,我和华人学员是不应该有区别的,法的要求都是一样的。于是,我决心一段一段的背,然后再两段连起来背,再三段连起来背,最终,要反复的背诵。

在背法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师尊说,“人念佛号要一心不乱的念,心里什么都不想,把大脑其它部份都念木了,什么都不知道,一念代万念,“阿弥陀佛”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1]一天夜里,我在屋中打坐,闭上眼睛,把心静下来,决定集中全身精力背法,当我集中每个词背法的时候,感觉法的每句话,象射進我的体内,扩散至整个身体。感觉全身都被法的能量充满,并扩向体外,只剩下了背法的意念,感觉身体没有了。背诵的那段法,变成金黄色展现在眼前。有时候,眼前还出现一块石板。每个字就象刀刻的一样具有立体感,背得越集中深入,内心平静时,石板上刻的每个字的每个笔画就慢慢的变成金黄色,石板上的字密密麻麻,都是《转法轮》的内容,我想把石板翻过来时,它自动翻转,石板上展现的又都是密密麻麻的韩文《转法轮》的内容。我不断反复的翻转石板,当我想仔细看时,石板就立即消失了。我感觉遗憾,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看不到了。通过该经历,我要背法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一次约凌晨四~五(北京时间三~四)时许,背法困倦就靠着墙壁睡着了。这时,听到天上有“轰隆隆”的巨响,就象地震一样。如果直接发生在这里,感觉那种威力足以让宇宙爆炸。我吓的惊醒,但是身体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此后,我听到天上传来美丽的音乐声,约有二~三秒钟,音乐声停止后,又听到雄壮的声音在天上响起,是四个字,我很清楚听到了发音,也能跟着读,但是当我睁开眼睛想说时,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只记得那四个字的意思,是在严厉的教训我,背法时不应该睡觉。我吓得全身战栗,又惊又怕,直到那个声音消失后,我才能睁开眼睛。我好长时间呆愣在那里。我以为那四个字是中国语,但是不是中国语,也不是人类的任何一种语言,但是和中国语稍微有些相似。四个字的内涵非常广阔,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诠释,我感觉非常愧对师尊。我悟到,无论什么时间学法,无论多么疲倦,只要拿起书,就要集中学,任何理由都是借口,学法就要“一心不乱”[1]的学。

师尊给我集体背法的机会

我还有一个几年来一直过不去的关。就是在讲真相平台学法。西方人性格外向,能很快学习外国语,并能自然而然的使用。但是东方人性格内向,由于害羞不善言辞。我就是一个典型的性格内向的人。我紧张害怕的不敢拿麦克风,只能听。

去年,我又安装了软件,开始上平台学法。虽然,我依然背法,但是进度非常的慢,很不容易坚持。但是,我要把法背完的心仍极其迫切。我读师尊讲法时,对长春学员集体背法的环境一直非常羡慕。但是,我找不到和我一样背法的同修,只是心存愿望,没有其它办法。当我通过同修帮助安装软件,上平台后,意外发现,有集体背法的房间。我还是先参加了集体读法。

第一次开始的时候,由于极度恐惧,我先做了深呼吸,决心这次一定要过这一关。当轮到我读法的时候,我感觉嘴唇干燥,整个身体在瑟瑟发抖。连拿书的手都在哆嗦,全身感受到寒意。但是,我勉强坚持读下去,声音在打颤,甚至还头痛,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读下去的。经历一次这样的经历后,下次就好一点,第三次就完全恢复正常状态了。虽然有时还出现这种状态,但每次都能过关,再也不象以前那样,吓得不敢读书了。就算紧张也能勇敢的读下去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我一个人進了背法的房间,一个同修要求要和我一起背法。他们是晚间背法组,该时间段非常适合我。当时,他们已经背到第七讲。就这样,如今我们已经又开始背诵第一讲了。我希望集体背法的愿望就这样实现了。我明白了师尊对弟子的一思一念都非常了解。

有一天在梦里,有个同修对我说,“出来集体学法吧。”我很诧异,我坚持在线上线下认真的参加学法,同修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我认识到,自己长时间以来,只走学法的形式,但是忽视了质量。平时,当别人读法背法时,我认为还没轮到我时,你读你的背你的,与我不相干。这种心态,即使集体学法,实质上,仍是自己一个人在学法。此外,我一心执着快速背法,当同修背前部分时,我就自己背后部分,甚至,有时同修背法时,我做其它事或想其它问题。学法姿势更不用提。我认识到,在学法上,没有你的顺次或我的顺次,我们都是整体,应该一起学。

一起背法的同修中,一名同修长时间被困魔干扰。我们每个人背了三遍,她自己甚至读或者背了五~六遍,还感觉不到异样。每当感觉背法次数减少时,我就会心生不满。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我有一颗一点点利益都不想吃亏的心。如果同修读法或背法的次数多了,我替她高兴才是。当同修被困魔严重干扰时,我心里很难受,真想说她两句。最近我也出现了困倦状态,非常难受。我想,是因为我对那位同修不慈悲,没有帮助她过难关,还心生埋怨,才让我出现了同样的状态。我这才理解到那位同修长时间处于该状态,有多么的难受,而且还坚持背法,感觉她很了不起。我觉得应该对那位同修包容,于是,我不再催促那位同修,当她背法时,我就静静的等待,放缓速度和她一起背。我觉得这不仅仅是同修自己要过的关,是我们一起要过的关,我要纯净自己的场,帮助同修加持正念。当那位同修背法时,我在这边和她一起背,我发现自己的背法次数一点都没有减少。

我非常珍惜这个背法的环境,每天参加背法组,已经约七个月的时间,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习惯。虽然有时生出安逸心和执着心,有时还不能集中精力背法,但是我都努力坚持,落下一天心里都感觉不舒服,第二天会非常懊悔。以后,我要不断归正自己,珍惜师尊安排的这个环境。

我知道,虽然有很多同修已经在背法,但也有还没有背法的同修。借此机会,我要与那些同修共同分享师尊讲的一段法:“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也许我提的很高了,要求太高了。可是有许多地区,很多学员都背的非常熟”[2]。我通过明慧网,看到很多老年同修背法的文章,非常叹服。

我开始学中文的时候,年龄已经三十多岁了,刚学会中文发音,一个字一个字查词典读《转法轮》,学一~二页,一~二个小时感觉瞬间就过去了。虽然很苦,但是那时候我并不感觉苦,那是我活在这世上唯一的乐趣和最快乐的事情。当时,我想象着自己流畅的读《转法轮》时的场景,感觉无比的快乐和幸福。现在我真的做到了,但是,我非常清楚的明白,能让我坚持下来,给予我正念的是师尊。师尊了解我的接受能力,所以慢慢的提高台阶,猛然回首,我竟然发现自己在背法。师尊为了我承受了太多。

为了证实大法,写出这篇心得。每当我走弯路时,师尊没有放弃我,总是把我归正,回到大法中。借此机会,叩谢师恩。合十!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