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了一次“胯下之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在我人生之灯即将熄灭时,喜得法轮大法,奇迹在我身上出现了,原来病的症状全没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修炼前,我是个重病人:肝坏死、脑坏死、消化道大出血,血色素正常人11-14克,我下降到3.5克,医院五次报死亡,通知家属准备后事。当时亲戚给我一本《法轮功》,我那时神志还清醒,一看就知道这是真法,一定下决心学。虽然起不来床,但我躺在床上比划着炼动作,很快能坐起来了,能下地了,能吃东西走路了。我跟妻子说:“回家,我就回去炼法轮功了,医院治不了我这个病。”当时医院不让,怕出了事担责任。我说:“我死了,不找你们,不算你们的医疗事故。”很快,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给了我新生。

在这里,我说一件提高心性的事。

我家在农村,一次邻居问我:“你家的废砖头是从哪里捡来的?我也捡几块垒墙。”我指着山上面不远处的一个房基地,说:“你到那儿去挖,能挖出一些来。”

因为那个房基地是本村一个年轻人的,他在那盖房子,由于不符合政府规定,被城管部门强行用推土机给铲平了。虽然表面砖石被房主拉走了,但是,地下面还有一些地基砖头,我以为是没人要了,前些天,我用铁锹挖出了一些自己用。这一次,邻居问我,我就告诉了他,他二话没说,拿着铁锨就去挖了。

可是,挖着挖着,被房主人看见了,房主人是个小伙子,走到邻居跟前,气势汹汹的问:“谁让你在这挖的?”邻居说,是我让挖的。

小伙子火冒三丈,到城里找来了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一看就是泼妇样,他们三人到了我家,开口大骂,说我让人挖了他的砖头,要给我点颜色看看。我赶紧赔礼,我说:“我以为你们不要了呢,对不起,对不起。”

还没等我说完,这三个人就动手打我,抽我嘴巴子,左右开弓,边打边骂,我当时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顿时就肿起来了,身上也被他们打的生疼。他们这一打一闹,村子里有一半人都出来看热闹。可是,谁也不拉仗,近百人就这么看着他们三人打我,一个劝架的人都没有。

修炼前,我脾气暴躁,骂人打人是常事,曾经我老伴被我打的抱着孩子到单位找领导,伤心的要离婚。在单位,我是个小头目,也是个要面子的人,从没有吃过这亏,别人惹着我,我张嘴就骂,举手就打,还动过刀子。可是,我现在修大法了,我师父告诉我:“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

那时,我修炼时间不长,对法的理解还不深,但有一点我清楚,这是过大关,消大业,是提高心性,是还债,我不能跟常人一般见识。要不是修大法,他们当着众人面前扇我嘴巴子,让我下不来台,我就是拼死也要出这口气,不然以后我在村里怎么待?

最后,他们三人打够了,打累了,气也出完了,骂骂咧咧的走了,村里看热闹的人也散了。这时,我摸摸我的脸,已经被打肿了,火辣辣的疼。

我老伴听说这件事后,也忙赶回来了,见我蹲在地上,脸被打肿了,也不说话,就鼓励我说:“你这是过大关,像韩信一样,受了一次胯下之辱,没什么,要守住心性。”我老伴是看到我病好后,才走入大法修炼的,我俩每天都一起炼功学法。

她接着说:“我回家的路上,看见派出所的几个警察了,他们开着警车,见到我后停下了,对我说:快回家看看吧?该到医院治的就治,该买药的买药,让打的人报销和赔偿损失。”我说:“他们怎么知道的?”我老伴说:“打你的人看你不还手,怕出事,恶人先告状呗。”

通过这件事,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修炼人身体上的难受还好承受,关键是心性上的承受是最难的,真是明明白白的放下,明明白白的吃亏,还得无怨无恨,坦然的对待,这才是修炼人的境界。

之后,我老伴要去找打我的人,我说:“算了,这事本来就是让我提高的,跟常人一般见识干啥?”我老伴说:“得找他们,让他们知道咱们是修大法的,不然,这事能完吗?能饶了他们吗?”

我老伴去了,跟打我的年轻人说:“小伙子,你大哥有多大错?把他打成这样?脸都肿了,全村人都看着你们打,太过份了。告诉你,我们是学法轮功的,不然,这事能放过你吗?我们住院,住着不出来,就开药,有钱,你拿吧,行不行?警察都让我们到医院住院开药。你就记住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我师父告诉我们的。”

我老伴回来后,跟我说:“打你的小伙子家挺穷的,家里没啥东西,咱给他送一袋大米吧?”我说:“行,咱不记恨他。”我没学大法前,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仗打无数,现在觉悟了,倒看他挺可怜的。

我老伴扛着一袋子大米,给小伙子送去了,小伙子很惭愧,不知说啥好。

事后我想,我一个大男人,被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打个够,全村老少爷们围着看,被打的鼻青脸肿,真是颜面扫地,如果不炼法轮功,气也得把我气死。

又过了两天,小伙子到我家,一再跟我道歉,一再说自己错了。他以为我会跟他算账,可是我没有。大法弟子是有胸怀的,我宽慰他,说:“没啥,没啥。”

我和老伴给他讲大法真相,告诉他法轮功怎么好,电视上那是造谣。小伙子直点头,说:“我信,我信。”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看得出,他对大法是有好感的,应该是一个得救的生命。

这件事情之后,我找自己:为什么我被打?为什么在全村人面前丢了这么多的丑?除了还业之外,更重要一点,自己没有为别人着想,有私,这种私都形成习惯了,不是自己东西,就应该丝毫不占。

由于这件事影响很大,村里人都知道我学法轮功, 也都挺佩服我的。此后,派出所、六一零和国保警察等部门的人经常来骚扰我,每当敏感日,我和我老伴都是重点骚扰对像。一次,六一零头子带领一帮人到我家,问我还炼法轮功不?我说:“我是五次报病死的人,学法轮功延长了我的生命,活了这么些年,我值啦。”

他说法轮功如何如何,我说:“有人喜欢长跑,有人喜欢打球,我就喜欢炼功打坐,大家各有爱好,为什么我炼功就不行?”六一零头子想了想,说:“你说的对呀,也许我退休后,和你一样。”此后,他再没来骚扰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