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陈敏敢在渭南监狱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四月二十三日,家属去渭南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的陈敏敢时,发现其两个手腕有两个很大很深的伤疤,呈黑紫色,隐约能见到骨头。

陈敏敢说,他天天被关在一个小房子里上刑迫害,身上有很多伤,有几次倒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虽然还有三个月就出去了,但是每一天都是在煎熬中度过。

西安市现年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敏敢,在家门口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渭南监狱被狱警关在所谓“转化室”上刑折磨。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家属去探视时,发现其消瘦的很厉害,说话虚弱,旁边有“包夹”监控。陈敏敢说,现在监狱里对他进行又一轮的暴力转化,上刑,身上有大面积的伤,只是脸上没有。陈敏敢说,上个星期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面临什么迫害。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陈敏敢于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被劫持到渭南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家属在渭南监狱会见陈敏敢时,发现他的身体出现了生病状态,已经持续一个月的感冒、胸口痛、咳嗽,还有严重的疝气。而监狱专门负责所谓“转化”的警察张中秋(张仲秋)给陈敏敢说过几天就将其送到“转化室”。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家属再次去渭南监狱看陈敏敢时,发现他整个人瘦到脱形,身体佝偻着,走路很缓慢,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身边有包夹和狱警看管着,说话很受拘束,感觉身不由己,只是说必须要去医院,身体状况已经不行。家属找到狱警,要求保外就医,狱警不同意,只说让家属掏钱,他们将他送到医院医治。

据悉,陈敏敢被关押在转化室里,被以张中秋为首的狱警及包夹用各种刑罚强迫转化,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迫害,病症严重。

八月二十二日,家属再次接见陈敏敢时,陈敏敢还是没有被送往医院,狱警说要等上级批复。直到九月十五日陈敏敢才被送往西安新安医院中的曲江监狱治疗,检查出有心脏病后,说没法治疗。家属再次要求保外就医被拒绝。十月十八日,家属见到陈敏敢发现身体病症依旧严重,并且瘦弱,他在里面也要求保外就医,却没有任何回应,曲江监狱坚持要将人送回渭南监狱。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左右,陈敏敢在身体并没好转的前提下被送回渭南监狱继续关押迫害。据悉,法轮功学员杜洪愿现也被关押在转化室迫害。

陈敏敢先生,原西安西北金属结构厂职工,家住西安市新城区胡家庙陕建机二社区。陈敏敢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严重的乙肝病不翼而飞,心性得到升华,做了许多好人好事,被周围人所称赞。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陈敏敢先后四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共计约六个月;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零零一年四月、二零零五年五月、二零零八年十月四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陕西枣子河劳教所,累计遭受达六年半的劳教迫害;还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累计时间约六个月。
陈敏敢的妻子霍美莲,支持丈夫修炼。尽管陈敏敢多次被当局迫害,被非法开除公职、多次非法劳教、多次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她对周围的人说:“哪怕我去打工,甚至去要饭也不会跟他离婚,也不会改变支持他的修炼。”并且于二零零五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霍美莲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导致病倒了;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遭西安新城区国保大队马晓江等五、六名警察闯入家中抢劫、威胁、恐吓,两天后,于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六月初,陈敏敢先生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随后,七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陈敏敢在家门口被绑架、构陷。八月二十五日,陈敏敢被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国保大队经长安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九月二十九日,诬陷陈敏敢的案子被非法移交长安区检察院;十月二十四日,长安区检察院将编造的所谓“案子”移交到长安区法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西安市长安区法院非法庭审陈敏敢,据现场旁听的人说,刚开始长安区检察院、长安区法院的人很嚣张,可是长安区检察院的人拿出一个所谓“证据”,就被辩护律师否定一个;拿出一个,被否定一个,最后检察院的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瘫在桌子上,只剩下辩护律师在说话。陈敏敢也慷慨陈词。法官一看无可奈何,就宣布休庭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陈敏敢被西安市长安区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三年。判决书送达后,陈敏敢当即提出上诉。西安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七年一月非法宣布维持冤判。据了解,是西安市当地610和政法委给法院施加压力。

关于陈敏敢与他妻子遭受的迫害,详见明慧网相关报道《曾四次被劳教迫害 西安市陈敏敢再被绑架》《一家人屡遭迫害 西安霍美莲含冤离世》《西安陈敏敢诉江被延期关押 法官叫嚣“说啥就是啥”》等等。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