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使多少家庭泪水伴过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新年到来了,每逢佳节到来的日子,我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那些被中共邪党迫害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这几天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办年货,准备着张灯结彩、阖家欢乐、欢度新年到来的那一天。而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伴随着他们的却不是欢乐,而是忧愁和泪水及对亲人无尽的思念和哀思……

下面就给大家讲述明慧网报道的几个悲惨家庭:走进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就会看到一处破败的门房,房顶上长满了杂草和小榆树,屋内已出现多处塌陷,推开锈迹斑驳的铁门,在吱吱扭扭的开门声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小树林:院子里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和杂七杂八的比碗口还粗的榆树。

透过杂草和小树可以看到三间破败的主房,一口水井及散放的被野草和土半埋的小驴车等农具,整个院落显得分外的凄凉和萧瑟。这一切一切仿佛在向我们控诉着这个四口之家的悲惨遭遇。

家中的男女主人都是法轮功学员,男主人叫刘殿元,一九三八年出生,今年八十岁,从一九九九年九月到现在,经历了七年冤狱、四年半的流离失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再次被绑架,在七十九岁的高龄被辽宁省建平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目前在冤狱中遭受着迫害,还有十年多的监狱生活等待着这个历经沧桑的老人。

家中的女主人叫刘玉芳,今年六十一岁,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刘玉芳也被非法劳教三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快过年了刘玉芳在家里正淘米,准备压面蒸过年吃的豆包,被小城子派出所三名警察诱骗到凌源拘留所,然后非法劳教三年、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她的女儿,女儿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后放回家。父母被绑架,家里两个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生活来源。十六岁的女孩被迫辍学,为养活自己和弟弟,撑起了不该撑起的这个家的重担。

十四岁的儿子,在凌源市读中学,放寒假回到家,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冷房冷屋空荡荡的,才知道妈妈和姐姐被抓了,可想而知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当时那种无依无靠的绝望心情是多么的无助,凄凉。(详情请看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辽宁凌源市四口之家的遭遇》和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79岁老人被非法判刑11年半》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六点零九分,新疆克拉玛依市女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赵淑媛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二岁。家属要求将遗体运回克拉玛依市安葬,监狱方面不同意,强行送往乌鲁木齐市第二殡仪馆,不让家属设灵堂,冷藏遗体的手续不给家属,并限制亲戚吊唁。

法轮功学员赵淑媛
法轮功学员赵淑媛

赵淑媛,大学本科文化程度,原系新疆石油管理局钻井公司安全环保监理公司工程师。二零零二年,赵淑媛因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赵淑媛因帮助老年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被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公安局绑架,同年十二月初移送克拉玛依区检察院,十二月二十四日起诉到克拉玛依区法院。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身体状况不行的赵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监狱服刑,监狱一直给她强行灌食,把她头发剃光,双手捆绑在床边。

五月三十一日,赵淑媛的两位律师会见她时,她已骨瘦如柴,体重不足三十公斤,身体极度虚弱,律师当时就提出为她办理保外就医,监狱表示不行。六月二十三日,她儿子和律师又提出办理保外就医,监狱以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为由再次拒绝。律师又找监狱管理局的有关部门反映,仍不同意保外。

六月二十六日傍晚,赵淑媛出现心衰昏迷后被送往新疆医科大第五附属医院抢救,半夜苏醒,第二天早上就被接回监狱。

七月十二日赵淑媛再次出现昏迷,被一二零急救车送往空军医院救治,其诊断为:病情危重。重度营养不良、重度贫血、低蛋白血症、电解质紊乱(低钾)、白细胞减少、褥疮。她已无法下地,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在床上。一个病情如此为重的病人为什么两次出现昏迷后,在医院仅住了一天就出院接回监狱?

七月十九日上午,赵淑媛第三次出现休克,被送往新疆医科大第五附属医院急救中心抢救,下午三点多苏醒片刻,后又昏迷,当日六点二十二分,医院送达病危通知书,在病情如此危机的情况下,七月二十日上午,监狱因费用问题竟然准备将她接回监狱。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六点零九分,克拉玛依市女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赵淑媛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报道:河北省石家庄市原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博士被关押已经达十个月之久,在关押期间精神一直处于失常状态,言语混乱,需要尽快得到应有的照顾和调理。但公检法人员无视公民的基本权利,意欲图谋进一步迫害。


李惠云博士的专利成果在二零零三年德国国际发明博览会上获“国际发明先锋奖”,获二零零三年香港国际专利技术博览会“金奖”,第三届亚洲国际专利技术专利产品博览会“金牌奖”和“科技发明进步奖”。她的专利信息受到国内国际的报道和推崇,包括《人民日报》海外版、《科技日报》、《经济参考报》、《中国日报》等。其相关机构也是推崇备至,如“国家重点专利”、“纳入重点专利扶助工程”、“全国重点专利实施工程”等。

十多年来连番的洗脑班迫害、二年劳教、二十九个月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年零十个月的判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出狱,身体尚未恢复,二零一七年三月月二十三日又再遭绑架。在无止境的酷刑和精神折磨下,使李惠云整个人受到极度的身心摧残,大脑受到严重刺激,导致精神一直处于失常状态。及至今日还身陷囹圄,凄惨境况令人心酸!一个好端端的教授、博士,国家科技拔尖人才,就这样被毁掉了。

冯晓梅曾经幸福的一家
冯晓梅曾经幸福的一家

河北石家庄市高级工程师冯晓梅的丈夫、妹妹和父亲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接连被迫害致死,妹夫仍被非法关押。如今,冯晓梅一家、妹妹冯晓敏一家及父母老人原本三个幸福的家庭,在这场迫害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现在冯晓梅家中,只剩下失去老伴的母亲李淑琴、十三岁时失去爸爸的儿子王博如以及一岁多刚断奶时就失去妈妈的小外甥王天行,三个破碎的家合成一家人,四个人四个姓氏相依为命。

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又被冤判七年、六年。周向阳是全国首批六十位造价工程师之一,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判刑时间长达九年。李珊珊因坚持为丈夫周向阳申冤,曾遭到监狱的报复,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三年多。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阳、李珊珊双双被绑架,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和六年,如今仍在狱中遭受迫害。

天津市工程师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天津市工程师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周向阳年逾古稀的老母亲王绍平女士之前被非法批捕,面临非法庭审。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昌黎县周振才、王绍平一家因修炼法轮大法,坚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中三对夫妻和女儿共七口人都曾遭到非法劳教、判刑。原本一个幸福之家,经过十几年的风雨支离破碎,难以再承受更多的苦难。王绍平一家的悲惨遭遇牵动着许多善良百姓们的心,河北昌黎县乡亲们顶着压力接受采访,呼吁释放王绍平老人回家。邪恶的中共不但没有释放老人,反而将为老人呼吁的数名乡亲非法绑架。

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律师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只要你还有良知,自然就能称出是非轻重。自古以来,总是有像屈原一样忧国忧民的人存在,当这样的人接触到希望的时候,内心的正气会油然而生。希望执法人员、政府人员,都能真正去爱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真正的为人民有身心健康、自由幸福的权利服务!”

“所谓依法打压法轮功完全是一个掩盖犯罪的欺世谎言。面对数千万善良公民因真善忍信仰而蒙难蒙冤,发生了法律被利用来犯罪的现实,此刻为法轮功申辩,也是在捍卫法律的正义,也是在捍卫真善忍普世价值,是在实现法治捍卫人间正义的最高使命!”

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中说:“彻底解体共产邪党,清理人间的共产主义邪恶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来人类社会的堕落和魔变,成为今天人类的当务之急。归正人心,净化社会,回归传统,重建信仰,重新体认与神的联系,找回与神的纽带,这是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每个人得救的希望所在!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一桩桩惨绝人寰的千古奇冤;一个个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一声声惊天泣地的血泪控诉;使人震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是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铁的罪证,它不但要消灭人的肉体,还要摧毁人信仰神佛的意志,最终达到毁灭人类的邪恶目的。这不但是中共邪灵无法逃脱的罪证,也是共产邪灵对人类的疯狂挑战!因此,解体灭亡中共,清算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迫害罪恶,尽快结束这场意图毁灭人类的血腥迫害,还人类应有的尊严,是全人类的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网址转载: