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得大法真是太幸运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老三届高一毕业生,是在党文化毒素中泡着长大的。入过邪党,退休后在社区还当过三年的副书记,所以怨恨心、争斗心、显示心、自我意识极强,总是认为自己说的、做的对,拐弯抹角叫别人听我的,党文化的种种表现都反映到我身上,把自己搞得从头到脚全身都是病,“三高”,心律不齐,因近视引起的眼底出血,看东西模糊不清,美尼尔氏综合症,经常头晕,下不了床,非常痛苦,每天大把的吃药,也不见好。

二零一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知道了这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痛苦和魔难,要想消业就得吃苦受罪。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明白了人为什么而活着,来世是为了什么,我认真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书全是向同修借的,二、三天就学一本,很快二十几本大法书就看了一遍,师父看我学法心切,二个月就让同修给我配齐了四十四本大法书,有两本还是从外地请来的。我很激动,不光学法,还背法,用心学用心记。

修炼大法后,我的身体有很大改变,无病一身轻,思想境界也有所升华,心、身都健康,也修去了好多执著心。但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意识到,也谈不上去掉了。

虽然自己学法了,背法了,但对法理理解不清,不懂得向内找,不会实修自己,以至于走偏,重重的摔了一跤,差点失去这万古机缘。二零一六年听信了一些小道消息“什么正法修炼要结束了”,认为自己得到的多,付出的少,急于建立威德,执著圆满,追求功能,结果因为一件事情,各种人心全暴露出来了:怨恨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执著自我的心,名、利、情占满大脑,整天迷迷糊糊,提不起精神;修炼后好了的糖尿病又返回来了,还住了十几天医院。师父再三点化也悟不到。本来还不太相信大法的家人,看到我的情况吓坏了,控制着我不让接触同修,不让我修炼了,我脱离了大法。

师父始终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新学员,一直看护着、保护着、点化着我。一天我终于想起了师父,求师父救我。师父看我在迷失中还有修炼的心,及时再度把我救起,在同修们的鼓励、帮助下,两个月后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情。谢谢师父及时挽救了我,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师父讲:“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1]。师父还讲:“一个人不能够在法中修就不能够真正认识法。只有真正掌握了法,路才会走正,这个生命才有保证。相反,这样的生命还处在最危险的状态下,因为邪恶随时就会钻他的空子。”[2]

这两年,我牢记师父讲的话,认真学法,多学法,按部就班的按照师父指引的路走下去,我逐渐的清醒、冷静了,发生矛盾时知道怎么向内找,修自己了。我抓紧时间多学法,多背法,多抄法,让自己的大脑装满法,把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思想业力全部清除出去。

每天晨炼,发完六点正念后,用一个小时学师父各地讲法、新经文,或看《明慧周刊》,或背《洪吟》。上、下午各学一讲《转法轮》,晚饭后抄法,用四个月抄写一遍《转法轮》。现在正在抄《精進要旨》。炼功几乎没有缺过,保证每天炼两个小时五套功法,缺的第二天补上。过程中我突破了睡回笼觉和炼功中间去厕所的关卡。四个整点发正念也能坚持,还坚持晚上八、九、十整点发正念。

我和学法小组A同修在学法的来回路上随时随地发各种真相资料、《九评》,邮寄各种真相信,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虽退的人数不多,可我们用心去做,诚心讲,真心希望世人都能得救。

在讲真相中,怨恨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怕心等执著心渐渐的修掉了,越来越少了,遇到矛盾(尤其和家人)也能忍了。慈悲心也修出一点,能为别人着想了。

我用实际行动感化家人。去年暖气改造,丈夫手指被暖气片砸裂,不能洗澡(丈夫爱干净,天天洗澡),我给他洗了半个月,他很感动。我多关心他,家务活主动干,家人也都理解了。孩子们说:只要你认为好,就去修炼,我们不干涉。我学法,讲真相回家多晚,丈夫都把饭菜摆好,等着我回来,也不问,很少埋怨,还支持我学法、炼功。诉江后,街道、派出所上门骚扰,丈夫正念把他们挡回去了。现在我的家庭很和谐。

我得了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太幸福了。我还有许多执著心没去,还有很多的众生需要我们去救度,我要精進实修,逐步同化“真、善、忍”特性,按照师父安排的路修炼下去。谢谢师父。

层次有限,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