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新唐人过程中的苦与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1]师父的这句法一直在我耳边回荡,成了我安装新唐人的鼓励和动力,促使我担当起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在和同修们配合安装新唐人的过程中,也有我们修炼中的苦与乐。

一、整体配合 推广安装

我的职业是干技术活的,由于职业的便利,能接触更多的世人,在向他们讲清真相的同时,顺便向他们推广新唐人,几年来,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下,我们成立了安装新唐人小组,同修们也都不怕苦,不怕累,同时在修炼上互相鼓励,互相帮助。这样一直顺利的做了四、五年。

我们主要推广的是一米二的大锅,一锅双星,就是在世人原有大锅的基础上加一个高频头,收五十个左右国内台,还能看新唐人。开始我们是免费安装,还保证今后的维护,本钱二、三十元,其余零件一切自付。当然,也有收费的,看情况而定,过程中有车的出车,会技术的出人,加上同修们在资金上的大力支持,我们在当地开创出了一定的局面。

为安全起见,我们都配备了专用手机,安完以后,给世人留下电话,如看不上或想安的,随时打电话,开始去陌生村安的时候,先让他们自己在家看,为了不扩大影响。等安的多了,他们也敢大胆的去说了。为的是我们做什么不让邪恶知道,避免他们干坏事。

就这样,在我们本县及当地乡镇安装了大约一千多户。后来由于影响的扩大,我们周边有好几村的大队书记也安上了,世人一看,书记还敢安,他们更胆大了,现在在我们这儿已经是公开的安了,有一个村全村四十多户,有二十来户安上了新唐人,还有一个村,全村三十多户,有一半安上了新唐人,几乎村村都有新唐人。

有一次,我们去那个村维护,他们说:我们每天都在看新唐人,看完以后,我们就在一块议论,今天又有谁落马了,共产党太邪恶了,还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等话题。整个村形成了很正的场,正如师父说的“大法真相户户传”[2]。

我们在推广安装过程中,为了让同修整体重视,和同修切磋推广,同修们认识到新唐人救人效果好,同修们基本上都安上了新唐人,同时还向世人推广,有一个镇的同修,配合的很好,他们推广我们就去安,同时在安的过程中让他们学技术,到现在他们也能独立运作了,基本上不用我们跑了,就象遍地开花一样。

夏天的时候,我们中午基本上是不回家的。在炎热的酷暑,同修们常常是汗流浃背,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吃个方便面,或买个馒头,我们在路边的树下边休息边吃。

冬天的时候,白天时间短,我们为了节省时间,中午也不回家。有一次,我们去一个村安装,天气特别冷,寒风刺骨,同修们冻的直哆嗦,一天也没吃上饭,特别特别辛苦,但是我们内心是暖和的,踏实的,觉的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能做一个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光荣和自豪。记的师父说过:“各地区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没有拍成世间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们的片子。”[3]

二、邪恶预谋迫害 正念营救同修

就在我们安装顺利的时候,同修们救人也抓的很紧,几乎每天都安,在去年十月,本县有两个同修讲真相被绑架了,这样我们小组的同修还得去营救同修,一下子牵扯我们的一部份精力,司机同修除开车去营救同修,回来还得接着拉人安新唐人。旧势力已经造成一种干扰了。同修来我家,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感到他空间场“嗖嗖”的坐不住,明显感到他空间场不净了,我当时看到同修这个状态,心里真的很难受。

这个时候,我也没想到让同修停下来学学法,调整调整,由于安的世人追的紧,我们在去另一个乡镇安装的时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给诬告了,把同修的车堵在死胡同,两个同修走脱,两个同修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而我那天恰好有事没去。一会同修打来电话了,说出事了。

我放下电话赶快开车去了那个乡,一边打听同修的下落,一边联系本市和本县的同修,让他们发正念。同时也给在市政府里上班的朋友打电话,让他帮帮忙。朋友把电话打到那个乡长手里,打听同修在哪儿,乡长直接把电话打到那个举报大法弟子的村书记手里。他们说人已经送到派出所了。我想,我们救人是做的最正的事,坚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又让那个乡长到派出所去看,说人已经往县公安局去送了。于是我让朋友赶快给县公安局和六一零打电话,朋友也在全力以赴的配合着,他和六一零主任说明了情况,说你们事不要往大闹,能压就压一压。还没等同修送到公安局,那边人已经知道了。我想,必须抢先一步,不能让他们上网,得走在他们前面,这样层层往上堵。同时连系上了那俩个同修的家属,在同修和世人正念配合营救下,两个同修当晚九点多被释放。同时,同修在发正念过程中,看到公安局上空很多邪恶生命被销毁了。

虽然同修被营救出来了,但是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向内找自己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的自我太强,没有注意同修的安全。其实这件事发生前二十多天,师父就把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清清楚楚的点给我的家人了:在一个山沟里边,也是这两个同修被警察按着,跑也跑不了,而我在一旁的干路上站着。家人梦到以后赶快告诉我,都因我的自我太强,没有把师父的点化重视起来,没当回事。结果二十天后,真的发生了这件事情。

营救出同修,隔了一天,我和家人就去那个村贴不干胶和发资料,把“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贴满了那个村庄。给他们一个很大的震慑。

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继续做我们该做的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在这过程中,我找自己的人心:崇拜心,争斗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色欲心,不注意安全的心,没有考虑同修的状态,等等人心。都是邪恶迫害的借口。但是救人是不等人的,这个过程中,还有安的,维护的,我和另一个同修继续做。被绑架的其中一个同修,歇了两天,马上回到项目中来。我们安装的过程一直没停。

有一天,被绑架的另一个同修说想交流交流。我想,正是个好事,自出事以后,已经好长时间没联系了。没想到这一场交流,他们把矛头指向了我。我想,同修出事,一定和我有关系,你们就说吧,我一言不发。可没想到,旧势力又趁机插手迫害了。我回家以后,彻夜难眠,心被搅的剧痛,便出去的都是黑的,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呢?一时弄不明白,整整干扰了我二十多天,通过加强学法和加强发正念才走了过来。后来学法,师父说:“大法弟子缺欠的一环、漏下的一个东西,就是互相之间对于批评听不進去这个问题。不能不接受别人的正面意见、甚至是反面意见,不能不被触及,这个心从现在开始都得去。”[5]原来是我有怕别人说的心,只想听好听的,不想听不好听的这个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冷静下来以后,认清了旧势力的这场邪恶安排:给救人项目和个人修炼造成的一种干扰。它的目地是阻止我们救人,同时想往下拉大法弟子。但是,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承认的。师父说:“我是说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我不承认,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们利用、强加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从而毁坏我弟子的阴谋得逞。”[6]

调整好状态以后,我们继续向世人安新唐人,继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7]唐僧师徒四人到达西天以后,佛祖对孙悟空说:“孙悟空,你一路斩妖除魔,有始有终,给你封个斗战胜佛。”可见“有始有终”[8]在神的眼里是多么重要。无论做哪一个项目,我们就应该有始有终,神就是看我们能不能走到最后。

今天写出这篇文章,也是总结一下我们在项目中的不足,同时消除旧势力给我们同修造成的间隔,让我们还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完成好我们的历史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8]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