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破除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今年五十六岁。在修炼的路上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全凭有慈悲伟大师尊的一路看护。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二十多年的修炼中, 逐渐的使我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中,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关难,只要能想到法、想到师父,并及时向内找、用法归正自己,就都能闯关。从而使坏事变为好事,心性得到升华,层次得到提高。

下面就谈谈我因诉江被绑架一事中的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我不是犯人,我是修炼人

二零一五年五月,诉江大潮掀起后,我在五月三十一日与三位同修一起,通过本地邮局向最高检、最高法成功的投递了诉江状,当时在我县是最早投递的。当时我感觉没有一点怕心,并积极的与本地同修一起切磋,让大家尽快的都参与進来,我地除个别同修没参与外,基本都没错过这次机会。

没过几天,我们就得知市里的一位较早递诉江状的同修被绑架并被抄了家。我感觉我的心有点动,虽然就此事我们本地同修進行了广泛的切磋,但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有怕的物质,我也没及时清理,就放任过去了。由此看自己实修的很不够。

六月二十九日早晨七点半左右,我和本县其他三位同修(都是协调人)分别被当地国保、巡警、刑警、派出所等同时绑架,并都被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都被抄走,损失很大。这次有预谋的绑架,动用了本地几十个警察。绑架我的是本县的巡警大队。

当他们把我从家门口强行绑架到巡警大队后,進了一间值班室,屋里有八、九个警察,有看电视的,有玩手机的,感觉空间场很污浊。我自动到靠墙角的一张床上双盘立掌发正念:解体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允许他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再犯罪。我发了近二十分钟的正念,他们也没人说什么,各干个事。经过发正念,我的心平静下来了。我冷静的想了想:既来之,则安之。当务之急是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变被动为主动,大法弟子应该唱主角,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利用这次机会救度这里的有缘人,平时真还一下子遇不到这么多的警察。

于是,我对着他们平和的说:“我口渴了,请你们给我弄点水好吗?”有一年轻的小警察冷冷的说:“没水,饭都没吃,我们还没的喝呢!”我说:“凉水也行。”他又说:“凉水也没有。”我看到这情形,语气平静而又郑重的说:“你们可不要把我当成犯人,我是修炼人,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说白了,是修佛的,让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我可不想看到你们因迫害修炼人而遭不测,就像周永康、薄熙来……”说到这,有一名年岁稍大点儿的警察就说:“刚才这位大姐坐那的样子,还真象个修佛的人。”他还把一只手掌立在了胸前,嘴里嘟囔着。大家都笑了,屋里的气氛变的轻松起来。当下就有一名小警察拿上电水壶去烧水了,另一名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我喝了几口,就开始讲起了大法真相。不一会儿,烧好的热水给我端到了跟前,那个警察说:“真是的,别的没有,水有的是,尽管喝。”

二、讲真相,救警察

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功是什么,中共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是邪党编导诬蔑法轮功欺骗世人的;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三退,诉江大潮和善恶有报等,真是讲了不少。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小伙子,是早上绑架我时录像的,他听得面目表情越来越严肃,紧张的对我说:“阿姨,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另一位说:“着急了吧?今天你做的这事对你可不利。”我还没来的及回答,早晨抢我手机并参与抄家的那位小伙子,哭丧着脸说:“那我该怎么办?要不我给你做点啥,我可怕遭报应呀!”他在后来没别人时,让我用他的手机打了两次电话,并双手合十对我说让我原谅他。后来经他同意,我帮他起了化名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

看着这些不明真相的众生,我心里真是愧疚,讲了这么多年的真相,这里几乎是空白。刚被绑架时,心里感觉有怕的物质存在,现在我早已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怕心全无、心生慈悲,越讲正念越足。

三、零口供

我断断续续的讲了一个多小时真相后,他们留下两个警察看我,其余的都去吃饭了,回来给我买了些饭菜,我也没吃。十点多,進来一位戴眼镜的领导(巡警队陈队长,绑架我是他带队)叫我去另一屋。让我坐在一个电脑背面的凳子上,并有摄像头,我一看,这是要把我当犯人审呀,他们真是在无知的造业。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于是我没有往那个凳子上坐,坐在了靠墙的一张床上。屋里的四个人在互相对看,僵持了有三分钟的时间,我主动的和他们说:“我没有犯罪,不能配合你们,那样对你们不好。”这时,那个队长说:“江泽民都是快死的人了,你们起诉他有什么用!”我说:“他迫害了我们这么多年,怎么不该起诉他?你说我该起诉谁?起诉你?你觉的冤枉吧!江泽民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你们也是受害者。”

接着我又说:今年五月一日,司法新政开始实行,北京最高法院发布了通告: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到目前为止已有十几万人实名控告,人数还在增加。政法委 二零一三年八月出台的《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中就明确规定:公检法人员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对他们在办案中的违法行为,依照有关法律和规定会追究责任。我一边说,一边走过去看看电脑上给我记录了没有,他们说,我们问的你不回答,你说的这些又不能记。我说,那就写上:信仰无罪,修炼法轮大法无罪。他们说,这我们更不敢写了。因此对我所谓审讯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四、体检不合格

下午,他们要带我去县医院体检,我不去。我说:“现在对大法弟子活摘器官的事仍然存在,我不能去。”他们说:“我们只是给你检查身体,不会出现那种事。”我说:“你当然不会干那种事,你能保证别人不干嘛?”于是他们也没再坚持让我去。

晚饭前,我丈夫和女儿(他俩都未修炼大法,但都明真相)来看我,他们告诉我了其他被绑架的三位同修的情况,一名被非法拘留十天,两名被非法刑拘。女儿说:“你的情况也很严重,家里的三台打印机、一台电脑都被搜走了,一车都装不下。”正说着,那位陈队长来了,说:“哎呀,你这个事,我们可给用了大劲了,上面非要刑拘你,我们说你马上就要退休了,总不能把工作弄没吧。最后压到最低是拘留十二天,怎么样?就你那些东西,能判好几年。”我说:“那你是让我感谢你不成?本来我就没犯法,这十二天也是非法的。”他说:“你就知足吧!你看看那几位都比你重,都刑拘了。”他们拿了几张纸,让我签字,我不签。那位陈队长气得脸都变色了。我说:“你都要把我迫害到监狱去了,我都没跟你生气,你保重身体吧!”他马上轻声的说:“哎,不签就不签吧,真拿你没办法。”

晚上,丈夫和女儿又来告诉我,外面的同修都在帮你们发正念,并说有一位刑拘的同修,因为体检血压高,下午就“取保候审”回家了。并告诉我,他们明天还要让我去体检。我想女儿告诉我,同修体检不合格回家了,这个消息也不是偶然的,莫非是师尊在点化我。于是,我决定明天去。

女儿看到我做决定后,正念有些不足。就拉住我的手对我说:“妈,你是谁?”我回答:“我是大法弟子呀”,女儿又说:“对呀,你别管我们外面能为你做什么,最主要是你自己,你自己做正了,一切就变了,明天就看你的正念了。”我当时很震惊女儿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心里很感激师父,是师父借女儿的嘴来提醒我的。别说是十二天,一天都不能认可,不能承认。这时,我在外地工作的女婿给女儿打电话问我的情况,并与我说:“妈,你别说那么多的话了,多休息休息吧!注意身体。”我说:“你放心吧,我知道该说什么。”女儿笑着说:“这里有一个警察是他的好朋友,早把你今天讲真相的事告诉他了,你的一举一动他早知道了,怕你被当重点迫害。”我说:“我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能白来,多讲真相、多救人是师父要求的。”我接完电话,就与他爷俩说:“你俩回家休息吧,我要好好发正念了,放心,我有师父呢!”

他爷俩走后,我就对屋里值班看我的两个警察说:你们早点休息吧,今天累了一天了。有一位出去了,我就对屋里的警察说:“今天我给你们讲的够多了,你是党员吧,趁现在旁边没别人,我给你退了吧!”他同意退出党、团、队。等到出去的那个警察回来后,我又借机给他做了三退。

帮他俩三退后,我就集中精力发正念、向内找。感觉自己最大的漏就是:这几年,只忙着做事了,学法不静心,走形式,发正念次数少,心不静,遇到问题向内找的很肤浅,三件事做的很飘。我一直到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三点半起来开始晨炼,然后就发正念。八点半,有警察来换班,屋里要走的一个警察对他神秘的低声说:“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这位大姐早上炼功的动作我都看到了。”

我们八点半到了县医院。有两个警察跟着,体检前,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就听您的安排,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接下来,按照他们规定的项目逐一检查,前几项都正常。到最后一項检查完后仍正常,当时我的心动了一下,但马上就定下来了,告诉自己:师父自有安排,继续发正念。当我起身准备走时,刚才给我做体检的老医生说:“坐下,我给你量量血压吧。”一量,医生说:“你有高血压?”我说:没量过。那个警察问:多高?老医生说:“高压一百八十,低压一百二十”。医生又量了一次,还是那么高。

然后,我们一同又回到巡警大队。我想:血压这么高,不能往拘留所送了吧。不一会儿,就见有三个巡警上了一辆警车,并也让我上去。我问:要去哪?一人说:市里的拘留所。我丈夫一听就急了:告诉你们,她身体一直都好好的,来你们这里就成了高血压了,如果再有什么问题,你们谁敢负责?他们说:我们是在执行上面的命令,没办法。走吧,去几天就回来了。我们僵持了十几分钟,就被他们连拉带推上了车。在这里我没有全盘否定迫害,而是向邪恶妥协了。

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对我的态度很不错。走了一个半小时,到了市里。他们商量说:现在要是去拘留所,中午饭就误了,大姐就得等到下午吃晚饭,时间太长了,会饿的。咱们找个饭馆吃了饭再去。于是我们一起吃饭,他们三人又是给我夹饺子,又是给我夹菜,他们喝啤酒,还特意给我买了一瓶饮料,让我吃的饱饱的,说里边吃不上好的。并劝我:大姐,想开点,我们知道你是好人,没办法,你就委屈几天吧!我说:“吃苦我不怕,我担心的还是你们的未来,将来祸国殃民的江泽民倒了,我们可是功臣呀,你们是什么?”他们沉默了。

五、拘留所不收

進了拘留所,已是下午一点多了。正当一管理人员开了一个房门,让我進去时,我停住脚,脑子闪出一念:怎么今天又進来了?我与一老家同修在二零零一年从监狱绝食回家后一起说过的一句话打了出来:“我们再也不進去了!”十多年来,虽然在正法路上走的坎坎坷坷,但在师尊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那今天也不应该再進去呀。想到这,一位没精打采的女狱医趿拉个拖鞋走到我跟前无精打采的说:“先过来,我给你量量血压再進去”。结果,还和我们县医院量的一样。她问我:“血压高,吃药不?”我说:“不吃”。后来他们就决定了,不收我。当带队的警察与我们县主管人员商量后,又让我们去市里的正式医院再量一量,并开上证明。于是我们又去了两家著名的大医院,量了三次,怎么量都高,有一次量的低压都一百二十五了。这期间,那个最小年纪的警察老要与我说话,问这、问那,昨天他在外地值班,好多真相他没听上。开始我没注意,就回答他,后来我明白,这是干扰。于是,我对他说:“你先别跟我说话,我现在需要心静。”

在一次次的量血压中,开始的几次我还认为是我的正念不足所致,怎么要量这么多次,表面上是邪恶不肯轻易的放过我,认为我家人在县医院、拘留所找了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实际上是我的问题。到最后一次,我才悟到,是我的心不稳。每当量完一次,就放松了发正念,生出了欢喜心,没及时除去。等到前面量的作废,让再量时,我又生出了怕心,怕生出欢喜心再白量了,结果又有下一次。就像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个人,修成罗汉后,高兴了掉下去了,害怕又掉下去了一样。悟到后,我马上归正自己的念头,去除这些不好的人心,不要它,定住自己的心。结果,等到第三次量完后,他们说:大姐,这次你该高兴了,咱们能一起回家了。听到后,我再也没有那种高兴的感觉了,心非常的平静。我说:“这都是我师父帮的忙,看到你们几个都比较明白真相,又这么善待大法弟子,怎么也不能让你们做迫害修炼人的事吧。”当时,真是无限感激师父的良苦用心。

那位小警察说:“姨,我发现,你这功炼的是挺神奇的,这会儿你要是能让你的血压正常,我们几个都跟你炼!”我说:“我的血压正常了,现在咱们还能回家吗?你们又得被人操控干坏事了。”其实,他已发现我每次快量血压时,都默默的不说话。只不过他不知道那叫发正念。接着,我又给他们讲了一些修炼中的神奇事。我们在下午四点多回到了巡警大队,他们打电话让我丈夫把我接回了家。

结语:

回家后,我认真的审视了自己的修炼状态,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倍加慈悲呵护,修炼是美好的,同时又是多么的严肃。稍微有一念不正,又不及时归正,就会招来不同程度的麻烦。

从那以后,我在做三件事上比以前用心了。时刻提醒自己要扎扎实实地修。每天除了去组上学法之外,在家就抽时间背法。发正念比以前增加了次数,讲真相时更用心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修,我今年在炼功时,经常能出现那种像坐在鸡蛋壳里的美妙状态。发正念时,效果也很好,能量场很强,很静。这在以前就很少有过。

今后我会更加精進实修,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众生寄予的无限希望,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