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 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同修G是“七二零”以后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一天晚上学法结束后,G说过几天要去外地参加一个同学孩子的婚礼,大学时他们是同室好友,同修也想借此机会给同学带些真相资料。

第二天晚上,在一位同修家又见到G。他给我看他准备带的资料,是一个TF卡,就是平时装在自己手机里的小卡,用读卡器在电脑上打开后,我看到里面装了完整的一套明慧数据盘,翻墙软件已经更新,各种书刊也替换成近期的,此外还从明慧上选取了一些经典的视频资料,有《九评》、《我们告诉未来》、《明慧十方》、《纽约大游行》,还有《解体党文化》等音频资料,我一看同修挺用心,准备的挺充分的。

与G往回走时,我问他:“去外地参加婚礼,怎么去呀?”他说:“打算坐火车去,抽空先从网上订好票,到时拿身份证直接到车站取票上车就行。”我对同修说:“手机上带了真相资料卡,打开就能看到这些敏感资料,还要过安检通道,是否考虑加密携带比较安全些?”同修听后有些不耐烦,冷言冷语的说:“我也没带别的资料,别管这些事了。”说完,同修便不再理我,一路上两人谁也不再说什么。

回家后,想起同修的话,心里感到有些不快,象堵了一块东西,心想:为他好,为他的安全考虑,时时注意手机安全,同修都交流过多少次了,这不是什么怕心问题,没想到同修不在意,不当回事,硬生生的不理会这些,于是心里不免泛起一丝不好的念头:不管了,随你吧,反正跟你说了,我也尽到同修的责任了,别到时埋怨没提醒这些事。

刚冒出这个念头,心中想起了师父的话“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一颗不好的心,不纯净的心,对法、对同修不够负责任,没真正设身处地的为同修着想。

心慢慢静下来后,突然想起了不久前G与我交流的一件事:G平时坐公交车上班,一次带身份证去市政服务大厅办理公交卡,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大型商品交易会正在本市召开,广场四周停了很多车辆,人来人往的,同修想,路过这里还是進去看看吧。来到商贸会進口处,安检门很窄,两侧各放置了两个监视器。同修往里走时,刚过安检门,身后便传来“滴滴”的响声,安检人员看了看同修,同修也没在意,就径直往会场中心去了,会场很大,两层楼都摆满了参展的商品,同修选看物品时,正与商家聊着,回头一看,一名安保人员不知什么时候已悄然站在身后,是随机巡逻,还是跟踪同修?于是同修边走边特地留意观察了一下,结果同修几乎走到哪,那人跟到哪,很明显的对同修紧随其身,紧跟其后。

G回来后,与我谈起此事,觉的很蹊跷,说自己的身份证可能被中共做了手脚,联想到以往还有一次在银行办理一项普通的业务,查验身份证时,也是遇到一些异样的征兆,两名工作人员指点私语了一大会功夫,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出来看后,说了几句,才给同修递出身份证,耽误了很长时间。我知道同修G二零一五年的时候参与过实名诉江,据此,同修分析说,是不是因为诉江上了中共的黑名单,中共在身份证上做了手脚。

想到这里,我有点坐不住了,拿定主意一定要跟同修再交流一下,不看同修态度,只为此事负责,便骑车来到了同修家,我交流了我的看法,又提到那次他去商贸会的经历,我非常诚恳的说,正念正行与注意安全并不对立,同修都有体会及认同,必要的安全措施到位了,表面空间没有纰漏,邪恶就无空子可钻。再说,我们也不愿看到车站相关人员因此而为自己行恶造业,这不是慈悲众生的体现吗?咱们在法上做好了,整个过程没被干扰,行程没耽误,又带着完整的资料救了其他人,往返顺利,正事顺畅,这不是师父所希望的吗?我们决不能怕这怕那,但在依然迫害的环境中也切不可粗枝大叶,以往在这方面我也做的不好,遇事大咧咧,不在乎,马大哈,这是党文化的表现,修炼无小事,咱们可别做师父说的那个拿着大法书不怕汽车撞的人啊,说个简单的比方,就象人们在雾霾天气里最好带个口罩,在污浊的环境中需要穿个防护服,这都是基本和必要的安全防护,不为过吧,可不能用“怕”字一言以蔽之啊。

同修听完我说的话,脸上也放晴了,笑着说:“看你这么诚心的提醒,谢谢啦!我也想过,确实有我要修的地方,我知道怎么做好了。”心透亮了,相通了,随后我帮同修在手机上把资料做了必要的安全措施。

我悟到,交流需要真心,需要一颗无私的心,放下自我,心念纯净,真正的从法上为同修好,没有自己的私利,说出的话才会有微观的亲和力和穿透力,才能有好的效果。看似帮助同修,其实是在实修自己,修去埋怨心、冷漠心、推脱心,修出修炼人应有的诚心、耐心、慈悲心。

同修正点到达目地地后,把所有的真相资料完好的送给了同学,同学相见,福音相传,同修帮其做了三退,盛情款待中,一再感谢同修送给他这样真正贵重的礼物。

两天后,同修回来了,交流说,在检票查验身份证时,的确被拦截,并单独叫出来安检,手机、背包及其它随身物品,都被要求打开详细查看,连钱包、记事本、明信片都仔细察看,尤其手机更是反复的查看了一番,最后没发现什么,安检人员说了声“对不起”,没再问什么,就叫同修上车了,同修后悔当时因匆忙赶车,没来得及给他们讲真相,但从反馈的情况看,同修确信身份证是被中共做了手脚,是有法轮功学员标识的。

说到同修身份证被中共非法标注一事,这里也与同修交流一点自己的看法,每次看到同修坐车安检,因身份证信息原因被强行察看手机,查到有大法书及其他真相资料、真相币等,就被非法扣留,甚至被非法抄家及财产劫掠,或遭受其它各种迫害及损失,真是非常痛心。我们首先应该明确,这是中共人员的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既违宪又违法,公民拥有大法书籍合法,个人信仰合法,因此谁也无权剥夺公民的信仰和非法扣留同修个人物品,同修应主动向其讲清真相。

再从自身修炼的角度来看,有的是同修不知自己已被列入中共的黑名单,身份证已被非法标注,致使随身物品遭到盘查,大法书及资料被非法查扣;有的是自己已知晓此事,但对邪恶的恶行没有足够的认清,觉的环境宽松了,安全意识不必那么强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其实师父早在法中开示:“我过去讲过,一直到迫害最后邪恶都不会停止迫害,明天结束,今天那个邪恶还是照样行恶。”[2]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还有一部份同修,老年同修居多,缺乏基本的手机安全操作,现在手机大部份是安卓系统,明慧上也提供了相应的使用方法(《用安卓手机或安卓平板电脑组建资料点探讨(第一部分)(含图文、视频教程)》),但不少老年同修不会用,希望身边年轻懂技术的同修多上上心,尤其经常乘车外出的同修,对随身携带的手机要做好安全维护,不要嫌麻烦,不要有畏难情绪,对此曾有协调同修说,哪怕简单的用安卓压缩软件(ZArchiver.apk)做一下加密防护也比没有好,当然这只是个人的一点建议。

正念坚定的否定邪恶的迫害是根本前提,反迫害、正法修炼中,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大法弟子,相信有足够的正念和法中的智慧,破除邪恶这种形式的迫害。

本地有一位农村同修,自己知道早在中共的黑名单上,有次曾带了四十六本大法书和音像资料,还有一些真相资料,堂堂正正的坐火车送给外地一位刚得法的新学员,乘车过程中,只是让人帮了把手,手机临时换用了家人倒下来的手机,一路背着法,发着正念,坦坦荡荡,安全到达,那位新同修接过大法书后,非常感激,表示一定好好修,精進不停,决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和保护。

师父在法中明示:“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3]师尊对我们证实法的谆谆教诲,理应成为我们全身心做好三件事的遵循,心中有法,时刻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能走正我们修炼的路,就能在法上少受或不受损失,就能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兑现我们助师正法的久远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