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最后时间 参与大法日征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由明慧编辑部发起的一年一度的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征稿活动,已临近最后时间了,我也是上个月最后几天才把稿件邮寄到明慧网,得知有的同修处在后期的成稿中,有的正在赶写中,也有的同修在犹豫中没有动笔,还有的同修有这个心愿,但又觉的文化低或没得写,白白的落下这么一次众多同修集中参与交流的机会,实在是很可惜的。

每年的“大法日”征稿虽说都是征稿,但每年是有所不同的,时间、收获、提高的因素、修炼的内容、参与的同修等等。这次参与征稿,我先是正念清除了安逸和麻木之心,由最初的犹豫到坚定的写稿,开始准备写时,了无头绪,觉的要交流的东西很多,但都是不连续的片段,写作的思路不够清晰,静下心来找找自己,是有应付和嫌麻烦的心,清除这些私心,本着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的心态,心里清净了许多,最终完成了初稿,前后修改了几次,把错别字、不通顺的语句、多余的字词等删减规整,把定稿投给了明慧编辑部。发往明慧的那一刻,心想,不管稿件能否发表,我都用心参与了,我也是这次世界征稿活动的一员了。

投稿完成后,一看表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关机睡觉。好象刚躺下一会,梦中竟被一阵喧嚣的锣鼓声惊醒,那场面好热烈,象在欢庆什么,以致睁眼醒来,耳边还留有震天锣鼓的余音,这个点怎么还有敲锣打鼓的?寂静的深夜,路上车都很少。顿顿神,再一想,噢,是师父在鼓励我呢,在我世界的众生来看,参与庆祝“大法日”活动,是神圣的,是万分荣幸的,也许是件大事,大喜事,都在庆祝呢。

因为各行各业都有大法弟子在修炼,所侧重的证实法的项目不同,因此明慧编辑在征集文稿时,题材、内容,表现形式等,都尽量兼顾到不同行业的特点,选题比较自由和宽泛,目地是既照顾到同修选材的自主性、多样性,又力求以不同文章及内容,不同题材和形式,多视觉、多方面的来证实大法的美好,以敬谢师尊慈悲救世的洪恩,表现大法带给亿万人的福泽,以此纪念十九届“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和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六周年。

落笔前,同修可能都有过这种感受,就是不知从何说起,甚至觉的没有可写的东西,但真正有心要完成征稿的时候,写起来竟如行云流水,证实法中的一幕幕,一桩桩都跃然纸上,师尊的洪大恩德和对弟子的慈悲保护,常常一次次感动着自己,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真是有着至深的体悟。

循着修炼走过的路,就不难看到我们在师尊的看护下一步步成长和成熟的足迹,很多同修得法不久,身心变化都很大,身上原有的多种疾病消除了,心性提高的也很快,这样的例子简直太多了,各个炼功点都有,就说说我们点上曾经的一对冤家对头变成一对好同修的故事吧。

在邪党打压前,我们的炼功点在城乡结合部,当时点上有两名同修,之前曾因一些个人纠纷闹得面红耳赤,积怨很大,互不相让,要不是修炼,两家关系可能一直都不会改善的,甚至走向更不好的地步。

一天,这名早得法的同修,修炼后主动来到那名还未修炼的同修家中,那名同修起初以为是来干架的,摆开架势要应战,没想到,这名同修笑呵呵的说:“今天我可不是来跟你吵仗的,现在我学大法了,修炼了,师父要我们什么事要多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多为别人着想,所以今天我是诚心跟你和好来的。”

说着,两人坐下来,同修与她推心置腹交换了意见,消除了隔阂,那人看到大法竟有这么大的威力,这么好,顷刻间让人冰释前嫌,心想,这一定是个正法门,是个好功法,我也去炼,不几天,那名同修也走進了炼功点,就这样,在大法的感召下,当初的一对冤家对头成了一对要好的同修,都在大法中精進着,两人以法为师,证实法中也配合得很好,做了许许多多讲真相救人的事。

还有一位年轻的同修,修炼前婆媳关系很僵,修炼后同修一改往日的面孔,完全用善心对待婆婆,生活上处处关心照顾,深得婆婆的欢心和夸赞,修炼前后判若两人,以致婆婆见人就夸儿媳,笑着说:“变了,变的太好了,我也托法轮功的福了。”

正如明慧编辑部在本次征稿中说的:“无论是在家庭、生活、工作、大法项目中,遇事都对照真善忍大法,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努力提高心性境界;善良的言行发自内心,不在意更不炫耀自己的善良,可是大法弟子每天在待人接物中的心态和举止,都和修炼前或者和未修炼的人有着很大的区别,无可计数的善良的心态和言行本身就是对大法修炼的证实。”

修炼后道德的升华体现在日常行为的方方面面,同修之所以觉的没什么可写,就是觉的类似这样的事在同修中太多了,好象不值一提,其实我们的心性就是这样一点点提高上来的,我们的修炼也是这样一步步升华上来的,这是我们内心实实在在的变化,没有任何外在强求的形式,是大法修炼中自觉自愿的行为,是修心向善无私为他的心性提高的真实写照,无数个在法中实修的个例绘就了一幅幅斑斓的图画,串并起修炼路上一副副光彩的珍珠。

让我们拿起笔来,记录下我们走过的路,经受的一切,留下这段修炼的记忆吧。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