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我是自一九九八年冬开始修炼大法的,修炼还不到一年,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这些年来不管邪恶迫害多么严重,各方面干扰不断的情况下,我始终没有离开大法,直到今天中间没有间断过,师父看我有这颗坚定修的心,所以在我这十八年的修炼过程中,一直在看护着我,点化着我,鼓励着我,为我操尽了心,说实话在这个世界上真正为我好的只有师父,师父是我唯一的和最大的恩人。

下面,我就把在这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师父点化我、警醒我、鼓励我、出现的神奇小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一、会转头的鸡冠花

二零零零年夏天,邪恶迫害相当严重,我经常被镇包村干部带去办洗脑班,派出所警察三天两头来我家骚扰,家人怕我受罪,怕连累孩子上学,极力反对我修炼,特别是老伴,跟我闹得很厉害,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

家庭的阻挠,社会上的压力,使我喘不过气来,精神上的压力太大了,在最苦恼时自己在想,我是修还是放弃?思想上产生了动摇,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神奇出现了。

我家院里有一棵鸡冠花,平时花冠总是朝向东,一天晚上在院子里吃饭,我突然发现花冠朝了西,我就对老伴说,你看这花冠还会转呢!她说:是你看走眼了吧,尽在那说胡话!我说若不信咱明天再好好看看。第二天早上一看那花冠又朝向东了,再到晚上又朝西了,我说这回你信不信?她还是不信,她以为那花冠是我用手扳过来的,她就用手去摸了摸那花冠,觉得不象用手扳的。转天那花还是继续转,为什么转?当时愚笨的弟子也没悟懂,就在那天下午我给师父上香,我点了一炷香插在香炉里,过了一会我進屋一看,怎么香掉到桌面上了,香不但没跌断而且两头着起来了,两头着的進度一样,桌面上还留下了烙印,这回我一下悟过来了,我泪流满面,我哭着说:师父啊!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您操这么大的心,实在是对不起师父。师父啊,今后我一定专心修炼,不再想着南朝挂着北海,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弟子决心在今后修炼这条道路上不管有千难万险,都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一修到底。我对老伴说: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从此鸡冠花不会再转了,结果花冠再也没转过。通过师父的点化,我便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从此以后不管邪恶迫害形势多么严重,压力多大,我每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发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做救人的事。

二、强悍的女人服了

二零零二年邪恶迫害很猖獗,警察三天两头上门骚扰,老伴害怕,她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极力阻止我修炼大法。我不听,结果把她惹怒了。这是一个夏天的一天,为我炼功的事老伴又跟我吵了起来,我就出去了。老伴气不过就想狠狠的治治我,她拿来一些桃子,在我的被褥上搓,把桃子上的毛全搓在了我的被褥上,想叫我睡觉痒的睡不着。就在这天刚吃过晚饭,她突然浑身痒起来了,她叫孙女在她身上狠狠的挠,但还是钻心的痒,她就叫孙女沾着水搓。就这样一个强悍的女人,在这时也显露出痛苦难耐的可怜相。

过了两天女儿来家,老伴向女儿诉说了此事,最后她说俺算服了,再也不干扰我了,并嘱咐女儿:不要跟你爹说。女儿叫我到一旁问我前天晚上睡觉有什么感觉,我说没什么感觉,睡的挺好。她就把她母亲搓桃毛的事说了,我当时听了后心里非常感激,是师父帮了我。同时,我也向内找自己,平时没有对老伴耐心讲清真相,还有人的情没有放下,更没有表现出大法弟子的善和对别人的宽容,夫妻间才出现这样的局面。

三、幸免落于险坑

二零零三年,中共新班子上台后,听别人说可能会给法轮功平反了,我心里可高兴极了,觉得终有出头之日了,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炼功了。这念头一出可坏了,什么执着心都来了,欢喜心、求安逸的心、执着迫害结束的心,一度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

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非常清楚:我在一个大水坑边上睡觉,坑中的水深不可测,坑的边沿是个斜坡,我就睡在这斜坡上,只要身体一动就能滚下去。我知道掉下去就没命了,这时坑边上好象有人走动,我就大声呼喊:快把我拉上去!喊声把自己惊醒了。醒来后我就想,师父为弟子的修炼真是操尽了心,自己到现在还有这么多常人之心不去,真是多么危险啊!师父啊,您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只会给您添麻烦,没有给您多一些欣慰,在今后修炼这条道路上弟子要勇猛精進,奋起直追。

四、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早在修炼前我有过胃病,修炼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的老胃病好了。

可是到了二零一一年,我的老胃病又犯了,一年犯了七、八次,每次长达五、六天,胃象刀割一样疼痛难忍,天天呕吐,吐出来的都是黑糊糊、血淋淋的脏东西,饭也不能吃。到了二零一二年,情况更加恶化了,三、四天就要吐一次,渐渐的发展到两天吐一次,再后来一天吐一次,饭也吃不下,人也瘦下来了。后来不光是呕吐,肚子也开始疼痛,腹部发胀、板硬。

在这种情况下儿女们都很着急,女儿将车开来哭着对我说,你身体都这样了,实在不住院治疗,我们和您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们也算尽到孝心了。后来看到他们难过的样子,我说:去也行,但有个条件只做检查,决不住院治疗,检查完马上回家。

在医院经过多处检查完后,我见医生小声和儿女们说,前面我听不见,只听到最后一句说;那两个东西都很大了,需要住院做手术。一会儿女们看瞒不过我,只好将检查结果告诉我,说胃上长了两个瘤子(其实是胃癌。只是他们不敢跟我说),劝我住院做手术治疗,我说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只检查,不住院吗?要叫我做手术你们就连想也别想。儿女们知道我的犟脾气,没办法只好拉我回家了。

我为什么这样坚持不看医生,不做手术治疗呢?因为我要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师父讲:“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着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1]我知道这将是对我生死的大考验,师父讲:“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2] 我的人生道路是由师父安排的,只有放下生死之念,去除自己的一切执着和人心,同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白天我就坚持学法,不断的发正念。

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似睡非睡,清清楚楚看到从我大便处排泄出两块象柿饼子大小血淋淋的东西,心想可别把褥子弄脏了,赶紧拉起电灯找手纸擦,结果什么也没有,我立刻悟到是师父从另外空间把那坏东西给拿下去了。从此以后再没犯过,几十年的老胃病,几秒钟就消失了。师父啊师父,您又为弟子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而换来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结语:

在自己十八年来的修炼过程中,出现的神奇事太多太多,如:无意中被开水浇到脚上,不但不起泡,不发红,还感到凉凉的一阵。鱼刺卡到喉咙里,不知不觉化掉了。要讲的话神奇的事太多了,由于篇幅限制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同修们!精進吧!我们在这样高德大法中修炼,有这样慈悲伟大的师父,在这与师同在的正法时期助师正法,师父还赐给了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3]的称号,我深感无比的幸运、自豪。正法修炼已近尾声,我要更加珍惜这有限的宝贵时间,多学法修好自己,放下名、利、情,去除一切人心执着,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圆满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