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走出了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从小吃苦,几十年在苦海中挣扎。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救我出苦海,走進法轮大法修炼。因没读过书,不会理解法理,加之邪党迫害,又历经曲折,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从不会修到渐渐走向成熟。

一、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救起

我出生在贫困家庭,从没進过校门,十三岁时参加过一段时间扫盲班,都是中午有时间才能去,根本没学到什么东西。父母生我们弟兄姊妹八个,我是老大,四、五岁时就带三妹,七岁时带四妹,十岁时就背上五妹做家务: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父母传统观念强,对我们很严厉,我还经常挨打受骂。

十七岁时,父母就逼我嫁人,我十八岁时生了大儿子,后来又生了两个儿子。丈夫家庭也很穷,五八年丈夫被招工到工厂,我在家既要照顾老人,又要带三个小孩,还要在生产队当顶梁柱干农活,挣工分才能分到全家人的活命粮。为了多挣工分养家,不顾自己身体,象男人一样争干重活。可每到年终都要倒补工分钱给生产队,拿不出钱就挨骂受气,被队干部欺负。有一次被逼的很凶,我走投无路,上吊自尽,经抢救脱险。八二年包产到户后稍好一点,九零年丈夫又因病去世,我和儿子们相依为命。一生劳累换来了一身疾病:心脏病、脑梗塞、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病缠身。这病没好,那病又犯,更加上无钱医治,只好苦熬等死!

九七年经同修介绍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不识字就听法,并慢慢学着识字,和同修们一起炼功,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渐渐的我的身体发生着巨变,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使我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殊胜。

我万分感谢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救起,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二、不修自己 魔难重重

走進大法修炼后,由于没文化,不能看书,只能听法,对好多法理悟不懂,对大法的修炼只停留在感受上,心性提高不上来。特别是九九年后,邪党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大法弟子,我对另外空间旧势力的邪恶迫害认识不清。

我离开家乡到上海儿子处生活十年之久(有时也回家乡)。个人修炼也不精進,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二零零六年,二十二岁的孙儿突然因车祸去世,全家人沉浸在痛苦之中。儿媳妇说我,我法理不清,被常人心带动,心乱如麻,想不通,就停止了学法炼功几个月。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过去消失的心脏病又复发了,身体浮肿得厉害,生活自理都困难。后来经同修的帮助,知道自己错了,要以法为师,不能听信常人的胡言乱语。又开始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又一天天的好起来。

后来,我回到家乡,走入学法小组参加了集体学法。在学法小组,自己由于不会修,执著心多,遇到了很大的魔难。做事、说话都不合同修的意,这个吼我,那个瞧不起我,每当我结结巴巴的读法时,她们不愿听我读,我心里很受委屈,从而产生严重的自卑心、怨恨心,甚至不想到学法小组学法了。但想到集体学法是师父要求的,我只好无可奈何地去参加。

带着各种人心不去,我又被邪恶钻空子,二零一五年开始经常咳嗽时口吐红色口痰,大便硬结、吃力,几天解不出大便。有同修嫌弃我脏臭,我含泪而忍,身心都处在魔难中,很苦很累。师父看我不悟,二零一五年底,安排我到另一小组学法。

三、实修使我走出魔难

到了新的学法小组,同修们关心我,引导我,鼓励我认真读法,帮我纠正错、落字。特别是该学法小组根据有的同修读不了《明慧周刊》的情况,除集体学法外,每周还用两个半小时读周刊和切磋,大家谈体会,使我渐渐明白了:修炼不光要学会读法,重要的是要用法作指导在平时的生活中、矛盾中修自己那颗心。

渐渐的我知道向内找了。一天晚上,睡在床上,我回忆着修炼以来所走过的弯路,都是因为不能以法为师修自己的原因。特别是在前一个学法小组和同修们闹矛盾,造成很深的间隔,都是因为自己有很重的怨恨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自卑心、色欲心、名利心、不能被人说的心,一共找出了八种心。这时,我一下子感到全身像空了一样,浑身轻松,心里舒服极了,慈悲心也出来了。修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感受到向内找的玄妙、殊胜。

深深体会到了师父的教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我流下了感恩的泪水!师父啊,愚笨的弟子终于学会怎么修炼了!

每天我大量的学法,随着心性的提高,不仅身体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家庭环境也越来越好。没修炼的丈夫(二零一一年再婚)为我学好法,专门买来字典帮我查字。请来的几十本大法书,他一本本的帮我包好,同修们的大法书被坏人撕坏了,他耐心的修补好。我对他两个女儿比亲儿子还好,她们也视我为亲生母亲。在上海的两个儿子、儿媳也支持我修大法,帮我传递资料、保管好大法经书,他们也得到了福报,儿子办公司顺利发展,孙媳妇生孩子遇难呈祥。小儿子有时在我遭受病业痛苦时,因我不去医院而暴跳如雷,我不急不躁,耐心跟他解释后战火烟消云散。

特别是我对原学法小组的同修,由原来的怨恨变为感谢同修:她们在帮助我提高。渐渐的我读法顺畅了,在学法小组学《转法轮》,回家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明慧周刊》也能读通了。为了同修们整体提高,我叫在原学法小组、又与我是邻居的妹妹和另一位同修A,除了在原学法小组学法外,就到我家集体学法,A同修因识字不多,在集体学法中从不读法,只听别人读,我用切身体会热情、耐心的鼓励她大胆读法,她也慢慢的能通读大法书了。更可喜的是,她们俩原来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打坐瞌睡的现象也消失了,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与同修们长久的积怨、隔阂消除了,带来的是一片祥和、宁静的修炼环境。谢谢师父的慈悲鼓励!

四、努力做好三件事

为了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我努力做好三件事。无论再忙,每天都坚持学好法,我知道法是大法弟子的根本,就是丈夫病重住院期间也克服困难,坚持到学法小组学法。常年除每天坚持四个整点集体发正念外,还长期参加本地每晚半小时集体发正念,并经常帮助遭受病业迫害的同修发正念。

我牢记师父的教诲:“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2]。几乎每天坚持讲真相,救众生。每星期我都比同修多拿资料发放,面对面讲真相,使用真相币。一天下午,发完资料,天快黑了,忙于回家走捷径,下坡时,梯坎很窄,一边是悬岩,不小心从几米高的坡上滚下去,我连忙喊:“师父,救我!”爬起来蹒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家后学法炼功,几天就恢复了正常。

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忘自己救人的责任,就是到几千里外的上海儿子家,坐汽车、乘飞机,照常带着真相资料和真相币,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安全出行。由于诉江,每逢敏感日,面对邪恶的骚扰,我坦然而行。每天忙碌而充实,幸福而快乐!

心性的提高带来身体的变化,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过去皱纹满面的我到现在的童颜鹤发。是大法改变了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救起,不弃不离,一步一步带我走上返本归真之路,我一想起师父的救度之恩就泪流满面。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要勇猛精進,努力修好自己,尽力多救众生,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