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儿 就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我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我从一个体弱多病被人嘲笑的人,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前后的我真是天壤之别,认识我的人无不称赞大法的神奇。修炼还不到一年,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我在家呆不了了,就和丈夫、儿子到外地生存。给人打工虽难,可是心中有师父、有大法,一点不苦,身体反而更好,我走到哪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

姐姐在河北开了一个饭店,我去她家的饭店打工。姐夫是厨师,叫我杀鱼,我不杀,他就直奔我来了,因姐夫在当地很霸道,当地人都怕他。以前他用手指把我头弹了一个紫色包,几个月才好,所以我也怕他。这一次我闭眼求师父保护我,就听“嗷”一声,姐夫逃走了,他说我身上有电,把他电跑了,他以后再不敢欺负我了。

忍到最后真的是心平气和了

刚到烧饼店打工时,店家老板明里暗里总看着我,因饼的重量大了赚的少,小了没人买,所以一个一个的称。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求师父帮我,结果饼的重量一揪一个准,老板都佩服我的手有准。

由于饼店活多,再加上没法学法炼功,我的全身开始浮肿,最后眼睛看人都难,我让老板找人替换我,他们说找不到。我说,我也不想走,这样吧,两间屋给我自己一间,我要学法炼功,一星期就能好。老板不信,我说:“明天就会有人给我送书来。”

果然第二天早晨刚开门,一个人来买烧饼,她和我们撘话讲起法轮功真相来,果真是师父派同修送书来了。我和她说我要看书,她很快回家给我取来两本书,一本《转法轮》一本《美国讲法》,晚上我就看上书了。老板一看是真的,给我腾出一个屋,从此我可以开始学法炼功。

一个星期后,我全身浮肿好了,每天在饼店从早忙到晚,晚上只睡三个小时,照样精力充沛。

一次,店里的服务员把暖水瓶碰到地上摔碎了,她一脚踢上,溅起的开水烫到了她的腿,她疼的直哭,赖我把她烫了,骂起我来。老板老板娘一听也跟着骂我。当时客人很多,我没吱声。他们还在不停的骂,客人都为我抱不平,找老板的茬。客人走后,我和服务员说:咱们做人得真诚,你必须把真实情况告诉老板。老板弄清事实后说了服务员、并向我道歉,说:我真佩服你们法轮功,真能忍。

还有一次,我做了一炉烧饼,刚上烤炉,老板娘让我去通知点事,我说:那你看着点烤炉,十分钟就好。她答应了我就走了。等十五分钟后我回来一看,饼全糊了。老板娘责怪我,我没有解释,老板回来了,两人一唱一和的说我,我虽心里难受忍着,服务员回来也说我,我的心真难受。我就想着“难忍能忍”[1],我忍住后,真的是心平气和了。

这时外面進来一位老人冲我微笑说,走了几家饼店都没有糊烧饼卖,问是否能买到糊烧饼。老板高兴的把糊烧饼装好,送给老人,老人高兴的提着走了。老板笑着看我说:“幸亏你把烧饼烤糊了。”其实,我的心里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所不能、化解此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老板、老板娘对我更好了。

这是炼法轮功人干的活!

我在砖厂打工时,为了保证砖的质量,我每天在传动带上的土里捡坷垃、冻土块、砖头等杂物。别人干时每月四百元钱,厂长还得看着,怕捡不干净。我干每月六百元,厂长看几天,看我比他干的都好,就不看着了。我按“真、善、忍”修炼原则要求自己,干活认真不偷懒,上厕所都用传动带休息时间上,不耽误机器正常运转,而且把土里的杂物挑拣得干净,保证土的质量,烧出的砖卖的特别抢手,订单都排上了,使砖厂的经济效益也好了。

在砖厂干了近一年的时间,捡出的杂物有四大车,倒在采土的坑里白花花一大片,厂长指着这片白花花的杂物对其他工人说:这是炼法轮功人干的活!如果不捡出来得损坏多少砖哪,你们还嫌我给六百元多哪!再给六百都不多!

后来我到饭店打工时厂长来找我回来给他干,我告诉他如果砖厂人都修大法,你不用在那看他们,就等着回家数钱吧。他笑着走了。

原来厂长是当地名声不好的人,经常泡小姐。一天晚上半夜十一点,厂长喝了很多酒,来到了我住的宿舍,一進屋说:我来了,你知道我来干什么吗?我想我有师父保护,不能让他对大法弟子犯罪。我说:谢谢你来看我。他说:我不是“好人”,我说:你是“好人”。他说:我真的不是“好人”。我说: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人的。他说:我是好人,我走了。在师父的保护下他背后的邪灵解体了。

后来他来我打工的饭店吃饭时,还送我羊肉串和一只羊腿,我不要。他人已走了,我就送给别人吃了。听周围的人说:这个厂长不泡小姐了,真的变好了。谢谢师父救了这个厂长,让世上又多一个好人。

善恶报应 一点不差

二零零五年,因我起了干事心,家庭方面没处理好,被恶人抓住把柄,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因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吃了不少苦,让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许多。九死一生回到家中后,听说是村长为得五千元钱举报了我,明慧网刊登了我被迫害的消息,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给村长讲真相,四个月村长也没清醒,还要执意迫害其他大法弟子。

村长得了心血管破裂,伤口不愈合,花了三十万没治好。这是遭了报应。而出殡那天刚出村,他家的五个大奶牛被电死了。村里想给他开追悼会,结果刮黑风、下黑雨,也没开成。真是善恶报应一点不差。

村长是当地的土皇帝,他父亲是上一届村长,当时就欺男霸女,儿子接替后有过之而无不及。随便贪占公家财物,挥霍百姓资源。老百姓都敢怒而不敢言。人不治天治,为老百姓除了一个祸害。

我把我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写给明慧网,明慧网做成了小册子,我到处去发,村里人都明白真相,再有恶人来干扰,村里乡亲都保护我。

新上任的村长是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在零八年奥运前,端午节的下午两点多,我刚从山上讲真相回来。丈夫说村长来过,问我在没在家。我没在意继续做饭,这时同修来电话说:村里人告诉他警察要来抓我。我放下电话求师父保护我,我把门反锁上,丈夫和儿子都帮我发正念。不允许邪恶对我迫害,解体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直到晚八点半外面没有动静了,我还一直发正念到半夜十二点,才感觉身上能量在流动,浑身发热,我想师父帮我把邪恶清理了。

第二天我到同修家住了几天,查找自己什么心被邪恶钻空子了,及时归正,又回到家中。过后听村民说:当时来了好几辆警车停在村外,進来好几十警察,到村里一处,分派几拨人去你家查看,说没人。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下和明真相的众乡亲支持下,邪恶的迫害解体了。

事过不久,村长被黑社会的小混混打个半死,妻子得了出门撞墙的病,花了很多钱,走了好多医院,可就是看不出来什么病。后来有人问我她是怎么了?我告诉村里人,我们修的是佛家大法,谁参与迫害谁是罪。每个人都在善恶面前摆放位置选择未来。后来我又去村长家讲法轮功真相,这回他不反对了,还收下真相资料。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