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阻挡与干扰 我终于走進了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由于自己的思想业力干扰与旧势力的阻挡,我是走过很长时间的弯路才走進大法。

记得八十年代中后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当时气功热席卷大陆。我与气功好像一直有什么缘份似的,出来一个功法就买书、练练,甚至参加讲座,而且自费订了三本气功杂志,但旧势力挡着我竟然一直没看到法轮功,甚至我都没听说过。

直到一九九四年(左右),才知道法轮功这个功法。那是一个上午,同学拿了一些法轮功资料,到我办公室说:“你不是喜欢练气功吗,怎么没看到你炼法轮功?”我问:法轮功是啥?他说:“这么说吧,你炼的那些都是边缘小道的,太低的东西,不值一提,快扔了,我们炼的法轮功是中间大道,将来圆满成神的,你还是学法轮功吧!”当时我说:“你们怎么能这样贬低别人的功法来抬高自己?再说了,什么成神?冲你这些不靠谱的话我也不会炼!”就这样,我第二次与大法擦肩而过。以后听到中共媒体污蔑法轮功的报道,我离法轮功就更远了。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同学的妻子对我妻子说:“你看看法轮功这本书吧,挺好的,你把书从头到尾看上一遍,就明白他是教人怎么做个好人。”我回家看到妻子看《转法轮》,就想这到底啥书,她从来不看气功的书,这是怎么了?好奇心促使我把《转法轮》拿过来看,第一遍还没看完就觉的这书用一个字形容—“好”,是教人做好人、走正路,难得的宝书,同时感觉书中内容很深,其他功法里说不清的地方都让法轮功说清了,而且看完后,那几天觉的自己灵魂被洗涤、世界观发生了彻底改变。

在我看第二遍的过程中,记得是在江泽民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的前几个月。有一天我满屋子找书找不到,问妻子,她说:“你看的那本我送给别人,我再拿本你看。”当妻子拿来另外一本《转法轮》时,一个字都看不進去,感觉我的魂好像丢了似的,好像在空中飘着没根似的,心好像被拽走了,这样只是看了不到两遍《转法轮》,还没正式炼功就放弃了,我第三次又失去修炼的机缘。

这一放整整十四年,再也没看《转法轮》,也没有炼功,但平时妻子拿回来的经文,每次我是抢着先看,但就是進不来。修炼后才知道,是师尊一直就没有放弃我,只是自己不争气,非得被重锤敲醒。

二零一二年春天的一天,妻子外出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当天晚上国保大队警察来非法抄家,抄走计算机、笔记本及大宗大法资料。那天晚上,天塌了一般,我真的懵了。从小就知道警察是抓坏人的,怎么这事弄到我们头上了?人生第一次面临重大变故与转折。

妻子被非法关進了邪恶的洗脑班,完全失去了自由:不能下楼,不能洗澡,不能见阳光,不能打电话,没有暖气,不能呼吸新鲜空气,每天面对的是她同事所谓的“劝”、洗脑班的邪悟人员对她洗脑,甚至国保警察拿孩子来威胁:“你不转化,孩子将来出不了国,参不了军,入不了党,提不了干!”残酷的精神折磨,我看到妻子到后期只能很虚弱的躺在床上,事后她告诉我,她躺在床上,心里一直默默的背着师父的经文:“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

以前我也知道邪党恶、邪党坏,但没想到邪党恶的真没底线。那些日子,我用尽了常人的办法,天天到处找人、托关系,腿跑了不少,钱花了不少,就是救不了妻子;那些日子我看到,由于邪党的造谣媒体对世人连续十多年的欺骗与恐吓,致使被蒙蔽的世人对所谓政治的恐惧,包括一些领导,有的直接对我说:“别的事好办,法轮功是政治,不能给你帮忙。”那些日子,我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泰山压顶”,什么叫做“黑云压城城欲摧”,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什么叫做“精神崩溃”?人生处于从未有的绝望之中。

当我后来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时,看到师尊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我才恍然大悟,当时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怕影响孩子,他们就拿孩子来威胁,这也是给我的压力最大的,因为在大陆,如果父母有修炼大法的,子女参军、提干(众多年轻人奋斗的“目标”)的机会几乎是没有的,假如需要,中共什么邪恶、流氓手段都能用上;怕让岳父知道后有大麻烦,作为顽固的邪党信徒的岳父,突然三天两头打电话追问他女儿上哪去了,他以前可是经常几个月甚至半年也不会主动打电话过来,世上的理由都让我用遍了来瞒着他,当时担心万一瞒不住,岳父闹起来会疯狂,妻子最终有可能会妥协,这对我的压力非常大;怕关的时间长,结果是找常人帮助营救,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毫无進展,而且邪恶一次一次用“只要她不交代,不转化,就不好办”来魔你,“你还是劝劝她,早点转化早点出去”;担心妻子身体,到洗脑班看到的是她一次比一次消瘦、虚弱,担心这样被魔下去,她能不能顶的住邪恶的压力(她这十几年非常不容易)。这些凑在一起,使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妻子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更加看清了邪党的邪,邪党的恶,邪党的假,也看到了众生的被邪恶流氓集团的宣传所欺骗、蒙蔽及恐吓;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定的心、救度众生的苦心。每次他们(同修)冒险来我家,我明白的那面使我感觉非常亲切,看到他们就像看到希望,由此也促使我尽快的走進大法。

妻子走出魔窟后,我反思,我悔过、我痛心,我被重锤敲醒,终于突破旧势力的阻挡与干扰,走進了大法,走上光明、永生之路,从此不再迷茫中找寻。

走入大法修炼后,原来每天用来看常人电视的时间全部用于学法、炼功、发正念,一年下来,以前常年腰疼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了,胸口闷、疼的症状也消失了,经常失眠也离我而去,放下了在常人中对名利的追逐,全身心压力得到释放,等等,这些并没有刻意追求,这是大法的神奇与师尊的慈悲救度。

把自己得法的经历写出来一是给自己走了这么多年的弯路曝曝光,二是对那些对大法有怀疑、质疑的世人说一声:《转法轮》首先是指导人们做一个好人的宝书,法轮功是讲真、善、忍,修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好人,是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在残酷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