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讲真相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把自己所在的学法小组相互配合证实法救人的情况向师父做个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众生的状态和几年前大不一样

前两年我们这里的同修除了在城市里讲真相,还有好多同修利用各种便利条件到农村讲,听到同修们每次从乡下带回几十人的“三退”名单,我就非常羡慕,但自己又总是心情压抑的不想去。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有位五十多岁的男同修搬到我们附近居住。他目前没悟到自己心性上哪里出了问题,眼睛暂时失明了。但这没有影响他的修炼意志。他心中牢记着救人的使命,就把自己的机动三轮车贡献出来,由另一位六十多岁的同修大哥驾驶,从五月下旬开始了我们小组配合到乡下救度众生的历程。

到目前为止,不到半年,我们利用这辆车共出车四十五趟,“三退”人数一千二百人左右。当然听明白真相的人中还有什么中共组织也没加入过的。我们一个村一个村的走,尽量让每一个村民都有得救的机会。这支救人的队伍中年龄最大的八十一岁,最小的四十八岁。

一千二百这个数字瞬间就写出来了,但是在救人的过程中那可是酸甜苦辣触及着每一个同修的心。每天中午一点在指定地点集合,每个同修都背着挎包准时到达。我们一路上不是背法就是发正念,到了目地地开车的同修大哥有顺序的把同修们放到各个村庄,最后再按顺序把同修接到车上返回。

夏日的午后骄阳似火,同修们经常是汗流浃背,有时太阳晒得衣服烫的皮肤很疼,有时热的真想找个地方凉快一下。但是为了赶时间救人哪有时间乘凉。有的老百姓像亲人一样看待我们,让吃让喝,只有在实在渴的不行了才喝一口凉水。一般情况下为了给众生留下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即使再渴也不轻易随便喝农家的水。有时三轮车走在乡间的土路上颠的同修们起来又落下,尤其坐在后排的同修最苦了,经常碰的胳膊、腿黑青。

有一次去一个村子,刚進村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谁家都紧闭大门,那天只有硬入门了,临走时还得谢谢人家。有一组同修被淋了好一阵子才進了一户人家。但是没有听到一个同修抱怨的,还是继续快快乐乐的救人。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同修退缩的。看着同修们平稳又精進的状态,觉的谁都比自己强。同修们真的都听师父的话“吃苦当成乐”[1]。

这点苦对修炼人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最主要的是每天面对那么多众生讲真相,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谩骂的,有耻笑的,有要举报的,有不听真相还往出撵的,但大部份众生还是善良的。有很多众生听完真相后,拿上资料高兴的说“谢谢!”并退出了自己加入过的中共组织。

很多人真的像对待亲人一样把我们迎進屋,听完真相再把我们送出来。

现在人们的状态和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那些说要举报我们的,他并不一定真的要举报,只是吓唬一下,即使他掏出手机,只要你不动心,不怕,他就把手机装回兜里去了。有时村里坐一伙人,有要资料的,有不要的,有退的,有不退的,即使有捣乱的好象也恶不起来。那是因为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被一层一层销毁的所剩不多了,剩下的一些只能操纵那些为数极少的不理智的人乱叫了,它根本阻碍不了师父的正法進程。

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每天看着几十人的“三退”名单,大家早把那些苦抛到九霄云外了。

相互配合 共同提高

开车的同修大哥今年六十八岁,平时总是有点喘,自从拉着同修们到乡下救人后就不喘了。他体会到了提高后的美妙。前几天有人拉他到北京搞建筑工程,他首先想到的是:他走了就没人开车到乡下救人了,眼睛不好使的同修没人照顾了,他放弃了个人利益。

眼睛不好使的男同修为了三轮车能在雨中行驶,不影响救人,自己拿出一千二百元做了个车棚。同修们都很体谅他,给他把钱送过去,他坚决不要,就要自己出。他眼睛不好,但几乎每次一起去乡下讲真相时,师父都会给他安排一个人主动去听他讲真相,得救度。

八十一岁的老同修第一次出去时,三轮车颠的厉害,到达目地地救人要走很远的路。她以为第二天身上肯定要疼,结果第二天一身轻松。以后老同修每次就早早的到结合地点和大家一起去乡下救人。老同修往众生面前一站,既精神又年轻,谁都不敢相信她八十一岁了。老同修良好的状态证实着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女同修,每天从十几里以外的住处步行走到我们的集合地点,汗水把头发浸的一缕一缕的。她不识字,和她附近的学法组的同修发生了矛盾,她就来到我们这里。

这个大姐有个特征——挺爱唠家常,如果不制止,她就说个没完,还有点口齿不清。不识字,学法少,矛盾稍微大一点就发脾气,所以走到哪儿都受到排斥,谁看到她心里都不舒服。其实她周围的同修们把她排斥出去恰恰是失去了提高自己的机会。

来到我们这里也有同修对她言语不善。我想既然她来这里肯定有我们要修的东西。为什么看到她心里就不舒服?她是师父的弟子,如果再把她撵走就把她毁了。所以坐在车上我时时清除这颗看不起同修的心。后来看到她唠家常就善意的劝止她。讲真相她哪里做的不对,我就善意的告诉她下次怎么做。而且从法理上告诉她再与别人发生矛盾时,你就想我要提高了,黑色物质要消下去了,这样一想你就不生气了。后来她真的做到了。

有一天我让她给她附近的学法组捎去一本《九评共产党》,没想到那组的同修居然挖苦她、讽刺她。她却能笑着向同修们道歉了。有一天她说:我的两条腿轻飘飘的。听了她的话,我从内心佩服她。这就叫实修。谁层次高只有师父知道,绝对不能从表面看。

如果你带着看不起同修、看到她就不舒服的心,讲真相的时候众生看你会舒服吗?能听你讲真相吗?因为这颗心不去也会关系到整体配合,所以我就和同修们说谁来都行,每一个同修都是一份能量,形成整体就威力无穷。

师父在近期讲法中经常提醒我们要整体配合,所以我们这一组同修关键时都能配合好,每天都能享受到救人的快乐,并能在整体切磋中调整心态,学习救人经验。

在救人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在不断提高着,吃苦中消减着业力。有一天开车的同修大哥把我和一位同修放到一个村子。这个村子没住几户人,半个多小时就讲完了。我俩就往前面的村子赶,没想到两个村子之间的距离有十多里的山路,走很久也看不见村子的影儿,路又难走。当时我的左小腿就象灌了铅一样沉,我和同修说,我的腿实在不想往起抬,同修说她一点也不累。于是我就背法:“黑色物质就是业力,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2]“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1]。当快走到的时候,瞬间左小腿就轻松了。我高兴的跟同修说,我的腿不沉了,业力消下去了。

在讲真相中我看到年轻的小伙子就不太敢讲,老怕他们举报。师父看到了我这颗不好的心,梦中让我看到一个景象:有一伙年轻人在我的空间场中混,我没好气的数落他们,他们还是不走。当我醒来时突然悟到自己这么不善,不想给年轻人讲真相就是私心,就是不善。也许那些年轻人当中就有你的众生,你不救他,对应到你另外空间中的年轻生命能和你善解吗?

当悟到这点时,我的心中顿感一片祥和。

师父讲:“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3]。以前碰到要举报的,心里还真怕人家把自己举报了。现在我们只是和他笑笑,或善劝他几句,就继续给别人讲真相去了,根本不被他带动。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师父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们。有一天三轮车平稳的行驶在柏油路上,我们都闭着眼发正念,有个同修告诉大家:我们整个三轮车被红光罩着。同修们备受鼓舞,是啊,师父时时刻刻在保护着弟子!

有位同修情不自禁的吟出:“车行千里路 神光车外护 何人乘在内 巡演把人度”[4]。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巡演路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